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玄幻魔法>九帝诛灭> 第一卷 落幕残雪 第四十一章 第一场春雨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卷 落幕残雪 第四十一章 第一场春雨(1 / 2)

每日以草木生肉为食,日夜难眠,伤口反复开裂无法痊愈,天气又恶劣,实在难熬至极。而那混蛋雪熊不离不弃,总是能够找到四处躲藏的她,几乎是没日没夜的的追了她十几天,然而夏时雨这一路也设置了不少陷阱。

虽说最后那雪熊被她骗到一起跳崖,但对于它的不离不弃,夏时雨至今耿耿于怀。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剁了它吃熊爪的事也只是随口说说,待她伤口痊愈后,此事她便忘了个彻底。

再后来,夏时雨听说那夏浅暮因为此事跪了半月有余,甚至落下腿疾。而十六议会也没有借此事大做文章,分家的族长夏栀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至于夏槐与落如萱,就在她失踪的三天后,被搜救她的人在雪窝里寻到。似乎是与恶宿大战了一场,晕死了过去,还是夏时雨的羚羊鹿马及时通风报信,这才有了之后的一系列搜救。

现如今,她竟然靠在雪熊伤痕累累的背上,抚摸着那有些扎手的毛发,思索着曾经发生的往事。而夏时雨嘴角的那一抹戏谑的笑容,迟迟没有褪下,真狼狈啊……夏时雨在心中想道。

没过多久,夏时雨身旁的雪熊暴君竟然抖动了一下,夏时雨并没注意到一丝丝的黑气渐渐潜入地下。随后雪熊暴君突然张开那,足以一口咬断几个人环抱不及的苦叶树干的血盆大口,吓得夏时雨连忙后退了几步。

只见那雪熊暴君并没有追击的意思,只是依然张着口,一颗血红的内丹在其口中悬浮。

夏时雨这才上前思索它的用意,过了许久,一人一熊就维持这个姿势好半天,直到夏时雨看到那利齿中若隐若现的红光竟然有逐渐瓦解的迹象,她才恍然大悟,问道:

“ 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要把这几年辛辛苦苦练出的内丹给我吗?”

暴君目光暗淡,无言,只是将嘴张开的更大,好让她夏时雨更容易接触到那颗血红的内丹。

领会到它的意图,夏时雨也不在犹豫,伸手将那颗鸡蛋大小的内丹取出。刚取出那一枚深红的内丹,暴君便闭上了血盆大口,伸出那条血红的舌头,似乎想要舔一口那握紧红丹的玉手,但却迟迟没有舔下去。

夏时雨明白,很多练出内丹的奇珍异兽,在最后一刻都会毁掉自己一生辛苦练就的内丹,避免徒做嫁衣的结局。而它的这种举动,可能是出自对自己曾经的那份精神的敬佩吧。

它是暴君,它是苦叶林的霸主,但它敬佩夏时雨当年的行为,在它眼里夏时雨是弱者,可是她却展现了与它同等君王般的气势。身处绝境身负重伤,仍旧屹立冷傲,数十天的逃亡没有祈求,没有怨天由人,甚至仍然与它斗智斗勇。

那个时候它不明白她为什么还要坚持起身,明明受了普通人再也站不起来的伤,明明躺下等死就好了。明知道逃不掉何必挣扎反抗,接受这命运就好了。

直到今日它才明白,那是不甘,当自己从猎者变为猎物的时候,它才明白当初的她,明知力量悬殊还要拼死一搏的意义。

死也要死的有尊严,死也不能轻易便宜了敌人,就算力量悬殊,哪怕一个小小的伤害,也要在他的身上留下。她要让敌人知道,就算死,也要在在你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大不了同归于尽,鱼死网破,即便身份不同。一个是捕猎者,另一个是猎物,也要将自己影子深深扎入那人的眼眸。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