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得她疼得下不了床|男生把肌肌给女生吃

李大牛越想越是激动,真恨不得现在就扑到弟妹身上去帮帮她,但是眼下青天白日的,不是捅破这层窗户纸的机会,他也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模样,继续嘘嘘。

过了好一会儿,李大牛才看见柳媚媚身子一颤,然后把手抽回,慌张的走了。

吃过晚饭后,李大牛就躺在床.上,他现在已经很确定,弟妹不仅想男人了,而且还是特别想和他那啥!

这让他又兴奋,迫切的想找个机会,捅破这层窗户纸!

那一夜,李大牛怎么都睡不着,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到,不过这事,还得感谢他妈,在他久久想不出来办法时,他忽然听到,他妈说,明天要去地里干活,并且安排柳媚媚一个人,在家照顾女儿。

小侄女没有任何妨碍,到时候他有一天的时间能和柳媚媚独处!

干柴烈火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机会不就来了吗?

李大牛激动了起来。

不过按照弟妹那害羞的样子,哪怕她想和自己那个,也绝对不会表面上表露出来,李大牛想着,想要给弟妹搞,那还是得他要主动强势一些。

就这样,第二天早上,他妈出去之后,李大牛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展开行动!

一到厅堂,李大牛就看见柳媚媚正在给小侄女喂乃,看着那白花花的一片,他心中更想把柳媚媚拿下了。

柳媚媚见到李大牛走来,也丝毫不避讳,继续给小侄女喂乃,因为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李大牛因为装瞎的缘故,也不敢直勾勾的盯着那里,只能偷偷的瞄两眼,暗自吞着口水,心中想着该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院落里,已经晒干的四角裤,李大牛的心里就活跃了起来。

他弟妹,不是喜欢偷看他那里吗?

那他就主动给她看,让她心痒难耐。

一念至此,李大牛就装着瞎子,摸摸索索的走到了庭院里,找了一个四角裤,接着走回房间里,然后假装看不见柳媚媚的样子,开始拖裤子,换短裤了。

柳媚媚见自家大哥旁若无人一般的拖裤子,她先是一惊,忍不住想提醒一句自己还在边上呢,可一想到昨晚偷看大哥那里的场景,她就春心荡漾,直勾勾的盯着大哥换裤子,也不吱声。

李大牛计划得逞,忍不住心中偷笑,又故意把下面拖了个干净,露出来了下面。

柳媚媚没有想到大哥竟然拖的那么干净,不过却死死的盯着,当她那么近距离看到大哥那里的时候,就彻底被迷住了,好雄伟啊!

昨晚自己看的时候,就觉得很大了,没想到近距离看,这玩意儿竟然放大了一倍。

柳媚媚红着脸,情不自禁在想,这要是塞进去,该是什么感受啊?那不得舒服死了。

李大牛也不急,故意慢吞吞的换裤子,感受到弟妹那痴迷的目光,他心中更是激动,换裤子的速度也慢了很多。

直到他把裤子穿好,这时候的柳媚媚,早就火急火燎了,大哥的那里,一下就勾起了她空虚的内心,大哥一双手,都能让她舒服到无法形容,那如果那么大的家伙,那得多舒服呀!

她芳心乱颤。

过了一会,柳媚媚终于忍不住了,红着脸开口道:“大哥,我的胸口又开始涨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李大牛心中大喜,诱惑她果然有用,她显然已经忍不住了,现在说她那里开始涨,不就是主动想让自己摸她吗?

李大牛暗自狠狠得咽了咽口水,不过该装的还是得装,他装着吓了一跳得样子说:“哎哟,弟妹,你原来在屋里啊,罪过罪过啊!”说着,他就赶忙把自己得裤子穿了上去。

“大哥,我也是刚过来。”柳媚媚故意说道。

“哦,你也是刚来啊!”李大牛故意松了口气,随后他就眉头一皱,表面却故作疑惑:“怎么还会涨啊?上回不是解决问题了吗?”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又复发了,要不……大哥,你再帮我按摩一下吧?”说完这话,柳媚媚只觉得一阵羞耻,自己哪是难受啊,就是想让大哥满足自己罢了。

听到这话,李大牛却心中狂喜,知道机会来了!

不过他表面却故作为难,犹豫了一会说:“还要按啊?”

听到这话,柳媚媚原本以为大哥想要拒绝,可没想到紧接着,李大牛就叹了口气,最终露出无奈之色说:“那行吧,我再帮你揉揉,不然你也涨的难受。”

李大牛感觉自己就好像在一点点给弟妹下套似的,这种罪恶感让他脑子转得更快了。

而柳媚媚也心中一喜,没想到大哥能答应,但同时又有些羞愧,大哥这是真的为了自己好啊,而自己居然还打大哥的主意,真是太不要脸了。

不过,越是觉得自己不要脸,她反而越兴奋,越想让大哥给她摸!

她想到李大牛的大手在她身上,比丈夫的手还要有力,顿时就更急切了,可她又觉得那样太不矜持了,故意问了句:“大哥,那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啊,谁让你是我弟妹呢,自家人帮忙,哪里需要说麻烦啊,来我得房间里吧,我房间里床大,比较利用治疗!”李大牛想着,先把柳媚媚骗进房间,到时候他想干什么,还不是由着他来?

柳媚媚本来还想再矜持一会,可怕这种矜持吓跑了大哥,万一不给她摸了,那她可就得难受死了,她只好羞红着脸说:“那好吧,大哥!”

她这话的声音很小,就连脸色都变得更红了。

李大牛计划得逞,心中兴奋的不行,当即就带着柳媚媚朝自己得屋子里走去。

按照上次一样,柳媚媚乖乖的躺在了床.上,尽管已经有了经验,但看着大哥,她就害羞的心跳加速,毕竟这不是自己丈夫,是老公的哥哥啊。

“媚媚啊,把衣服脱了吧。”李大牛看着那玲珑的身子,说出这句话,满满的罪恶感,但他可不管那么多,只要能得到弟妹,比啥都强。

听着大哥这话,柳媚媚有种快要和大哥做那种事的错觉,一想象,她就忍不住一脸绯红,同时又羞愧万分,感觉对不起自己丈夫。

但是心底得那股感觉,已经先是潮水一般,涌现了出来,挡都挡不住了,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她压着自己的想法,这才把衣服一点点往上撩。

那又白又大的丰满看得李大牛眼睛都瞪直了,想到待会就能和这个绝色弟妹那个,他心情更是激动得不行。

柳媚媚羞涩的开口说:“大哥,开始吧,我有点冷。”

李大牛就等柳媚媚这句话呢,他可是十分垂涎这个弟妹啊,当即他便把手伸了过去,那种刺激感比上一次来的还要强烈!

触碰上的一瞬,李大牛内心极度激动,那股火烧的无比旺.盛,忍不住就下手重了许多。

“啊……”

那种重重得手感,让柳媚媚感觉全身像是触电了一般,整个人身子,都感觉麻了起来,这种感觉,让她舒服的她忍不住叫了起来。

摸了几下,就能舒服的叫起来,那如果深入,还得了啊!

李大牛越想越兴奋,接着他就故意,将自己的动作和力度,比以往大了很多,双手也不断向着,柳媚媚身体上的隐秘地带摸索而去,那柔软充满弹.性的手.感,差点没让李大牛欲.仙.欲死。

李大牛之所以用这种方式,就是想捅破那层窗户纸,如果只是跟弟妹说自己喜欢她,依照弟妹那种娇羞的脾气,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所以这时候,只有自己主动去碰她,勾起她内心深处的渴望,让她不再顾忌他们之间的身份,答应和他那个。

这样的话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啊……”

柳媚媚感受到那股大力,顿时就惹得她满面绯红,尖叫一声,她发现自己对大哥的念头,越发的强烈起来,尤其是大哥的大手,摸向她的隐秘部位时,她居然有种想死死抱住他的冲动,甚至还想像是母狗一般,求着大哥做那种事情。

这种感觉,让她羞愧不已,觉得自己真不是个好女人,可是她却真的无法控制自己,大哥让她真的太舒服了,她更是渴望着想要更舒服,只不过她还是没有勇气,主动的突破这层窗户纸,她是多么的希望她大哥,能主动一些啊!

这样她就不用那么难受了。

李大牛此刻,并不知道柳媚媚的心思,但是他的做法,却是柳媚媚希望的。

李大牛瞧着自己的动作这么大,柳媚媚却一点反抗都没有,表情也越来越舒服了,这让他的胆子更大了。

他看准了,柳媚媚的双腿之间,毫无征兆的,直接袭击了那里。

李大牛心脏狂跳,他紧张的不行,这下他可是直奔弟妹的私.密了,如果弟妹并不想和他那啥,那他可就完蛋了。

当接触的一刹那,温热柔软的感觉,让李大牛手都抖了起来,那种感觉简直不可描述,那里也抬起了头。

“啊!!!”

柳媚媚的身子,猛然剧烈抖了一下,那感觉就好像被抽空了所有力气一般,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大哥,根本没想到大哥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虽然很震惊,但更多的还是兴奋,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吗?

大半年了啊,终于又有这种感觉了,而且这感觉比自己丈夫还要舒服。

原本就已经渴望的心,变得更加的泛滥了。

那一刻,她太想主动给她大哥说,她心里的想法了。

在李大牛眼里,他不知道柳媚媚在想什么,柳媚媚也仅限于浑身一抖,就再也没有任何反抗了,也没跟李大牛说不要,李大牛心中一激灵,无比兴奋了起来,摸到这里还不反抗,柳媚媚的想法,他已经很清楚了,她愿意让自己摸自己,并且,她绝对想让自己再主动一些,再更进一步!

这样一想,李大牛胆子更大了,他觉得机会来了,不需要在等了,他一把上前,就趴在了弟妹的身上。

嗅着柳媚媚身上的体香,李大牛满脸的陶醉,像是疯狗一样,开始在柳媚媚的嘴上,狂啃了起来。

双手也没有闲着,动作更大了起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媚媚,媚媚,大哥搞你,让大哥搞你!”

感受到李大牛的主动,柳媚媚兴奋坏了,她大哥竟然像是她期望的一般,开始主动了起来。

她这是她想得到的,哪里还会有拒绝的意思?

她迫不及待的回应了起来:“大哥搞我吧,狠劲的搞我吧!像是小强一样搞我吧!”

说着,她也开始迎合起来李大牛的动作,变得主动起来,那时的她,已经彻底忘却了自己的身份,她所想得到的就是和李大牛做那种事情,以来满足她内心的需求!!

得到回应,李大牛整个人呼吸都不顺畅了,他等这一刻,简直等太久了,

打了二十多年的光棍,都没尝过那啥的感觉,今天终于可以尝尝了,而且对象还是他弟妹,他激动到了极点!

他浑身都受不了了,一阵阵的舒爽感从他内心深处传来,不断的刺激着大脑,他顿时抱着柳媚媚那滚烫的身子,就开始行动了起来……

李大牛是真的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如愿以偿,抱着柳媚媚的身子,他甚至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