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零一小说www.01xiaoshuo.com】,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朝颜清清浅浅地笑了。
    笑过后,她搁下茶杯,将郡守府的指纹纸也推到一边。再特意找出一张花帘纸,提笔蘸墨,将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首诗写了出来。
    《白石郎曲》:白石郎,临江居。前导江伯后从鱼。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写好后,她交给一旁面有惊色的侍书,示意她递给谢玄。
    谢玄接过花帘纸,看她一眼后,才看向纸上内容。连看了几遍,他抬头,目色深幽,“又是那位老朋友写给你的?”
    陈朝颜莞尔,“不,是我写给你的。”
    他调戏她两回,总该轮到她反击一次。
    谢玄定定地看着她,看着她明亮澄净、不染一丝杂欲但却满含笑意的双眼,不由轻笑出声。笑过后,他道:“想不到,陈姑娘竟如此觊觎我的美色。”
    美色……
    公子称呼自己为美色?
    旁边。
    震惊的侍书和文墨互视一眼。
    震惊的陵泉和重楼也互视一眼。
    四人的面色都有些不可言状。
    唯有陵游歪头看两眼水帘纸上的诗后,大咧咧道:“陈姑娘你也太肤浅了吧,美色有什么好欢喜的,年老而色衰,根本长久不了。唯有品行品性和才华才德,才能永垂不朽。”
    说完,还不忘挺直腰背,展示自己。
    陈朝颜忍着笑逗他:“你的意思,你们王爷是既无品行品性,也无才华才德了?”
    谢玄慢悠悠看向陵游。
    陵游立即一整神色,并迅速说道:“我们公子当然是品行品性和才华才德与美色并存的不二之人了!”
    谢玄声冷道:“我看你是皮又痒了!”
    陵游闻言,快速躲到重楼身后,却又不服地嚷道:“公子你还是给陈姑娘留个好印象吧,再责罚我下去,陈姑娘迟早都要对你望而生畏。”
    陈朝颜忍俊不禁地笑了,“尽管责罚,我绝不会望而生畏。”
    “陈姑娘,你怎么可以这样?”陵游不满的从重楼身后跳出来,‘悲痛欲绝’地捂着心口道,“你难道忘了,是我从那两狗衙役手中救下你的事了吗?”
    “没齿都不敢忘。”陈朝颜故作认真地点一点头后,又一转话锋道,“不过我怎么记得,是你们公子交代你去的?”
    “是公子交代我去的不错,但动手救你的人总归是我。我也不图你对我感恩戴德,但你怎么可以如此伤我?”
    陵游正演在兴头上,月见传完饭后,跟着半夏、子苓一道回来了。进屋瞧见这热闹,她扫视一圈,问道:“我错过什么了吗?”
    “月见你回来得正好,你快来给我评评理。”陵游正愁演得不够尽兴,见她问起,当即将经过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说完,他颇是期待地问道,“你说,陈姑娘是不是‘忘恩负义’?”
    月见眼珠转了转后,说道:“陈姑娘说得很对,你的确是欠罚!”
    陵游‘受不住’的踉跄上两步后,一手捂着胸口,一手颤巍巍地指着她,‘绝望’道:“连你也背叛我?你难道忘了上半年的考核,是我护着你,你才过的关?”
    谁让他前两日要故意渲染周忠才剖尸后的画面的?月见哼一声,“我自然没忘!但我也记得,前些时候在青溪县,本是我争得去救陈姑娘的机会,但却被你耍诈给抢了的事!”
    “你、你你你别胡说八道,我何时抢了你的机会?那都是我凭本事得来的!”陵游看一眼陈朝颜后,心虚辩驳,“你要再这样胡说八道,下次考核,我不护着你了!”
    月见切一声,不屑道:“谁要你护着了?多管闲事!”
    “你竟说我多管闲事?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我就是没有良心,怎么了?”
    任由两人争吵,谢玄也不阻止。只反复地看着手里的《白石郎曲》,目色时明时暗。
    而半夏和子苓也不受干扰地布着饭菜。
    饭菜依旧很丰盛。
    但陈朝颜却并没有胃口,挑着两三样甜点和果点吃后,便搁下筷子,端起了茶杯。半杯茶后,见谢玄还在吃,她张望一眼后,便想去比对郡守府的指纹。但心思才起,谢玄便抬眼看了过来。
    不想再起争执,在不动声色地压下让月见推到她书案的话后,陈朝颜再次端起茶杯,继续喝起了茶。
    谢玄微不可察地勾一勾嘴角后,继续吃起了饭。
    他吃得不疾不徐,足足吃足半个时辰后,才搁下筷子。
    而此时已戌时末。
    陈朝颜差不多每日都是这个时辰点洗漱歇息,因而谢玄也没有再多留。
    只是在临走时,让陵游将银钩柜坊和郡守府的指纹,包括借契、卢阳郡地形图等,全都带走了。
    “好好歇息,明日再继续。”谢玄说。
    陈朝颜:……
    她并不需要。
    但谢玄并没有给她反驳的机会。
    陈朝颜看着他的背影,再次:……
    她本来打算借夜色作掩护,利用光屏作弊,好快些将郡守府的指纹比对完,明日便可以去周家排查。他把指纹拿走,等于扼杀了她作弊的机会,让她不得不多浪费一天时间,来做收尾工作。
    “公子也是担心陈姑娘的身子。”月见劝解道。
    陈朝颜不吭声。
    月见只好继续:“郡守府的人比银钩柜坊要多上许多。就银钩柜坊的指纹,陈姑娘还是和公子一起,就比对了这些个时辰。要比对完郡守府的指纹,只陈姑娘一人,怕是比对上一夜,也比对不完。既是如此,陈姑娘不妨就听公子的,先好好歇息一晚,等养足精神后,明日再比对也不迟。”
    陈朝颜依旧不吭声。
    月见没有办法了,只好道:“陈公子还没有睡,陈姑娘要不要去看看他?我听白芍说,他今日一天,除了吃饭外,一直都在背那首《咏雪》。”
    陈朝颜立刻搁下茶杯,说道:“走。”
    月见推她去了梨园。
    陈起阳趴在软榻中,正读着《咏雪》诗。看到她进屋,开心地叫了声‘姐’。等她的轮椅停到他身边,在关心了几句她膝盖上的伤后,便迫不及待地将《咏雪》诗递向她,“姐,我会背了。”
    陈朝颜拿过诗,示意他背来听一听。
    陈起阳便双手捂着眼,一字一句背了起来。
    “背得很流畅嘛,不错。”陈朝颜夸奖他两句后,问他,“字呢,都认识了吗?”
    “都认识,不过,还不怎么会写。”陈起阳有些气馁地说道,“白芍姐姐说,我这样趴着养伤,学写字的姿势不对,非要让我养好伤后,再开始学写字。”
    “你白芍姐姐说的是对的。”陈朝颜说,“科举考试,考的不仅仅是题对不对,还有字写得好与不好。”
    陈起阳听她也这样说,只好妥协道:“好吧。”
    陈朝颜看他兴致瞬间少了一半,笑着揉一揉他的脑袋后,问他:“你说字都会认了,是真的还是假的?”
    陈起阳脱口道:“当然是真的。”
    陈朝颜扬眉,“那我考考你?”
    陈起阳应好,并立即来了精神。
    等月见备好笔墨,陈朝颜随手写了字。陈起阳几乎是她刚一停笔,便念了出来。陈朝颜瞧他两眼后,微扬着嘴角,又写了个字。这次,她还没有停笔,他便念了出来。
    “不错嘛。”陈朝颜一边夸着他,一边又写了两个字。见他都认出来后,便道,“这首诗既你都会背会认了,那我再给你写一首新的诗,如何?”
    陈起阳眼睛一下就亮了,“姐你快写。”
    陈朝颜提着笔,仔细思索了片刻后,写下声律启蒙四字。之后,又写下一东二字。紧接着,将‘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等一东的十八句内容,全篇写了下来。
    写完,在白芍和月见讶异的注目中,她拿给陈起阳,先让他过目一遍后,又给他讲了声律启蒙和一东几个字的意思,才一字一句地教他读了起来。
    读完一遍,又给他逐字逐句讲解了一下大致的意思后,才又继续教读起来。
    教完两遍,再准备教第三遍时,陈起阳小声说:“姐,我会读了。”
    陈朝颜将纸递他,示意他读来听听。
    陈起阳拿过纸,很是流利地读了一遍。
    读完,他双眼亮晶晶地看向她。
    记忆力竟如此好!陈朝颜惊讶地揉一揉他的脑袋后,又真心实意地表扬了他几句。之后,更是有意鼓励道:“起阳,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姐姐后半生能不能坐享荣华,就全看你了!”
    好好读书,考上状元,让姐姐跟青溪县里的那些小姐一样,可以享受荣华富贵!
    陈起阳按捺住心底的澎湃,郑重应好。
    陈朝颜轻轻笑着又揉一揉他的脑袋后,拿过他手里的纸,看上两眼,又看向他,“既然记得这么快,那我再给你写一张?”
    陈起阳点头应好。
    ‘二冬:春对夏,秋对冬,暮鼓对晨钟。观山对……’将同样十八句的‘二冬’写完,陈朝颜跟一东时一样,先给他看一遍,过后教他一遍,接着再给他讲一遍意思。最后,为考验他的记忆极限,陈朝颜有意再教他一遍后,便让他自读。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醋精将军又悔婚了 流放前我已经富可敌国了 大唐:纨绔皇子,被李二偷看日记 1825我的新大明 锦衣状元 漫威的霍格沃兹巫师 美漫里的戏命师 诸天问道:从永生开始 万历佑明 外室非我所愿,将军送你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