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悠悠封行朗是主角的小说(甜妻蛮横不结婚)

《甜妻蛮横不结婚》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家庭战火

唐悠悠咬咬唇,挪步过去,爸,什么事啊?

被孤立的唐悠悠已经学会了隐忍和顺从,平时只要他们不过分,她都可以接受,即便母亲离世了,可她并不想离开这个家,因为这里有她太多不想舍弃的东西。

我问你,你跟那个封行朗究竟怎么回事?现在你们要结婚的传闻满天飞,到处都在说你故意跟那封家搞暧昧,是不是真的!

没什么好解释的,我跟封行朗不熟,他为什么突然出现在在酒店,我也不知道!唐悠悠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视面子如生命的人,容不得别人在背后对他指指点点,所以她干脆不说那么多。

封行朗要跟她结婚的事情,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哼,像封家那种大户人家的少爷怎么可能看得上她这种地位卑贱的女孩子?连给人家封家提鞋都不配,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薛凤兰冷飕飕的瞥她一眼,只要她一开口,满嘴都夹着刀子。

这薛凤兰是十年前进唐家的门,比唐国立整整小了十岁,保养得宜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岁月痕迹,听说年轻时还是小有名气的演员,所以单说气质,绝对没的说。

也正因为如此,才将当时已有妻室的唐国立迷得团团转。

唐淑媛满眼算计算计的在唐悠悠身上打量两眼,说出的话跟薛凤兰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爸,妈,这你们可说错了,现在的女孩子啊,可是为了钱什么都肯做呢,我说悠悠,你这身衣服是新买的吧?GUGGI专柜当季最新款,不少钱吧?也是,陪了人家一晚上呢,怎么着也得有点酬劳不是?

胡说八道!唐悠悠气得浑身哆嗦,痛恨的目光对准了唐淑媛,唐淑媛,你勾引孟书言的事我不跟你计较,反正那种垃圾我也不稀罕,就当是同情送给你好了,不过你别得寸进尺,否则咱们老账新账一块算。

你一语戳中要害,唐淑媛涨红着脸不知如何反驳。

唐悠悠,你给我闭嘴!唐国立不禁低吼,脸色更加冷厉的质问唐悠悠,你姐姐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你昨晚真的跟那个封行朗在一起?你你究竟还要不要点脸?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唐悠悠鼻子一酸,气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在这个家里,她从来不被任何人信任和关心,她们想看到的,无非是她最狼狈最落魄的一面。

对,她们说的没错,我就是跟封行朗在一起,这下你们满意了吧?唐悠悠梗着脖子气呼呼道。

你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唐国立拍案而起,气得在空中虚指着唐悠悠,半天都说不上话来。

薛凤兰跟唐淑媛得逞的对视一眼,彼此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继而薛凤兰起了身顺毛似的理了理唐国立的后背,别生气老头子,气坏身体可不好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她还不是跟她那个不要脸的妈一样,淫荡下贱,风流成性!

就是就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唐淑媛咬牙插嘴道。

被戳到痛点的唐悠悠一下子就炸了,你们竟然敢侮辱我妈,我跟你们拼了!

全世界都在议论她是生母跟别的男人的私生子,但只要母亲不说,她便谁都不信,更不敢问。

唐悠悠不管不顾的扑向唐淑媛,两人瞬间扭打在一起,动作太大,震翻了杯子里刚沏好的热茶,正巧溅了薛凤兰一身,烫的她吱哇乱叫。

现场顿时乱作一团。

反了反了,你这个死丫头,翅膀张硬了,敢跟我动手了是不是?今天我就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野丫头!

薛凤兰从后面一把揪住唐悠悠的头发,本是下风的唐淑媛趁势反击,朝着唐悠悠肚子上就是一脚,唐悠悠重心不稳的跌坐在地上。

平时论打架,唐悠悠也算能手,可惜眼前这母女俩看着纤细柔弱的,可动起手来一点也不含糊,薛凤兰和唐淑媛母女招招够狠,她根本无力反击。

死丫头,竟敢抓我的脸,妈,打她!脸被抓得稀巴烂的唐淑媛揪起唐悠悠的头发强迫她抬起脸。

唐悠悠瞥见唐国立始终冷眼旁观的表情,并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彻底寒了心。

薛凤兰平时正愁没机会教训她,这下好了,提了袖子就抡起手臂

住手!

第6章:同意结婚

薛凤兰平时正愁没机会教训她,这下好了,提了袖子就抡起手臂

住手!

——————

冷冽的声音在不大的客厅荡起,犹如一把冒着寒光的刀,猛地横在在场每个人脖子上,薛凤兰如同被点了穴,动作一窒。

保镖的簇拥下,封行朗长腿阔步走来,他面色肃冷,犹如主宰一切的帝王,隐隐带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冰寒,令气氛一度陷入静谧。

封封少爷?您怎么来了?

封行朗没理会唐国立,径直过去,一把将唐悠悠从唐淑媛手中拽到自己怀里,继而犀利的目光扫过,目光所及之处的三个后怕的向后退了两步,脸色变幻万千。

你们在做什么?地狱之声传来。

让三人对视一眼后,谁也不敢贸然回应,整个蓉城无人不知封家大少,性格腹黑,手段残忍,加上他强大的实力背景,谁也不敢招惹了这尊活佛。

唐国立正要开口,就被薛凤兰捅了一胳膊,她上前一步,笑盈盈的解释道,封少爷,想必您也是为昨天那件事来的吧?您放心,我们正在这教训这死丫头呢,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竟然还想跟您扯上关系,看我不打断她的腿。

怕是昨天的话你们没有听清楚啊,我最后重复一遍,唐悠悠现在是我的人,若谁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定让他生不如死!

明明说的风轻云淡,一字一句却冷得瘆人,让那三人不禁缩了缩脖子,尤其是薛凤兰和唐淑媛,满脸的不可思议和恐惧。

这死丫头怎么会

我们走!封行朗回头柔柔的看了一眼还没回过神的唐悠悠,拉起她的小手就往外面走。

他的手掌宽大有力,掌心传来的温度在唐悠悠的身体里缓缓蔓延,犹如冬日里的太阳,驱散她心中的那抹黑暗和寒冷,她看着他坚实的背影,视线蒙上一层水雾。

在经过薛凤兰三人时,封行朗还警告的瞪了他们一眼,保镖紧跟而去,待听到大门被嘭得一声关上时,三人这才松了口气。

唐国立跌坐在沙发上,脸色沉重。

薛凤兰一拍大腿,刚才还嚣张的气焰瞬间愁眉苦脸起来,完了,这下可完了,那死丫头若真是坐上了封家少奶奶的位置,今后还不得把我们往死里整?

听她这么一说,唐淑媛心下先是咯噔一声,但随后眼珠子一转,不疾不徐的拉起薛凤兰的手臂安慰,妈,咱们也别自己吓自己,唐悠悠那死丫头有多大能耐咱们又不是不知道,封大少会真心看上她?富家公子哥还不是图个新鲜,等到玩腻了,还不是被人踹出来?

薛凤兰缓了缓,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眼底的精光更亮,死丫头,想跟我们斗,下辈子吧!

唐国立无奈的摇了摇头,袖子一甩,走人,看看你们办的事。

宾利商务车内。

我考虑好了,同意跟你结婚!

望着窗外沉默了半天的唐悠悠突然一本正经的冒出了这么一句,猝不及防的令封行朗眉头轻挑,他侧头看着她,犹如盯着令人爱不释手的宠物一般,满是探索和好奇。

想通了?

你能给我想要的生活吗?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问。

大概是太想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将那些看不起她和她母亲的那些人狠狠踩在脚下。

封行朗唇角的笑容更甚,当然,封家少奶奶这个位置,绝对不会让你后悔。

这一切,仿佛是上天注定。

今天明明是周末,可封行朗一个电话打过去,民政局的领导马上就带着两个工作人员亲自接待,前前后后用了不到五分钟,结婚证就这么给领了。

曾经幻想的爱情多么美好,全是骗人的,爱情不过如此,婚姻也只是一个红本的事,现在她唐悠悠结婚了,老公还是有钱有权又有貌的封氏总裁,她不再是那个可以任人欺负,任人羞辱的小丫头了。

对,她不会后悔的。

崭新的红本在掌心里攥了半天,缓过神之后,唐悠悠才平静的启唇,那个

我叫封行朗!你可以叫我行朗,或者老公封行朗故意戏弄她。

饶是平时的唐悠悠再没脸没皮,此刻也被封行朗最后两个字弄得小脸红到了脖子根。

她偷偷翻了个白眼,切,就没见过这么自恋的人。

清了清喉咙,唐悠悠找了个合适的称呼,那个封大少,咱们这是去哪啊?

吃饭。

那那我请你吧!他先后帮了她两次,怎么着也得意思意思吧?

第7章:我会保护你

封行朗笑了笑,也没拒绝。

半个小时后,当封行朗看到吆喝四起,浓烟滚滚的露天大排档时,有些无语的蹙了蹙眉。

唐悠悠倒是豪爽,一开口叫了一桌子的肉串和小菜,她最喜欢这种氛围,自由,轻松,最重要的是接地气。

而封行朗就不一样了,他西装革领,风度翩翩,一看就是那种时长穿梭在顶级酒店的上流人士,结果现在直挺挺的坐在圆坐椅子上,怎么看怎么有些违和。

咦?你怎么不吃啊?正吃得狼吞虎咽的唐悠悠察觉到不对劲,一抬头,就看到封行朗依旧保持着双臂抱肩的坐立姿势,看着她的目光里泛着闪闪的光泽。

我不饿!封行朗笑了笑,淡淡说道,目光的落在她脸上那几道被抓得血印上,下次,别动手了!

他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只是担心瘦小的她吃亏,可唐悠悠却有些不服气的怼回去,是她们先欺负人,我这也是正当防卫,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

唐悠悠鼻子一酸,那股酸楚再次涌上来。

没人会知道这几年她在唐家所受的委屈,本来还指望着自己会被理解,现在看来,他和外面那些人没什么区别,就会一味的指责她的不对。

可是接下来封行朗的一席话,让她倍感温暖。

以后你是我的人,我会保护你!

唐悠悠是典型的外刚内弱,就这么一句话,眼泪就要忍不住夺眶而出,她赶紧吸了吸鼻子,埋着头往嘴里扒菜,生怕被这个男人发现自己的弱点。

兴许是胡椒粉洒的多了,唐悠悠感觉鼻子痒痒的,一仰下巴

阿嚏

一瞬间,口中的食物沫子横飞四方,扑了一桌,鼻尖上还隐隐挂着一抹鼻涕,简直大写的尴尬。

唐悠悠望着对面僵化的男人,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唇,那个,不如我们重新叫一桌吧?

封行朗强压住内心的崩溃,绽放出一个无谓的笑容,没关系,你先吃。

哦!唐悠悠耸了耸肩,继续埋头苦吃。

这男人,脾气还不错嘛!

眼前这个男人教训她家人时冷厉决然,却在面对她时温柔体贴,让唐悠悠一下子有种浓浓的安全感,仿佛他就是那个可以保护她的臂膀。

晚餐过后,已是天黑。

当封行朗的车稳稳停在伯爵公馆时,发现唐悠悠已经在副驾驶座上睡着了。

她斜斜的倚着车窗,双眸轻合,宛如蝶翼的美睫随着每次呼吸轻轻颤动着,犹如羽毛一般在他心尖上撩拨,尤其是那微微张开的莹润的粉唇,看得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封行朗自然是尝过她的味道的,她如同沾满了罂粟一般令人上瘾,以至于让他那晚之后时常想念,他一向是个很自律的人,可是此刻

那晚,他只是喝得有些醉了,谁知道一回来床上就多了这么一个可人儿,他的意志力一向很好,可就在看到这张俏丽干净的小脸时,内心的燥热让他越发不能控制。

现在的他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亲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想着,封行朗侧了身将唇慢慢贴上去,女孩的唇柔软和富有弹性,似是清泉里流动的泉水,沁人心脾,让沉寂了多年的身体陡然打开。

他小心翼翼的撬开她的贝齿,试着在她更深的地带探索摸索,反正有些事早晚都要做的,不如就从这里开始熟悉,兴许是三年的空虚,让他变得如饥似渴,完全失去自我,等他想要下一步行动时,察觉到异样的唐悠悠忽然被惊醒了

当看到一张放大的脸时,她美目一瞪,条件反射的猛地一弓膝盖

额封行朗闷哼一声,抽身而退。

你你干什么?唐悠悠整个身体贴在车门上,一脸警惕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封行朗清了清喉咙,仅一瞬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到了,下车吧!

唐悠悠上下瞄他两眼,暗暗骂了句,臭流氓,一定是想趁我睡觉占她便宜。

老男人都一样!

今晚住我公寓吧,等明日你家里气氛好一些,你再回去!见唐悠悠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封行朗率先解释。

唐悠悠骨子里也还是个传统女孩,这么就住进男人家里,还不得被戳断脊梁骨?但转念又一想,若真是现在回去,明天她还真不一定能活着出来。

待她她养精蓄锐后,再杀回去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