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宠太子妃的复仇》完整版阅读 主角凤瑶华南宫琛的小说名字

《失宠太子妃的复仇》小说简介

作者梨花白笔下塑造的主人公是凤瑶华南宫琛的小说,《失宠太子妃的复仇》堪称作者的经典之作,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是本值得一看的小说。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凤瑶华为栖梧国征战多年,才赢得嫁给赫连临,成为太子妃的资格,谁料大婚当日被嫡姐凤轻语取代了身份,自此,她就被关进地牢处以极刑…

《失宠太子妃的复仇》 第8章 舞场争锋 免费试读

有小丫鬟端过来一碗温热的南瓜粥,上面还镶嵌着几颗蜜豆,是谁这吗了解自己的喜好?

凤瑶华以为是大夫人,可是抬头看过去,大夫人并未看自己,而是和身边的丫鬟低声交代着什吗。

刚要收回目光,就看到对面的南宫琛对自己微微一笑,手上还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凤瑶华不顾形象的翻了个白眼,装作风度翩翩的样子给谁看,昨晚上那副哪儿去了?道貌岸然。

遭遇凤瑶华的冷脸,南宫琛不以为然,还对着她举了举杯。

南宫琛旁边的赫连泽看到这一幕,眼睛扫过凤瑶华和凤璎珞,立马心中有了主意,这个年纪的女子,每日里不是绣花逗鸟,就是私底下讨论如意郎君,眼见凤瑶华成了国师的徒弟之后,就对他不屑一顾,这可不行。

若是得到凤瑶华,国师大人无论如何都要站在他这一边。

想到这里,赫连泽脸上露出一个胸有成竹的笑。

一看凤璎珞的表情,就是个蠢的,拿来**凤瑶华正好,心中拿定主意,赫连泽站起来,对着凤老夫人拱手道:“久闻贵府小姐各个多才多艺,不知道孤可有幸一观?”

凤璎珞正愁着如何让赫连泽注意到自己呢,闻言,还没等凤老夫人推辞,就立马起身答道:“太子殿下客气了,凤璎珞正要表演一曲凤栖舞。”

英姨娘听了这话,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

说好了要表演百鸟朝凤吸引南宫琛的注意,百鸟朝凤练习了不下百遍,更保险,没想到为了出风头,凤璎珞竟然要跳只;练习过两次的凤栖舞。

“凤栖舞?这舞蹈听说失传已久,凤璎珞还真是才华横溢。今日能得一观,孤死而无憾。”赫连泽笑道。

凤瑶华虽然不知道内情如何,可是看到英姨娘娘娘的脸色,也知道不好。

看凤轻语一脸云淡风轻,不为所动,凤瑶华更是明白,凤轻语一向只对最有权势的感兴趣,恐怕这事还是她说给凤璎珞听的。

毕竟,凤璎珞母女俩一向愚不可及,是凤轻语母女俩手里最好用的刀,要他们捅哪里,他们就捅哪里。

只不过,凤璎珞野心也大,急于在赫连泽面前表现自己,她自己乱了阵脚,求之不得。

很快,凤璎珞就换了一身舞衣上场,舞衣是白衣,袖子非常的长,腰上系着红色宽绸带,将腰肢束得盈盈一握。

凤栖舞是讲上古女战神大战蛮族的故事,整个舞蹈充满了力量美,难度非常的高,久而久之,因为太难,就失传了。

虽然在外面失传了,可是在上一世后来却是被凤轻语复原了出来,因为凤轻语,凤瑶华也跟着学了,虽然跳的未必很好,但比得过凤璎珞绰绰有余。

凤瑶华和华音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显而易见的嘲讽。

南宫琛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凤瑶华,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虽然恼恨刚刚赫连泽出言不逊,让堂堂小姐如同伶人一般表演才艺,可是看到凤瑶华笑容,南宫琛就不觉得赫连泽逾矩了。

很快,凤璎珞就开始了舞蹈,配合着乐师越来越快的鼓点,翻转跳跃,裙裾飞扬,袖子和绸带飘飞,如同画一般,看上去很是柔美。

凤瑶华摇了摇头,凤璎珞显然习舞多年,然而力量感一点没有,这凤栖舞的意蕴半点没有表现出来。

看到凤瑶华摇头,南宫琛更加的激动,恨不能马上让凤瑶华跳凤栖舞,为了了解凤瑶华,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

想到这里,南宫琛的眼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

鼓点越来越快,凤瑶华眼尖的看到凤璎珞脸上的汗珠都把脸上的妆容弄凤了,落在白色的舞衣上面晕染了一片。脚步也越来越虚浮,凤璎珞快支撑不住了。

凤瑶华刚这吗想完,就看到凤璎珞被袖子绊到,脚下一滑,结结实实的摔倒在地,雪白舞衣险些就要裂开了。

凤瑶华起身,快步上前,用身上的斗篷将凤璎珞结结实实的裹了起来,这才交给匆忙赶过来救场的英姨娘。

凤璎珞恨恨的唾了凤瑶华一口,低声说道:“要你假好心。心机好深。”

凤瑶华无奈的摇了摇头,她当真只是下意识的反应罢了,凤璎珞的衣服要裂开了,当着外男的面,真是失礼,让人如何看待凤府?

知道的是凤璎珞为了好看,衣服穿得太紧,舞蹈激烈,这才不小心要裂开,不知道的还以为凤府后院乌烟瘴气,倾轧到外男面前来了,可见府中教养极差。

凤璎珞不领情就算了。

“瑶华小姐速度真的快,不愧是华家后人,在下佩服佩服。”虽然嘴里说的是称赞的话,可赫连泽的语气怎吗听都像是讽刺,连夸人都不会夸,这是得有多蠢?

“刚刚那位小姐跳的不行,凤栖舞可是讲上古女战神的事迹的,需要力量的美,瑶华是华家后人,身手似乎不错,不如瑶华小姐跳一段?”南宫琛期待的看向凤瑶华。

众人也纷纷起哄喝彩。

本来不想出风头,被逼出风头的凤瑶华,趁别人不注意,狠狠的瞪了南宫琛一眼,他虽然和她结盟了,怎么还总知道刁难她?

南宫琛不以为然,兴味的挑了挑眉头,打压庶妹的风头啊,多好的露脸机会。

“既然师傅要求,那我就跳一段吧,不过我没有舞衣,就直接这样,大家凑合看吧。”凤瑶华说着,扯过几段宴客厅里悬挂的白色幔帐,在腰上系了一段,一手拿了一截。

在场懂舞的人都诧异的看向凤瑶华,不知道她到底是有多大信心,之前可从未听过五小姐学过跳舞,要知道跳这种舞,越是宽松的衣服越是轻松,礼服这样的衣服,很容易就裂开不说,还束缚动作。

可被国师大人看中,想来是有些别人不知道的本事吧。

鼓点再次想起,凤瑶华腾跃而起,手中软软的白色幔帐如同灵活的长鞭一般甩开去,这一世才回来,体内毒素未解,身体还虚得很,但有了上一辈子的经验打底,跳这个舞虽然有些吃力,但不是太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