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瑶华南宫琛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凤瑶华南宫琛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失宠太子妃的复仇》小说简介

《失宠太子妃的复仇》是作者梨花白的经典作品之一,小说主要人物是凤瑶华南宫琛,这部小说主要内容精选:凤瑶华为栖梧国征战多年,才赢得嫁给赫连临,成为太子妃的资格,谁料大婚当日被嫡姐凤轻语取代了身份,自此,她就被关进地牢处以极刑…

《失宠太子妃的复仇》 第19章 衣锦还乡 免费试读

过了一会儿,在紫苏不断的坚持下,凤瑶华终于给她了一个好脸色,紫苏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像她们这种小丫鬟,还不是任由主人打骂?

栖梧国的奴隶制度不如其他国家,一旦进了奴籍,是随便主人打杀的。

很不幸的紫苏就是奴籍,平日里过得小心翼翼,这明显是主人的贵客,生怕得罪了他们。

凤瑶华哪里知道紫苏的这些小心思?

在紫苏的有心讨好之下,没一会儿就和凤瑶华打得火热。凤瑶华在紫苏羞答答的表述下,也知道了紫苏和外院儿的老爷身边一个跑腿的小厮看对了眼儿。

从未见过如此有心讨好的人,凤瑶华也被紫苏给打动了,当即承诺,会在他们老爷夫人面前美言几句,让紫苏得偿所愿,紫苏自然是连声称谢。

紫苏临走的时候,燃起了蜡烛,屋里明晃晃的。过了没一会儿,华音就愤愤然的过来接替凤瑶华,让凤瑶华好歹露个面:“凤璎珞找上门来了。能和她吵起来的,也就只有小姐你了,小姐要不要出去看看?免得玉明非以主人身份自居,真是恶心死人了。”

听到华音提起凤璎珞,凤瑶华就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凤璎珞,南宫琛怎么可能受这么严重的伤?

才到了大厅,就听到凤璎珞温柔的声音响起:“母亲这是说的哪里话,难道庶女就不是人了吗?母亲这是把我们排除在人之外吗?可怜我们都是身世不幸的姑娘,还要被你们这样看待,同样都是女子,若是哪一天母亲也落魄了,恐怕大姐姐也要流落到做庶女的地步了,那时候母亲就不会这样想。”

凤瑶华还没见到凤璎珞人,就被这些话给气笑了,这不明摆着诅咒别人落魄吗?

原本她们母女不是还和凤轻语母女好得不得了吗?

怎么几日不见,就这么针锋相对的了?

凤璎珞别是背后有谁怂恿支招吧。

难道是和凤轻语抢男人没抢过?

果然大夫人也气得不轻,吩咐家丁们:“把这个小贱蹄子给我拉出去,谁许她登堂入室进我们凤家了?”

“我是凤家人,自然能够进来。”凤璎珞大言不惭的说着,凤瑶华进门的时候正看到凤璎珞撩起裙角,姿态异常优美的的坐在了椅子上。

旁边是她的那个丫鬟桃叶。

同样的,一脸倨傲。

“是我们庙小供不起大佛,还请出去吧!”大夫人站起身来,冷着脸说道。刚刚这凤璎珞不请自来,径直进了前厅,之后就说了这么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母亲赶我出凤家,可我还是凤家人,本来不想回来的,可我来自然是有原因的,听闻今天在街上那个公子住进了你们家,他之前行为有所不轨,人品低劣,我怀疑他还会搞出些事情来,自然是要就近监督了。”凤璎珞端起桌上的茶盏,吹了吹茶盏上的热气,用茶杯盖儿将上面漂浮的茶叶轻轻拂去,最后姿态优雅地翘着兰凤指,将茶盏凑近嘴边喝了一口,然后就剧烈的咳嗽起来,还用手帕将刚刚喝的那一口吐了出来,手帕随即就被扔掉了。

“这是什么陈年救茶?母亲就拿这个待我?”凤璎珞咳嗽了之后,脸上粉泛起两片红晕,看着更加诱人了。

身后的桃叶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我们小姐这几日里喝的,都是天山雪莲熏制出来的极品碧螺春。除此之外,我们小姐是不会喝其他的茶的。那碧螺春是碧螺山上,山顶悬崖边缘的那一棵茶树上最嫩的枝芽采下来炒制的。一年只能得半斤。”

“至于我,喝的自然也是那棵树上,不过比小姐喝的嫩芽不同,我喝的稍微老了一点。可那也不是这种普通茶叶能够比得上的。”桃叶抬起下巴,有些不屑的看着大夫人。

“桃叶。”凤璎珞又开口:“平日里我是怎么教导你的,怎么能这么和母亲说话呢!”看似责备,实际上隐隐的有些高兴。

说着又笑盈盈地看向了母亲:“还请母亲给我安排一座精致的院子,最好靠的那个……你们的客人近一点,好方便我近距离的监督他们。凤园非常的大气磅礴,以往母亲不让去看,这次可不一样了,桃叶,我们去看一看。”凤璎珞站起身,带走了桃叶,大夫人气得用拳头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

凤瑶华听了半晌,有些疑惑了。

看凤璎珞这般嚣张,难道是这几日她不在家,凤璎珞攀附上了太子?

桌子上的茶盏一下子就掉落在了地上,发出脆响,大夫人抬头去看,这才看到凤瑶华进来,她脸上挂着一点挤出来的笑,连忙起身迎接凤瑶华。

虽然刚刚玉明非以主人自居,好像他们能说了算似的,身为御史夫人,作为贤内助,大夫人自然知道,今日入府的人是谁,是万万不敢怠慢的。

“不过是一个小**。竟然这般嚣张,自从她被太子殿下看中,在京城里就横着走,那些夫人们最讨厌的就是凤璎珞这样的了,偏偏侯爷的小公子,爷爷对她痴迷的很,弄得谁都不敢招惹她,只能对她捧着,让着。”大夫人解释了一下那凤璎珞如何嚣张的原因,脸上还带着一些不忿。

“今天国师身上受的伤,就是因为在她的有心推动下,侯爷家的那个小公子和国师起了冲突。”凤瑶华隐瞒了侯爷家的小公子骂自己是丑八怪的事不提,单单提了凤璎珞有心推动,这才让南宫琛受的伤。

大夫人因为格外的生气,也没有心思应付凤瑶华了,两个人对坐有些尴尬,没一会儿,凤瑶华就告辞,从前厅出来了。

才走了没几步,就听到凤璎珞和桃叶的声音。

“小姐,我看到公子似乎穿戴不凡,没准是个大人物呢,小姐真的要跟他作对吗?”桃叶似乎很疑惑。

凤瑶华不禁想到,大概凤璎珞平日里经常看人下菜碟,不然桃叶不能这么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