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宠太子妃的复仇凤瑶华南宫琛目录 失宠太子妃的复仇小说阅读

《失宠太子妃的复仇》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凤瑶华南宫琛的小说叫做《失宠太子妃的复仇》,本小说的作者是梨花白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凤瑶华为栖梧国征战多年,才赢得嫁给赫连临,成为太子妃的资格,谁料大婚当日被嫡姐凤轻语取代了身份,自此,她就被关进地牢处以极刑…

《失宠太子妃的复仇》 第5章 **之尤 免费试读

凤瑶华被宫女带去偏殿查验的时候,已经胸有成竹。

看到南宫琛戏谑的眼神,她偷偷的比划了一下他也有份,换来南宫琛一个更是兴味的眼神。

进了偏殿,正要关上殿门,南宫琛伸手挡住宫女关门的手,清冷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还是人前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只听他有如清泉撞山石一般的好听声音开口道:“这等谋逆大罪,自然要本尊亲自来验。”

摄于他往日里的权威,宫女不疑有他,连忙退了出去。

“你来干嘛?一起销赃?”凤瑶华看着他就气得不行。

“对啊。”没想到南宫琛竟大方承认了。

**之尤。

凤瑶华蹲身,几下就将裙子的内衬扯了下来。

经过她和凤雪的改造,只有内衬上还有几处九头鸟的标志,其他地方无非就是一样的布料罢了。

南宫琛半点不避讳,抱着手在旁边看得仔细,凤瑶华又狠狠瞪了他一眼。南宫琛倒是不气,还轻笑出了声。

回到正殿,他站定躬身,大言不惭的说道:“回皇上皇后,本尊亲自查验,凤五小姐的衣服没有任何逾矩之处,许是刚刚本尊看花了眼,还请皇上皇后另派人查验。”

他都如此说了,帝后自然要给他面子。

“没有就算了。”皇上率先开口。

皇后虽心有不甘,也只得闭了嘴。

重新回到座位,凤瑶华感觉她要被四周投来的目光射成了筛子,只好举杯掩饰脸上的神色。

才一举杯,她就觉察有些不对劲。

杯中酒液虽然颜色未变,可味道中有些许的腥味,这让她想起来上辈子凤轻语厌恶她们极其相似的容貌,派人给她下毒要毁了她的脸,那毒药无色,却有些许常人难以察觉的腥味。

稍微一想,她心中便了然,这辈子她出风头出的早,让人早早就看出来她比凤轻语容貌更胜一筹,下毒毁容的时间自然也提前了。

她数次举杯,又数次放下,微微侧头一看,正对上凤轻语焦急的眼神。

看她看过来,凤轻语冷哼一声,扭过头去。

果然如此,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哎呀,我肚子有点疼,姐姐陪我去侧殿可好?”凤瑶华一手捂着肚子,面孔疼得扭曲。

凤轻语第一次用这个药,不知道应当有什么症状出现,闻言心中一喜,也好说话了许多。连忙站起身,绕过低矮的桌子过来搀扶。

就是现在,凤瑶华趁着她裙子挡住别人视线的片刻,迅速调换了两人的酒杯。

“肚子又不疼了,真是劳烦姐姐起身了。”凤瑶华一脸诚恳的道歉。

凤轻语难得好脾气的只哼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两人坐下,继续看各家女子献上的表演。

凤瑶华一抬头,正对上南宫琛看过来的目光。

她立马低头,假装没看到。

南宫琛却突然出声,他清越的声音一下穿透了大殿里喧闹的歌舞声:“凤五小姐,你怎么和旁边的人换了酒杯?”

又来!

从没见过如此把**当有趣的人。

凤瑶华心中虽是如此想,面上却不露声色,甚至还突然撒娇:“师傅,你又捉弄我!”

一声师傅震得满殿的人一片哗然。

凤瑶华心中微微得意,凭什么只有他捉弄她的份儿?

南宫琛倒是没反驳,只是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用嘴型做了一个你等着。

赫连泽面色微微变了,他本就觉得凤瑶华长相经验,又和他的眼缘,只是庶女身份实在配不上他,只能娶回去做个宠姬,现下若凤瑶华是南宫琛的徒儿,那做个太子妃都不为过。

他迅速起身,快步走向凤瑶华,彬彬有礼道:“久闻华家血脉传至凤五小姐这里,难怪连国师大人都对凤五小姐如此,不若凤五小姐为帝后表演一番舞剑献礼?”

他说着,伸手就要去扶凤瑶华,凤瑶华却趁机借着他宽大的衣袖,将那杯毒酒打翻在地。

继而,她吃惊的捂着嘴叹道:“明明应当我喝下姐姐那杯酒以证清白的,这下怎生可好?”

凤轻语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她的毒酒早被凤瑶华发现,甚至还在她眼皮子底下掉了包。

她又怕又恨,面容都有些扭曲了。

赫连泽正要讨好凤瑶华,自然要为她分辨:“凤五小姐是国师大人的弟子,已能自证清白。”

南宫琛一声轻笑,径直钻进了凤瑶华的耳朵。

凤瑶华到底还是推了舞剑的邀请,她根基未稳定,华家灭门之事现在还是个悬案,不宜打草惊蛇,更何况她现在身体毒素深入骨髓,还未解开,怎么可能舞得起剑?

等到宫宴散了,一路回到御史府,风瑶华还一直觉得有道目光始终在她身上,可却找不到是什么人。

她这次在宫宴上大出风头,惹得老夫人对她刮目相看,大夫人和凤轻语倒是将她视为眼中钉。

不过这些,她都不在意。

区区凤家,还不是她的天下。

凤雪激动的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小姐,你是没看到今日太子殿下看你的那个眼神,哎呀,我这次真的是押注押对了宝,竟然押了个宝贝,小姐我就说你一定能成的,说不准明日太子就派人来交换庚帖,以后你就是太子妃,是皇后了。”

“慎言。”凤瑶华心底不起半点波澜,哪里有凤雪那么容易?

便是凤轻语为了登上皇后宝座,上一世也花费了不少心力。

行至御史府的小花厅,凤雪眼尖的看到花厅顶上立着的白衣飘飘的人正是南宫琛。

“国师大人来找你了。小姐,奴婢先告退了。”凤雪兴高采烈的比谁逃得都快。

这凤雪到底还是有失稳重。

凤瑶华看着她飞快远去的背影,恨不能和她一起飞奔而逃。

“怎么,见到本尊不高兴吗?小徒弟?”南宫琛把小徒弟三个字咬的特别重,显然是在这等着呢。

凤瑶华连忙挤出一个笑来,谄媚道:“哪儿能啊?见到师父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高兴?”

她眼珠转动,显然是想想出了什么鬼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