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青衣萧绝520 楚青衣萧绝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王爷,王妃拿你的玉玺砸核桃了》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在问楚青衣萧绝是哪部小说中的主人公,这部古代言情小说名为《王爷,王妃拿你的玉玺砸核桃了》,是作者封侯拜饭的代表作之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摄政王说:我家王妃出身皇家,娇花一朵,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摄政王妃左手拎着一条鞭,右手扛着一把刀,打的一众犯上作乱的贼子屁滚尿流。摄政王又说:我家王妃只会针线女红,哪懂什么歪门邪道。被摄政王妃用针线穿成风筝的百年老鬼在天空中迎风哭泣。摄政王又叹:我家王妃胆小如鸡,别说捉鬼了,吓一吓……

《王爷,王妃拿你的玉玺砸核桃了》 第13章 敢还手就往死里打! 免费试读

青衣用完晚膳后便又趴回床上躺着里,歇息前还特意下令让人在殿门外守着,绝不能让任何人打扰自己睡觉。

夜色初降,泼天的墨泼洒下来后一般,整个皇城都笼罩在一片昏暗之中,盏盏宫灯点亮,仍冲不开这墨色。

千秋殿的宫门猛地被人给撞开,一行人鱼贯而入,为首的太监端着根拂尘,看着紧闭的寝殿大门,轻蔑的笑起来:“皇后娘娘口谕,召长公主入翊坤宫赏月。公主殿下快些随奴家去吧,可莫叫皇后娘娘等急了。”

王顺说完话,半天都没听到动静,面上有些恼了,抬步就要往里走。

殿门口只有桃香和淡雪两个小姑娘守着,王顺岂会把她们放在眼前,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俨然是要直接闯进去。

“王公公不可,公主殿下已经歇息了。”

王顺眉一竖,冷笑道:“歇息了?杂家可是奉皇后娘娘口谕来的,你二人快些进去伺候公主起身。”

淡雪面有难色,都准备进去了,桃香却大张手臂挡在门口,坚定摇头道:“不行,殿下吩咐过了,任何人都不能打扰她歇息。”

“好大的口气,这任何人中还能包括皇后娘娘不成?!”王顺声音一厉,“来人啊,把这两个贱婢给杂家拿下,再进去两人伺候公主穿衣。”

“不!不行!!我不会让你们去打扰公主的!”

桃香像是犯了轴劲儿,死守着殿门不让。出人意料的是,那几个冲上去准备拿下她的小太监,手刚碰着她就被一掌给掀翻了。

王顺眼一瞪,朝后退了几步,大叫道:“这贱婢竟然会武?!上,你们都上去,把她给杂家摁住了!”

桃香有武功傍身对付几个太监宫女不在话下,但却不是长久之计。淡雪状似慌乱的闪避在旁边,神色复杂犹豫,忽然,她见桃香对她使了个眼色,嘴巴快速张合了两下。

淡雪犹豫几秒,咬牙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桃香身上,扭头就跑。

早在王顺带人闯进来的时候,青衣就醒了,她本想出去直接教训这群不知死活打扰她睡觉的狗奴才,但桃香那小丫头的行为倒是让她小小惊讶了一把。

便干脆在殿内看了会儿戏,她也想看看面对这么多人,那小丫头要怎么应付?

桃香虽有武艺,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拦挡了一会儿后还是被人给制住了,她发髻凌乱,脸上有好几处淤青的地方,但那些制服她的宫女太监也没好到哪儿去,一个个都鼻青脸肿的。

“你这贱婢,今天杂家就亲自教训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王顺走到桃香的近前,高高扬起手就要扇下去之际。

吱啦——

殿门从内被打开,女子大步走了出来。

王顺手落了下来,眼带嘲讽的看着对方,假模假式的行了一礼,“公主殿下可算是醒了啊。”

青衣看也不看他,径直走到桃香的跟前,不知怎得那些宫女太监看到她后钳制人的手都莫名一松。

这夜黑漆漆的,烛火昏沉,但她出现的刹那好似携了万丈光芒而来,一袭红衣要将夜色点亮,艳丽至极,刺目至极。

青衣弯下腰,玉指勾起小姑娘的下颌,美目在她淤青的眉尾而唇角处巡视了一圈,语调难得温柔:“疼吗?”

“不、不疼。”小姑娘有点被她勾魂般的媚色给迷到了。

“傻丫头,你得说疼啊。”青衣恨铁不成钢的叹道。

“疼!疼死了!”桃香反应过人,立马捂着脸嚎起来,几滴猫尿说挤就挤出来了。

青衣满意的站起身,说时迟那是快,反手就是一个巴掌直接抽王顺的脸上。

大耳刮啪的脆响,直把王顺和他带来的那些宫人都给抽懵了。

王顺捂着脸那声痛呼还没叫出口,就听某人惊天动地的惨叫了一声,青衣秀眉紧蹙,揉着自己的手腕,俏脸上满是煞气:“疼死本宫了,你这狗奴才脸皮长这么硬,是故意想谋害本宫吗?”

噗——

桃香捂着嘴,才没让自己笑喷出来。

长公主殿下这逻辑……鬼才啊!

王顺脸一青二白的,这一巴掌受着便也受着了,谁叫青衣是主子他是奴才?但这长公主说话也太气人了吧,打了人还怪他脸皮长的太硬?!

王顺羞怒交集的同时也震惊不已,他印象里过去这位长公主懦弱的堪比脓包,几时有过现在这等飞扬跋扈的模样?

便是刘贵妃膝下的天宁公主也没她此刻这等气焰!

“殿下,奴才哪敢谋害您啊,皇后娘娘口谕召你去赏月,你还是快随奴才去吧,让娘娘久等了,吃苦的可是您自个儿。”王顺忍着恨,阴阳怪气的说道。

“这黑灯瞎火的你给本宫把月亮叫出来看看?”青衣冷笑睨着他,“好一个狗奴才,胆敢家传皇后口谕来本宫殿内行凶!”

王顺悚然一惊,赏月只是个借口,把她传过去训话才是真。这在宫里这些话压根不用说透,是人都能明白。青衣倒打一耙给他盖上一个行凶的罪名,王顺可没那胆子去扛。

“长公主,你莫要开玩笑,奴才何曾……”

“小桃儿。”青衣声音一扬。

桃香麻溜站了起来,“奴婢在。”

“记得是哪些人打了你吗?”

桃香啄米似的点头,小脸上满是凶狠。

“很好。”青衣视线从她脸上移开后,唰的冷了下去:“给本宫打,敢还手就往死里打!”

末了她还加了句:“打死了,本宫担着。”

“长公主你——”王顺大惊。

“掌嘴。”

桃香跨步过去就是一巴掌甩他脸上。

青衣伸出手指头摇了摇,“没让你开口,就把嘴闭上。”

王顺捂着脸,敢怒不敢言的瞪着她,几次想把杜皇后搬出来,但一对上青衣那双冰冷的美目,寒意就冲上头顶。

这种感觉,就和他面对萧绝时是一样的。

敢废话半个字,便是身首异处的结果。

王顺忽然想到刘嬷嬷,那天她也是来了千秋殿回去后就得了癔症乱说胡话。王顺还记得去料理她时,刘嬷嬷那疯癫渗人的模样,哪里是什么癔症更像是中了邪!

加上与她同去的那些宫人回去后都成了那模样……

王顺浑身发毛,只觉面前的青衣整个人都冒着鬼气。

那些宫人见王顺都哑气,顿没了主心骨。桃香过去左右开弓,打的一众狗腿子哇哇乱叫。

这么大动静,自然也惊动了千秋殿的其他宫人。他们远远看着甚至不敢靠过来,全都被青衣霸气侧漏的行为给吓得说不出话来。

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长公主吗?

忽然,青衣侧眸朝他们看来。

这些人浑身一颤,全打了个激灵。

“光一个人打多没意思,你们过来,轮流替本宫掌嘴。”

千秋殿的宫人快吓疯了,王顺等人可都是翊坤宫皇后身边的人啊,他们要是动了手不就是彻底开罪了皇后?以后还有活路?!

可若是不动手……

千秋殿众人看着青衣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汗毛全都炸开了。

多活一晚是一晚,总好过立马去死!

片刻后,此起彼伏的巴掌声混杂着惨叫在千秋殿上空盘旋不断。

“楚青衣!”密集的脚步声从外传来。

楚子钰带人急急赶到,**眼球的一幕撞入视野让他脑子都懵了一下,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殿门上的匾额,确认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儿。

这……他、他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