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瑜婉夜逍遥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邪王狂宠,医妃毒娘子小说试读

《邪王狂宠,医妃毒娘子》小说简介

《邪王狂宠,医妃毒娘子》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优质小说,该小说主要描写了夏瑜婉夜逍遥之间的故事,这是一本别具一格穿越架空小说,主要讲述了:穿越前她是王者,穿越后变成草包?姐有神奇在手,天下我有。斗极品,打小人,宠美男,逆袭人生手到擒来!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还算数么?王爷……做不到的承诺,免开尊口。且看草包大小姐夏瑜婉逆袭人生!…

《邪王狂宠,医妃毒娘子》 第七章 女大不中留 免费试读

第七章女大不中留

“夏瑜欣,这么多人看着呢,那豹子在我手上可是活着的,而且我也没有想要真的杀了那豹子,不过是帮着它松松筋骨罢了,谁知道你却一鞭子打死了,你这是有多恨张家小姐啊!

张家小姐召唤雷霆豹都是因为你,你如此做,怎么对的起人家啊?现在人家的契约兽死了,你打算怎么赔给人家?”夏瑜婉火上浇油道。

“她自己召唤出来的契约兽和你打,是你将那豹子打成重伤一命呜呼的,和我有什么关系?”那可是契约兽,她要拿什么来陪?

“欣儿……你,你说什么?”张茹本就反噬不轻,身体虚弱,听到这话更加不敢相信,“我是为了你……”

夏瑜欣听到这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赶紧抓着张茹的手,“不,张茹,不是这样的,我们是好姐妹……”

“既然是好姐妹,那你将你的契约兽召唤出来杀了,我和你就还是好姐妹。”张茹冷声道,这么多年为了她,自己做了多少事情?带头来自己换来了什么?呵呵,当真是讽刺。

夏瑜欣面色调色板一样难看,“张茹,我……你这不是为难我么?”

契约兽只有一只,死了就不会再有,朋友没有了还可以再交,尽管张茹这张牌扔了有些可惜,但是她决不能做这么蠢的事情。

张茹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厉声道,“夏瑜欣,从今天开始,我张茹和你势不两立,此事决不罢休!”

张茹走了,张家夏家从此友人变仇人。

周围的世家小姐世家公子,看到这一幕也是唏嘘不已,全都觉得这个夏瑜欣当真虚伪的很,在张茹走了之后,也都用各种借口离开。

“小丫头,有意思!”虚无缥缈的声音在夏瑜婉耳边响起,瞬间消失,宛若幻听。

夏瑜婉皱眉看向四周,什么都没有。

夏瑜欣环顾四周,怒击攻心,一口鲜血吐出来,心口如针扎一般疼!

夏瑜婉扬眉道,“怎么样?针扎的味道是不是很舒服?”

什么意思?“是你,是你下的毒?”夏瑜欣瞪大双眼看着夏瑜婉,单手按着心口位置,忍着疼。

夏瑜婉笑道,“我可是废物呢,草包一个,草药都不认识,怎么下毒?你可不要冤枉我。

本姑娘还有事情,就先走了,你好好享受哦!”气死人不偿命夏瑜婉转身离开。

“夏瑜婉……噗……”夏瑜欣想要将人留下,奈何有心无力。

傍晚时分微风拂过面颊,清爽。

夏瑜婉在老爷子的院子门前停下脚步,皱眉转身,“出来吧,跟到现在了,你不累我都累了。”

“怎么?你想本王了?”门口假山后面出现一抹修长挺拔的人影,硬朗帅气的面容,五官精致,菱角分明,肌肤细腻如白玉,比之女人还要完美,借着夕阳之光,宛若神祇。

夏瑜婉朝着那人看去,只见那人竟然拥有这时间最完美的容颜,饶是见多了帅哥,依然被迷住,不过那双眼睛,怎么看着有些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女人,你这是多想本王,竟如此移不开眼睛?”调侃的声音,温润如玉。

这声音也熟悉,这人是谁?夏瑜婉没想出来这人是谁,倒是想起了那只豹子,“那只豹子是你弄死的?”

她是打算弄死那头豹子,毕竟张茹可是夏瑜欣的好朋友呢,正所谓敌人的朋友,必是敌人,不过那头豹子确实是厉害,现在的她还不是对手,按理说是要感谢面前这个男人,可是这人看着虽然帅,怎么却有些欠揍呢?

夜逍遥淡淡点头,走到夏瑜婉面前手中拿着的手镯带在夏瑜婉的手腕上,脑海中浮现出那天晚上的情景,“你只能本王欺负。”

什么意思?那只豹子欺负她了,所以他才弄死的是么?“夏瑜欣也欺负我了。”

“嗯,你有能力解决。”夜逍遥意味深长,别以为她下毒他没有看见。

夏瑜婉……

手腕冰冰凉凉的,带上这东西感觉身子很舒爽,好像有什么力量正在修复着这具受损的身体,但是面前的人是谁?来历不明的定西,来路不明的人,肯定有诈。

“你到底是谁?究竟有何企图?”夏瑜婉皱眉道,一边说一边摘手镯,却摘不下来,且越摘越紧。

夜逍遥挑眉,目光朝着夏瑜婉的胸.前看了看,“企图?太平了……没兴趣。”

夏瑜婉……“变.态”这小身板确实是太单薄了,别说别人不感兴趣,就连她自己都看不下去。

“伶牙俐齿。”夜逍遥挑眉道。

“还要给你留面子?将这个东西弄下来。”这手镯是好东西,还真有些舍不得呢。

“小丫头,这是定亲信物。”夜逍遥笑道。

这话将夏瑜婉雷得外焦里嫩,定亲信物?定什么亲?有病么?不对,定亲?“你是太子?”

“不是!!”夜逍遥皱眉。

“王爷,婉儿,怎么样?你们没事吧?”

老爷子的出现,打断了夏瑜婉的问题,听这话,爷爷和面前这个人好像很熟悉。

“爷爷,你认识他?”夏瑜婉狐疑的问道。

老爷子看看李逍遥,而后回到,“这位是逍遥王爷!”

李逍遥淡笑,“老爷子,小丫头借我一用。”

借他一用?夏瑜婉不服气的瞪着李逍遥,当她是什么?东西么?还能借?

还不等老爷子说什么,也不等夏瑜婉反应过来,李逍遥单手揽着夏瑜婉的腰,直冲天际,转眼消失不见。

“哎,女大不中留啊……”

崔氏屋子里,夏瑜欣正在控诉,“娘,那个小人今天又打了女儿,还让女儿丢了大脸,就连张茹都因为她和女儿决裂,娘,女儿该怎么办?”

崔氏皱眉,“今天的事情你怎么没有按着娘教你的去做?你如果听话,现在那个小人已经万劫不复,怎么还可能跟你作对?”

“娘,事情已经发生了,您还是赶紧想个办法出来,总不能让那个小人仗着老爷子疼着这样欺负女儿?”

崔氏看着女儿身上满是鲜血的样子,也不忍心多加责备,叹息一声说道,“你先回去休息,这件事情娘亲自处理,一定会给你讨回公道,让那个小人死无葬身之地。”

“娘,那个小人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出手狠辣,娘要怎么对付她?”

“你爹傍晚归家,到时候你就在你爹面前站着,娘就不相信你爹会无动于衷,到时候自然有她受的。”崔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