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义山叶南星做主角的小说 陈义山叶南星做主角的小说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小说简介

陈义山叶南星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这是一本别具一格玄幻科幻小说,是作者御风楼主人的倾心之作,主要讲述了: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祖宗显灵,求来一个高冷仙女出手相救,没成想,仙女束手无策脾气还大,掳走陈义山暴打一顿,扔进山洞里让他面壁自悟。自悟那是不可能的,陈义山恼怒之下一拳打碎圣地的老祖像,结果,悟了从此,麻衣胜雪,乌钵如月,陈义山为救人救己而游历世间,妖冶的蛇女,狡诈的兔精,倨傲的仙人,弱小的神祇修为不够,嘴遁来凑,衣结百衲,道祖竟成!…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 第十三章 老鳖成精 免费试读

陈义山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再看看如痴如醉的叶南星,暗暗咂舌:我这一招对付云梦派,可以说是神乎其技,大小通吃啊!

而且,似乎当师父的,更有弹性……

雨晴也惊呆了。

如果说自己被袭击的那一抓,是陈义山误打误撞弄出来的,可师父呢?

“叶大妞,现在立刻对我赔礼道歉,以前的事情可以——嗯?”陈义山正准备上前也卸掉叶南星的飞剑,却不料叶南星身子一晃,又站直了,而且反手就抽出了剑。

“你还能动?”陈义山吃了一惊,急往后退。

叶南星确实恢复正常了。

她的弱点跟雨晴一样,环跳穴被袭击,确实会灵气阻塞,浑身瘫软,近乎处于任人宰割的地步,可她的修为毕竟要比雨晴高出两个段位来,同样的攻击,雨晴承受之后,会瘫软一刻钟,而叶南星承受之后,顷刻间就能恢复。

说到底,还是陈义山的修为太低,还难以对叶南星形成有效攻击。

“唰!”

叶南星挥手凌空一划,如虹般的剑气闪过,“轰”的一声响,在陈义山脚下的山道上立时被劈开了一条三尺多长的深沟!

陈义山从小练剑,剑术在武士之中也算是拔尖的,可仍旧无法激荡出剑气,更不用说手一挥,立时能在山石铺就的山道上劈出一道如此宽阔深刻的沟壑来。

若非亲眼可见,简直无法相信!

这条沟,就像是横亘在凡人武士与修仙者之间无法逾越的天堑鸿沟一样!

陈义山心惊肉跳,脸色煞白。

他以慧眼虽然能看出叶南星剑法上的诸多破绽,可是以他眼下的修为,根本无法去破,连接近都接近不了对方。

就好比你告诉一个三岁小儿,说那个壮汉的弱点在裆部,三岁小儿也无法破防一样。

“说,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叶南星含羞带怒的喝道:“怎么躲开我的攻击,又怎么抓到我,我那里的!”

陈义山沉吟着,本想找个说法糊弄过去,可叶南星又已经准备挥剑了,陈义山连忙说道:“我能看出你仙法的破绽,自然知道怎么躲开你的攻击,至于抓你的环跳穴,是因为我知道那是你的弱点。”

“你知道环跳穴是我的弱点?”叶南星根本不信。

在她看来,陈义山明明是一点灵气都没有的凡夫俗子,怎么可能看穿自己的仙法破绽所在?

她不知道的是,陈义山已经不是凡夫俗子了,而且仅有的通脉阶段修为,也被那身麻衣长袍遮掩住了。

不要说是她叶南星了,即便是再来一个修为更高阶的修仙者,也绝看**陈义山的底细,只会把陈义山当成是个凡夫俗子来对待。

“我不但知道环跳穴是你的弱点,也知道那是刘雨晴的弱点。我还知道,你们的膻中穴就是你们的死门!”陈义山索性豁出去了,大声说道:“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杀你们两个易如反掌!”

叶南星瞬间头皮发麻,脸色煞白,她难以置信的看着陈义山,良久才喃喃问道:“这些事情,你,你都是听谁说的?”

云梦派仙法的弱点,历来只有掌门仙师才知道,绝不可能外传,陈义山却知道的这么清楚,简直可怖!

雨晴也悚然的看着陈义山,从师父的神态来看,她已知道陈义山说的没有错,进而也能说明陈义山之前抓她臀部根本不是耍流氓,也不是莫名其妙凑巧抓住的,而是,人家就是冲着你的弱点来的!

一把抓下去,灵气阻塞,浑身瘫软如泥,就这样,还不是致命的,致命的死门在膻中穴!

人家没有袭胸,还真的是,手下留情了……

“用人说吗?我能看的出来。”陈义山冲着叶南星冷笑道:“到现在你还没明白?我悟了老祖洞的七字仙旨,修为已经远胜于你!我体内的妖气,你无可奈何,却被我自己给祛除了,不然,我如何能安安稳稳的走出老祖洞来,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

“不可能!”叶南星尖叫了起来:“你一个凡夫俗子,一个**的武士,怎么可能悟出老祖仙旨里的奥义!?”

“石壁上明明白白写着,劈破旁门见明月,所谓旁门,其实就是老祖像和仙旨所在的石壁,老祖像和仙旨都是障眼法,只要眼中无障,就能劈破旁门。至于**,呵呵,当年江夏郡的叶大妞,可能比我这个出自名门的武士更**!”

“你胡说!劈破旁门见明月,这是一道蕴含无限奥义的仙旨,怎么可能只是让你劈破石壁!?”

“那是劈破什么?”

“劈破旁门!旁门,旁门代表的可能是心障,也可能是欲望,也可能是七情,总之,绝不可能是石壁!”

“不,旁门就真的只是一道门,一道你不忍心劈破的门,一道你误以为是至宝的石壁而已。你看不破,我看破了!不管你愿不愿意相信,我陈义山,现如今已经是希夷老祖的衣钵传人!”

“你,你胡说八道!你到现在还仍旧只是个没有半点灵气的凡夫俗子,你怎么可能是老祖的传人?!**,贼小子,毁我圣地,还胡言乱语,我要是不把你碎尸万段,便不姓叶!”

叶南星浑身发抖,在破口大骂中,带着不甘,带着屈辱,带着难以置信又恐慌的复杂情绪,她杀心暴起!

“你不要逼我!”陈义山眼见叶南星发狂,心想也只有拿出乌月钵保命了。

“砰!”

就在叶南星动手,陈义山情急之下准备拿出乌月钵保命的时候,半空中陡然升腾起一道巨影,接近着又骤然坠落,砸在众人跟前。

三人都吃惊不小,纷纷往后散开,定睛看时,竟是个巨大的青石磨盘?!

不对!

陈义山慧眼如炬,当即看出,那是个活物!

是个,大鳖!

“云梦泽中老鳖,原本沉沦云梦泽底,不见天日。后来,希夷老祖在此山悟道,下云梦泽沐浴发肤,受此鳖哀求,便将其带出云梦泽,留之于金顶天池。寿数已八百一十七年,早生灵性,血食修仙者而又开一窍,可口吐人言,已入妖道……”

慧眼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陈义山心中既喜且惊,喜的是,慧眼不但能看破人的底细,还能看破妖的底细,厉害如斯!

以后天下之大,还有什么事情能瞒过自己的这一双眼?

惊的是,这老鳖来历不凡,曾经是希夷老祖从云梦泽里带上来的,现如今却成了妖怪,而且它还居然血食修仙者……

“老鳖!?”

此时,连叶南星也看了出来,这不是什么石盘,而是那只消失的老鳖。

只是,天池中的老鳖似乎没有眼前这么大啊。

而且,它突然从天而降,闹什么鬼?

难道是被水月逮住了,从金顶上扔下来的?

也不知道摔死了没有?

“嘿嘿……找你们了好久,原来在这里啊。”

一阵刺耳的阴沉笑声突然传来,难听至极,激的陈义山、叶南星、雨晴都头发发麻。

叶南星、雨晴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陈义山。

你特么浪笑什么?!

“是它笑的!”陈义山看得出那一对师徒误会自己,便伸手指了指老鳖。

“它笑?你怎么不说它还会说话呢!”雨晴啐道。

“雨晴小姑娘,确实是我在说话。”老鳖的脑袋缓缓从壳中钻了出来,一双通红的血眼,闪烁着幽幽的光芒,如刀一样,刺在了雨晴的身上。

它贪婪的舔了舔舌头。

“啊!?”

雨晴惊呼一声:“你,你怎么会说话了?!”

“多亏了你啊,如果不是你伤了水月,水月也不会想出要吃我以补他修为的蠢法子。”

“水月?”叶南星从惊愕中恢复镇定,抽剑在手,森然问道:“老鳖,水月的失踪与你有关?!”

“他要吃我,却因为受了雨晴的剑伤,仙力锐减,反过来被我吃了他,嘿嘿!只能算是活该。”

听见这话,雨晴惊得魂飞胆丧:“我师弟他,被,被你给吃了?”

“先吸血,后吃肉,连带骨头都嚼了,一点都不剩!我可是消化了一夜啊……”

“呕!”

雨晴面无人色的冲到一旁干呕了起来。

陈义山也恶心的想吐,但可惜胃里没什么东西,再看老鳖的时候,他已经觉得是毛骨悚然了。

水月那个童子,虽然可恶,但,但好歹是活生生的人,落这么个下场,也太惨了。

“吃掉我的弟子,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叶南星脸色也难看的吓人,持剑的手微微颤抖。

“我当然知道。”老鳖阴测测的笑道:“吃掉一个修仙者的血食,后果十分的奇妙!我默默修炼了这么多年,都没能开窍,虽然平时能听得懂你们说话,却无法口吐人言,直到我吃了水月之后,才发现自己,开窍了,居然能说话了!所以,我又来寻你们了。嘿!修仙,修仙,你们能修,我自然也能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