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狂宠,医妃毒娘子》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夏瑜婉夜逍遥小说全文

《邪王狂宠,医妃毒娘子》小说简介

主角是夏瑜婉夜逍遥的书名叫《邪王狂宠,医妃毒娘子》,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饼子陶所编写的穿越架空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穿越前她是王者,穿越后变成草包?姐有神奇在手,天下我有。斗极品,打小人,宠美男,逆袭人生手到擒来!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还算数么?王爷……做不到的承诺,免开尊口。且看草包大小姐夏瑜婉逆袭人生!…

《邪王狂宠,医妃毒娘子》 第13章 本王的女人 免费试读

第13章本王的女人

夏家主皱眉,“你们两个不去招惹婉儿,哪有这些事情?婉儿娘亲的那个院子你不将其收拾出来还给婉儿,婉儿自己动手有什么错?”

崔氏闻言,哭的更加伤心,“老爷,我们没有去找麻烦,是那个小**将欣儿的魔兽全都杀了靠来吃掉,那可是欣儿的脸面啊!”崔氏一边说一边将夏瑜欣袖口拉开,那里有今天夜逍遥打出来的伤口,如今全都安在夏瑜婉身上好了。

夏家主虽然不悦崔氏母女两人去找夏瑜婉的麻烦,但是见到夏瑜欣身上那些狰狞的伤口,还是倒吸一口冷气,“那丫头太不像话了。”

“老爷,不只是手臂上,就连身上也全都是伤口,欣儿怕你担心难过,还不让我告诉你,老爷你说,欣儿这样贴心的女儿,为什么要忍受那些痛苦?那小**仗着老爷子疼爱,都不将你这个亲生父亲放在眼中了,如果在放任下去,恐怕就要和她娘一样做出那种叛逆之事,到时候,老爷,我们夏家的脸面可怎么办?老爷你的脸上也没有光彩啊。”

正所谓打人打脸,骂人揭短,夏瑜婉亲娘就是夏家主的一块心病,也是他一辈子的耻辱,用那件事情**,一定能成。

“那个死丫头在哪里?”夏家主怒道。

夏瑜欣从床上慢慢起身,情真意切恳求道,“爹,大姐不是有意的,爹不要生气,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吧,我们毕竟是同父所生的亲生姐妹,做妹妹的被打两下,没什么的。”

这是崔氏之前交给她的,适当的时候装柔弱,才能虏获一个男人的心,不管这男人是的父亲,是兄弟,还是其他男人。

果然,夏家主见到夏瑜欣伤成这样,还在为夏瑜婉开脱,心疼起来,“你是本家主疼在手心十几年的女儿,夏瑜婉算个什么东西?也敢伤了我的宝贝女儿?”

“来人呐,来人,去将那个死丫头带过来,本家主要好好收拾收拾她,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友爱。”

门口守着的小斯赶紧去找人,却不承想,在门口遇上了夏瑜婉,“大小姐,家主请你进去。”

夏瑜婉双手环胸打量着崔氏的院子,当真奢华的很,并且这里面很多东西都是原主她娘的,还是要带回去的好。

刚刚里面夏家主的声音她全都听到,一字不差,想想还真是有意思的很,同样都是女儿,差别还真是大呢。

这个院子,如果可以,她当真不想进去,奈何炼丹房的钥匙在他手中,总不能让他爷爷来要钥匙看脸色,还是她过来的好,毕竟夏家主于她现在而言,可没有什么关系,也不怕撕破脸皮。

刚刚走进院子,就听到屋子里面夏家主的声音传来,“孽障,还不快和你妹妹道歉?”

“道歉啊?不可能的,我又么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道歉?如果要道歉,也是她给我道歉才对。”夏瑜婉声音平淡,目光犀利如刀一般看着冲出来的夏家主说道。

平静的声音,气场强大,竟让夏家主愕然,此时站在他面前这个,哪里还是当初那个废物草包?如今的夏瑜婉明显换了一个人,或者说是换了一个性子。

夏家主怒瞪一双眼,他是做人家老子的人,怎么可能会让一个丫头镇住?“放肆,你没做错?你将你妹妹打成这样,如今满身伤痕,你竟然说你没错?”

夏瑜婉挑眉,“打人的是逍遥王爷,而且我身上的伤痕恐怕比之她有过之无不及,你既然说是爹,那请问你可有为我主持过公道?既然没有,就别再废话,将炼丹室钥匙叫出来,爷爷要用。”

夏家主听到这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说谁打的?逍遥王爷“你说谁?逍遥王爷?夜逍遥?”

夏瑜婉不想再说话了,这地方实在太压抑,只想赶紧拿到钥匙走人,“爷爷等着呢,钥匙给我。”

崔氏见到夏家主不说话,眉头微拧,回头看着夏瑜欣点头,只见夏瑜欣泪水两行,开口说道,“爹,不是大姐的关系,是我没用,被打就被打了,只要姐姐开心就好,我修养几天就行了,千万不要让姐姐在拿逍遥王爷做借口了,爹,大姐是太子的未婚妻,今天大姐的话如果被有心人听到,我们夏家担待不了的,不要因为女……咳咳!”

夏瑜欣好像在替夏瑜婉开脱,实则火上浇油。

果不其然,夏家主冷了脸色,朝着夏瑜婉打去一掌,“不孝之女,残害姐妹不知悔改,竟然拿逍遥王爷做挡箭牌,还妄想要炼丹室钥匙?当真心大。”

夏瑜婉毕竟刚刚开始修炼,就算是速度惊人,却依旧不是夏家主的对手,这一拳打在身上,如山一般重击,当真承受不起。

噗……夏瑜婉一口鲜血吐出来,双眼寒冰如刀一般,本想反抗,奈何身力气如泄气的气球一般,就这样跪倒在地上。

“来人,将其关进密室。”

“本王看谁敢。”

强者威压带着浓重杀气朝着在场所有人涌去,饶是夏家主也挡不住的后退几步,崔氏更是一口鲜血吐出来,夏瑜欣直接晕了过去。

夜逍遥步伐沉稳,满身冷走进房间,一把将夏瑜婉抱起来,冷声道,“本王的女人,你们也敢动?当真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