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黎曼心陆昭函的小说免费阅读 黎曼心陆昭函是哪本小说主角

《最是深情留不住》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最是深情留不住》由织筘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黎曼心陆昭函,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真是服了黎静华这女人了,到了医院从警察口中了解到,她是被男朋友打伤的。什么男朋友,不过就是傍大款而已,这次倒霉遇到变态了。男方有钱有势,黎静华不愿告也不想告,见我来了只知道哭。等一切处理完毕警察离开…

《最是深情留不住》 第10章 你只当我是筹码 免费试读

我真是服了黎静华这女人了,到了医院从警察口中了解到,她是被男朋友打伤的。

什么男朋友,不过就是傍大款而已,这次倒霉遇到变态了。

男方有钱有势,黎静华不愿告也不想告,见我来了只知道哭。

等一切处理完毕警察离开后,黎静华朝我身后看去,“陆少呢?”

都这个时候她还想着这些,我没好气道:“我们已经离婚了。”

接到电话,我都没管陆昭函,直接打车就来了。

黎静华被揍得鼻青脸肿,不顾疼痛地朝我喊道,“怎么可能!你怎么能答应离婚,那他给你分手费没有?!”

最后一句才是她关心的,我真是无话可说,转身就要走。

“你站住!黎曼心,我可是你妈!亲妈!”黎静华哭得极大声,引得走廊的医护人员纷纷朝我们看来。

我关上门,站在原地冷眼瞧她,“闹够没?”

黎静华抹着泪,开始向我大倒苦水,“没够!要不是因为你不借钱给我,我至于这样嘛。那些人变着法折磨我,逼迫我还钱,我实在没办法了,才找了这个男人,可我哪里知道他这样啊。”

“呜呜呜,黎曼心,你才是最狠心的,我可是你亲妈,跟你借五百万怎么了?我又没说不还,你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我被她说得来气,端了把椅子用力放在她床边一坐,“既然你硬要跟我掰扯,那今天就好好说说。”

“从我懂事起,我就跟着你遭受别人的白眼和辱骂。可你呢?董家不认你,你就忙着找别的男人,一走就是失联好多天。我问阿姨,问得最多的就是‘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你不在,没人陪我玩,我只能站在窗户边看着对面幼儿园的小朋友们玩耍,看着他们被自己的爸妈接送回家,我特别的羡慕。我问过你爸爸的事,你总是生气地骂我没用,其实你心里也觉得难以启齿,不是吗?”

“我没有,我不是。”黎静华羞愧地捧着脸低下了头。

“8岁!我永远都记得那天,那是我最开心也是最伤心的一天。当你说带我去游乐园玩,我做梦都在笑,你从来没对我好过,但这件事愣是让我觉得‘我的妈妈还是爱我的’。我玩得很开心,你一直陪着我,以至于我忘记了你到底是个什么人。”

“为了不让我缠着你,在我的饮料瓶里加了安眠药,还特意选择监控不到的地方将我放在孤儿院附近。你就没想过,要是没人注意到我,会是个什么结果,或者在你来看,我死了最好。你生我,只是把我当做筹码。”

“不过我也该感谢你,感谢你不养之恩,才让我没有变成你这样。陈院长很好,她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母爱。”

“不是!曼心,你听妈妈说,妈妈当时那么做是有苦衷的。我一个人根本就不能养活你,董金言他什么都没给我,我想着给你找个新爸爸,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过上好日子。”

对于她毫无逻辑的狡辩我已麻木,起身朝病房门口走去,“黎静华,就算你生的是个儿子,董金言也不会娶你。”

“曼心,你别走——”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我沉重的呼出一口气。

“谈完了?”

陆昭函突然出声吓得我一个激灵,他正在刷手机,看样子是在等我。

我不想让黎静华发现他来了,赶忙推着他离开了这里,等出了医院大门才问道:“你怎么来了?”

陆昭函简简单单地回了我两个字:“无聊。”

我是理解不了他的脑回路,只挥手道:“你要是没什么其他事,我就走了。”

“黎静华欠了人七百万。”

“七百万?不是五百万吗?”

“借的高利贷。”

我忍不住暗骂一声,“那又如何,那是她的债,跟我没有关系。”

“黎静华无力偿还,这笔债最终会落到你头上。”

“有病啊,签字欠债的是她,凭什么最后要来找我。”

陆昭函双手插着兜,一半的面容隐于夜色之下,“就凭你现在是陆少太太。”

“呵。”我轻笑道,“我知道了,怕我拖累你们陆家,想离婚是吗?好啊,你替我帮黎静华还了钱,我就签字。反正对于你陆少来说几百万就跟几块钱的零花一样。”

陆昭函沉默不语,眼里的情绪让我看不明白,懒得跟他耗着,转身打车回了家。

反正我是把话撂那儿了,他要跟我离婚那就替黎静华还债,我是不会帮她的,要钱了就知道是我妈了,早干嘛去了。

夜里失眠到天亮,心里始终有股压抑的情绪无法宣泄,我跟林哥请了假,坐车回到了孤儿院。

陈院长正在院里跟孩子们玩耍,在看我的时候冲我微微一笑,那一刻我再也控制不住低头哭了起来,冲上去抱着她喊了声‘陈妈妈’。

只有在陈院长的怀里,我才会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显露出来。

孩子们很懂事地散开去别处玩耍,独留我和陈院长在原地。她只是默默地抱着我,轻抚我的背,给予我温暖,等到我哭够了,才柔声道:“好些了吗?”

我擦着眼泪,哭得有些厉害,嗓子哑得不能说话,只点了点头。

陈院长带着我去了她的房间,亲切地为我倒了杯水,等我情绪完全缓和之后再问道:“可以跟我说说到底怎么了吗?”

我以前遇到不开心或者难过的事,会跟陈院长倾诉一番,她从不抱怨,只会鼓励我,给我加油打气,教我如何去面对问题。

渐渐地我变得不再是个遇事就爱哭、爱诉苦的人,我学会了坚强,只有再无法承受的时候才会在陈院长这里寻找一丝安慰。

只是这次的事,我实在不想说,只道:“没什么,就是被欺负了,哭了就好了。”

陈院长又递给我几张纸巾,她总是带着温和的笑意,“好,不想说就不说,累了就在这里住几天吧。对了,之前你打的钱,我和孩子们很感谢,多亏这笔钱将院里翻修一番,剩下的也给孩子们买了新的书籍和日常用度。”

孤儿院设施陈旧老化,陆昭函的那笔钱用在这上面已经足够了,这样小朋友们的生活环境也会好很多。

“曼心,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下,前几日,董家派了人来询问你的事。”

小说《最是深情留不住》 第10章 你只当我是筹码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