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负债总裁老公》无弹窗阅读 任天真叶尘小说已完结

《我的负债总裁老公》小说简介

《我的负债总裁老公》是作者舞凌盟主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我的负债总裁老公》精彩节选:捡到的失忆大帅哥,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学东西快,吃得还多,女主微薄的画漫画工资迟早要被吃垮,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他恢复记忆,这期间,却如过山车一样刺激…

《我的负债总裁老公》 第2章 我要住下来 免费试读

家里蹲死宅推理漫画家任天真小姐。

日常工作是,发夹夹起长长的刘海,在昏暗的房间内打开电脑,拿起笔触,慢慢描绘起脑海中的画面……

现在她暴躁得只想掀桌,画个锤子!

她外面的客厅里现在躺着一个看起来有一米八的大高个大帅哥!

把人拖上来之后,她秉承着此人可能是坏人的想法,用之前网购来的药箱子给他做了紧急的止血和包扎。

他背后的伤口看起来是被尖锐的东西刮到了,幸好不是枪伤,否则她干不来取子弹这种事。

作为推理漫画家,虽然她很想看看伤是怎么样的,但总觉得想法太残忍了,要是子弹打在后背中间,这人早没命了。

处理完后,把他的手用尼龙绳捆了起来,以确定他醒来后不会爆发。

剪开他的衣服才发现,这人一身的腱子肉和颀长的马甲线,不止帅还man。

任天真根据网上学的一些知识,猜测他应该是喜欢健身或者游泳之类的,手指纤长皮肤白皙,家里应该不会穷。

暂时推测了出这些,任天真准备了水和一些面包扔在客厅的桌上,躲进了房间。

实在太在意了画画也没心思,外面突然有了响动,估摸着是醒了,大门她也没用钥匙锁上,他要走随时能走。

“哐啷啷”几声剧烈响动后,天真实在无法容忍了,打开门缝偷看。

沙发上人不见了,厨房好像也没有,面包没了,水没了……刚才的声音是墙上的挂饰掉下摔碎了。

“喂……”

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突然从门的盲区探出头,明眸俊脸徒然暴露在天真的面前!

天真立马反应关门,却被他一把拽住把手,膝盖抵进门缝,强劲的力道让每天宅在家里的软妹天真束手无策!

他冲破房门,用力过度往前倾倒,天真吓得往后直退,猝不及防被男人狠狠压在了身下。

房间里窗帘紧闭,只有电脑屏幕发着光。

他突然倒下,觉得背疼、脑子疼、膝盖疼,以至于喘息声越来越清晰。

他身上缠着绷带,温热的气息吐在天真耳畔,只穿着一条裤子,在太真眼底简直……**万分!

任天真红着脸狠狠捶了他胸膛几拳,找出空隙快速钻出去,坐在地上,拿着水果刀和一个瓶子,舌头打结道:“你你你……快出……出去,我有刀的啊,我还有防狼狼……喷雾!你敢动我一下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他视线总是模糊不清,脑子里刺痛,眼前的女人扎高刘海露着洁白的大额头,哆哆嗦嗦的样子好滑稽……

“这里……”他往后退了一步,眉头紧蹙按住脑袋,“是哪里?我是谁……”

“啊?”天真哆嗦的弧度小了点。

他道:“你认识我吗?”

天真噎着口水,反问:“你……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他摇摇头,“我好像叫……叶尘。”

天真放下匕首,内心五味陈杂:我的天,上辈子她是积了什么德,竟然让她遇上了失忆桥段!

她能借着势头立马画出三千……哦不三百张画,把他带回家,还是有点点用途的。

他艰难爬起,环视一眼四周,顺手打开了房间灯,才看清不大不小的房间里塞满了东西,不算乱,但东西很奇怪。

鬼的面具,牛的头骨,丑陋的连体衣还有钢丝圈等……地上铺了柔软的垫子,好几个丑陋的布娃娃,还有骷髅木偶……

“你还能想起什么?”天真从地上爬起来。

叶尘垂下头,脑子一团乱,断断续续好像有几个画面,但详细的想不起来,一想就头疼。

“你先别想了……”天真见他无害,把他推到外面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道:“这么多年的生活习惯应该不会忘。”

叶尘接过水杯,低声道:“为什么帮我?”

“你怎么知道是我帮你?不是什么都忘了?”天真说话的时候,搬着小板凳坐得老远,保持警惕。

“这里是你的住所,我最后看到的画面是……”

叶尘看到一个女孩,蹲在旁边和他说话,样子好像很担心。

“我实话跟你说,你倒在我家楼下,我不得已才把你拖上来,而且你可能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孩子,但是不排除已经破产了正被黑涩会追债。”

天真说着把小板凳又往后移了移,隐瞒了自己的私心,难道要实话说他很有漫画男主的脸,自己看着挺有灵感的?不,但事实上来后她就紧张得一张画没画出来。

“你身上没有证件,没有钱包,连手机也没有,我真的没偷偷拿走骗你,全身上下只有一条非常中二的项链……”

“项链!”说到这里,叶尘一摸空荡荡的脖子,猛地站起身,牵动伤口又疼得摔回沙发。

天真走到玄关放钥匙的地方,她解释道:“我把你拖上来的时候,掉在楼梯里,上来后顺手就放这里了。”

项链是一颗鹌鹑蛋大小的湛蓝色椭圆宝石,底座有很奇妙的纹理。

色泽很亮,当初天真能在楼上一眼锁定他的位置就是因为这如星光般的流光溢彩吧。

挺硬的,掉下好几层阶梯,一点刮痕都没有。

叶尘接过这块沉重的项链,握在手心,一脸的坚韧,虽然想不起来是什么,但刚才自己的条件反射现象,说明很重要。

天真猜想会不会是价值连城的宝石?能买下一栋大楼的那种?

“谢谢,好像是很重要的东西……”叶尘道了谢,看向远处的天真。

天真随着板凳已经移到很角落的地方。

“你很怕我?”叶尘问道。

天真又拿起水果刀,解释:“我和你非亲非故,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当然怕你,你没什么事的话,自己去警局求帮忙,我给你画个地图,走上两小时应该能到,不想走的话我可以提供两块钱……”

“你也说了,我家可能破产,我正在被黑涩会追杀……”

“我那是猜测!”

“为什么会这么猜测?”

“我看见……”天真迟疑了下。

她还是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了他,看到他被追,没告诉自己指了一个错误的方向救下他。

“我要住在这里。”

“嗯随你……”天真反应缓慢,应完才惊讶地跳起来,“别开玩笑了!”

叶尘双手交叉,放在腿上,微微弯着腰,语气沉稳,气质尽显:“直到我恢复记忆,期间我不会打扰你。”

“可这……是我的家,我也没钱养……”养帅哥……

“我可以给你打欠条,只要我不死,就一定会还你。”

“我……”

天真迟疑期间,叶尘不知何时已靠近,那压迫的微妙感觉,让天真连忙摆手道:“行行行,你别靠近我!”

叶尘嘴角微勾,坐回了沙发。

“想住下来,可以,没问题,”天真正了正色道,“但是我有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