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女配也在秀演技》晋长盈晋沅君傅濯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今天的女配也在秀演技》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晋长盈晋沅君傅濯的书名叫《今天的女配也在秀演技》,它的作者是烟火未尽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晋长盈穿进一本书里,成为死了三个未婚夫婿的望门寡女配。不过无所谓。作为太平盛世的高门贵女,母族皇亲国戚,将军老爹宠爱如命。按照系统提示,送走身为女主的妹妹嫁进越王府,她就任务完成,到时候广纳裙下之臣,左拥右抱,愉快终老……怎么想都是人生圆满。系统表示:不,你不想。你妹妹将来是权倾天下的女子,不把她送上人生巅峰,你想干啥都是梦里都有。晋长盈……

《今天的女配也在秀演技》 第七章 发家致富 免费试读

“……你好无情。”

晋长盈捂着胸口,四仰八叉地躺在铺就的长席上。

在帝都,要想和贵人们搭上线,哪里不需要花钱打点。晋将军虽然给的嫁妆丰厚,但她也不可能节衣缩食卖了嫁妆去给女主铺路。

至于傅濯……他大概是把任武官以来所有的钱都存了进去,可能连分下的俸米都折了现,才攒了这三百多两的存银。

按照自己那个时代换算,一两银约合四千多元,他倒也算是个百万富翁。只不过……

晋长盈把柜坊存银的凭帖盖在脸上,在心里哀叹。

这是古代的帝京啊,一国之都,皇族贵胄俯拾皆是。小几百两的银子都不够她做两套婚礼的头面。除了存银也就剩下几顷职田,十几匹绢帛,还有住的这座小宅子。

哪怕多个门面呢?

嗯?门店?

晋长盈突然起身。

她好像想到了发家致富的方法。

此时紫棠领着宿伊进了屋,她手里还抱着几件包好的成衣,只是把小伊人推向前,让县主好好看看。

晋长盈本想随便看两眼就算过去了,谁知这紫棠这丫头给伊人配了身妃色绢帛襦裙,胸前用一根浅绿色的绳子系着,外罩一件青色菱织大袖。

的确是窈窕可爱,令人眼前一亮。

“挺好的,”晋长盈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很满意地点头,“紫棠现在眼光是越来越好了。”

紫棠面上恭谨,但仍忍不住笑意,“都是跟县主学的,当然好。”

“你这丫头说话越来越滑了。”晋长盈笑着用扇柄敲她的脑袋。

紫棠揉了揉脑袋,突然想起来,“奴婢带姑娘出去时遇见了县驸,县驸说他忘了告诉您,晚上王妃宴请宾客,说是请您和他一同前去赴宴。”

王妃宴请?

晋长盈思考片刻,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来。

是的,她差点忘了,她的确因为情况特殊不需要侍奉公婆,也不需要管理复杂的王府关系。

但晋沅君不是。

晋沅君嫁进来的第一难关,就在今晚这场宴饮。

“紫棠,把我衣服首饰箱子全部打开!”

她迅速解开发髻,打散头发,坐在梳妆台前。

“今晚,我去给四妹撑场子。”

申时刚过了一半,傅濯便跟姬醉打过招呼说要提前回去,毕竟他不可能穿着金吾卫的官服去赴宴。

以前不是没有过,因为匆忙忘了换官服,被义母妃言语嘲讽,义父听不下去为自己开解,却引得两人争吵不断,过了半月才休止。

他知道义母妃不喜欢自己,也不愿意王爷因他为难。

正回忆间,骑马转眼便到了巷子口,隔老远便看见自己宅子前停了座奚车。

车内用柔软的毡帛覆盖,半开的门帘上还绣有花纹和图案。拉车的骆驼昂着脖子,慢悠悠地咀嚼着草料。

车驾上的两人循声望去,见他过来,忙跳下车驾,叫“傅校尉。”

傅濯勒马,眉间一凛,“你们是……”

“我们是县主招进府上的,来做帮工。”两名男役朗声道。

短暂诧异后,没等两人反应,他便驱马快行,直直入了庭院。

白日那件空房传来喧嚷人声,房门大开,几个侍婢围绕着一人,进进出出,忙碌不已。

“珍珠钗摘了,换成石榴石和松绿石的。”

“花钿要红色,绘凤尾纹。”

“口脂残了,再补一点。”

人群中心的晋长盈端坐镜前,有条不紊地指挥侍女们,这时铜镜的边缘忽然多出一人的影子,正下马向她走来。

“回来啦?”她骤然回头。

傅濯脚下的步子生生止住了。

眼前的女人一袭浓紫的团花绫罗裙,乌发高绾成髻,插着成对的金梳和宝石钗,耳畔的莲花玉坠摇摇晃晃。

此时她正望着自己,黛眉舒展,朱唇开阖,眼中仿佛盛着盈盈的秋露。

头一次,他明白了诗文唱词里写的那些话。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所言非虚。

说不震撼是假的,但他脸上仍旧没什么表情,只是错开视线,状似无意问:“外面奚车可是县主……”

“是我叫的,”晋长盈一扬袖子,“等下你也一起坐吧。”

傅濯一愣,但联想到义母妃的反应,忙道:“不用,我骑马随行即可。”

“行吧,我也不为难你。”她从紫棠手中拿出一件包好的成衣,递到他眼前,“喏,拿着,快去换衣服吧。”

“不用……”

他又要拒绝,却被打断。

“拿着吧,我专门给你挑的。”她说完,凑过去一张艳若桃李的脸,食指竖在嫣红的唇边,笑道:“我可是你的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别不给面子呀。”

话说到这个份上,便不好再拒绝。傅濯顺从地接过纸包,轻轻揭开,便露出绀蓝的颜色。

颜色深沉内敛,是他平日所喜。

瞬间的错愕被他掩盖下去,他又伸手,触摸袍子。

抚上去,是绸制的。

心跳在此刻不可抑止地漏了一拍。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为他挑选……如此贵重的衣物。

即便是待他最好的义父,也不曾有过。

喉间突然一涩,傅濯只得轻咳一声,顾左右而言他:“县主是如何……如何知道我的衣长?”

“随便拿件旧袍子让布行的看看,不就知道尺寸了?你快去换上吧,我先出去,在车上等你。”

晋长盈伸手让紫棠扶住,在一众侍女的簇拥下走出房间。

在即将踏下台阶时,她回望了一眼他官服上刺绣的辟邪兽,嘟囔道:“其实官服还挺好看的。”

这话自然也被傅濯听见了。

他手掌轻轻地抚摸着新袍子,心里逐渐弥漫起,一种熨帖的暖意。

幕后的系统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直到晋长盈独自上了车,它才忍不住问。

【宿主,你不是缺钱么?怎么突然要给傅濯买这么贵的衣服?】

“别提了。”晋长盈连连摆手,“你是没见着他的衣柜,两套黑袍应付所有重要场合。”

再反观自己,五颜六色的名贵裙裳十几箱,简直让人有种罪恶感。

“没妈的孩子像颗草啊。”她叹道:“瞧这孩子被王妃逼得,天可怜见,我以后再多给他买几件吧。”

酉时到。

报更的鼓声响过三声,钟楼上便传来巨钟的鸣响,声音悠远,响彻帝京。

越王府内灯火通明,来赴宴的宾客被仆役们引至屋内,往来穿梭,络绎不绝。

府内西苑有一座三层高的楼台,从上面望去,府内的景色一览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