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香柚秦少安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赵香柚秦少安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小说简介

主角是赵香柚秦少安的小说叫《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本小说的作者是柴宝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赵香柚上一秒还在末世打丧尸,下一秒就变成了古代农家体内藏了几十根儿绣花针的小奶娃。她花了三年时间耗尽异能清除掉了绣花针,又被人推下山坡差点见阎王!绝望中的赵香柚被一头小狼崽子给叼回了家。小狼崽子秦少安是村民们闻之色变的灾星,谁沾染谁倒霉。可赵香柚却发现,这灾星是她的十全大补丸!只要靠近狼崽子,她空间中的枯井就能冒出灵泉水!赵香柚不要脸地装萌卖乖,为了讨好金大腿,更是亲(用)力(心)亲(良)为(苦)地帮他挑选起了媳妇。某狼崽子成年后一爪子将她按住:再敢给老子塞女人,试试!赵香柚哭唧唧:不……不敢了!…

《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 第2章 小狼崽子 免费试读

第2章小狼崽子

赵香柚穿来的时候原主已经疼死了,小婴儿并没有什么记忆,所以她不知道原主体内的绣花针到底是谁扎的。

但有一点。

原主死的时候极为痛苦,哭闹不止,赵老太太把火撒在原主的亲娘曲氏身上,将曲氏赶去镇上伺候原主的秀才爹赵铭庭。打她穿到原主身上之后,就是赵老太太亲自照顾她,再没人往她身上扎针。

所以,在赵香柚心中,曲氏也是害死原主的嫌疑人之一。

“娘……”门开了,一脸愁苦的曲氏从外头进来,讪笑着对老太太道:“相公他走不开,这马上就要秋闱了,他耽误不得。”

曲氏的五官还是长得很不错的,皮肤也白,不然当年也不会被早早就中了秀才的赵铭庭给看上了,非要娶她为妻。

不过眼目下的曲氏穿着不是很合身的五成新桃色的绸缎衣裙,头上的银钗、耳朵上的银坠子和手上的银镯子样式都十分的老气。

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憔悴苍老,感觉没比老太太小几岁,被桃色的绸裙一衬托,跟窑子里的老鸨子似的,艳俗地不行。

“是走不掉还是被那个娼妇给缠着不让走?你个泥捏的玩意儿,堂堂嫡妻被个小妾给拿捏住了,连男人的心都拴不住,要你有个屁用!”老太太脱了鞋就往曲氏脸上扔。

曲氏偏头,鞋砸在她的肩膀上,曲氏顿时就红了眼眶,她绞着帕子:“娘,相公他真的在温书。”

“温书,温个屁的书,这么多年了每次都考不上,他这辈子也就走了一次狗屎运,顶天了就一个秀才命!

自己的闺女伤这么重他也不回来看一眼,你呢?

来了也没看你闺女一眼,没问你闺女一句,只帮他说话!

你们也叫人?

畜生都比你们有人味儿!”

“娘……我……我没有!”曲氏弱弱地辩解,这个时候她才将目光落到赵香柚的身上,她缓缓朝赵香柚走去,脸上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来:“香柚醒了……”

赵香柚攥着赵老太太的衣裳,害怕地往她身后缩。

赵老太太横眉冷竖:“你个当娘的来问一句就完事儿了?你闺女遭这么大的罪带了银钱补品回来没有?”

曲氏讪笑:“娘,相公他要赶考,手里的银钱紧地不行,实在是,实在是没有多余的……”

“再说了,香柚不是已经醒了么,想来也没啥大毛病了……”

“没银子给就滚回去,别杵在老娘面前现眼,你回去跟那孽障说,想考功名可以,明儿立刻送二十两银子回来给你闺女看病补身子,不然老娘就去县衙哭去,说他不慈不孝!”

曲氏闻言脸上顿时就退了血色,老太太若真去衙门里闹腾,相公别说去考举人,就是秀才这功名也会被撸掉的。

她连忙摘下身上的首饰放到一旁的桌上:“娘,您就体谅体谅相公吧,他若考上举人了那也是在给老赵家光宗耀祖!”

老太太当然不可能真去衙门告自己个儿的儿子,秀才可还是能免五十亩地的税钱,最为主要的是,能免了家里的徭役和兵役。

大儿子这个秀才名头,咋滴都得保住了。

张嘴这么说,不过是吓唬吓唬曲氏而已。

“老大啥时候去府城?”赵老太太问。

“就过几日便启程。”曲氏连忙道。

赵老太太掀了眼皮子瞅她:“你跟老大带个话儿,去府城之前总要先回来看一眼我这老娘,不然外人会说他不孝!”

“是……”

“滚吧!”赵老太太也不乐意搭理她。

“那娘我走了!”曲氏忙不迭地转身出门,多一眼都没看赵香柚。

赵香柚甚至觉得她的背影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在慌什么?

是怕阿奶继续责骂她,还是……

“要阿奶,柚儿只要阿奶!”曲氏走后,赵香柚抱着赵老太太的手学着三岁孩子的语气撒娇。

她现在太弱了,只能抱紧老太太的大腿,可不能落在原主爹娘的手中。

“阿奶的乖乖哟,他们不稀罕你,阿奶稀罕你!”老太太反身抱了赵香柚一会儿就松开了。“只要阿奶!”赵香柚一再重复,老太太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抬手摸了摸她脑袋上软乎乎的头发,叹气道:“柚儿啊,咋说那也是你的亲爹娘,你不能不认啊。”

“只要阿奶!”赵香柚倔强地重复,她瘪了瘪嘴,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

赵老太太一下子就心疼了,她连忙帮小姑娘拭泪,“好好好,香柚只要阿奶,不要他们!”

得了话的赵香柚破涕而笑,赵老太太叹息了一声儿,心说孩子还小,又不常见父母,往后慢慢教吧,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儿。

“乖乖睡会儿,一会儿阿奶让你三婶儿给你熬鸡汤粥喝。”说完她便起身去拿曲氏放在桌上的首饰,首饰一入手老太太就怒了。

“杀千刀的**!我说这回咋这么爽快地给东西,原来都她娘的是表面鲜!”表面薄薄的一层银,里头是铜,入手掂下重量就能分辨得出来。

老太太气得不行,她出门冲着院坝里跪着的三丫四丫吼道:“愣着干啥,还不赶紧去干活儿?猪草打完了么?一天天的就知道躲懒!”

两个小姑娘被晒得头昏脑胀,这会子被赵老太太一吼连忙起身跑去墙角捞了背篓就跑出门去。

赵香柚眼皮沉沉的,很快就睡过去了。

她的神魂刚刚归位,真真儿累得很。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老赵家的人都聚在堂屋中,赵香柚听见老太太审问三丫四丫的声音,如她所料,三丫四丫更本就不知道她是怎么滚下山的。

“……当时我们跟翠儿姐姐和王四丫她们在一处挖野菜,等听到动静跑过去的时候柚儿都已经掉下去了。”

“阿奶不信可以去问问翠儿姐姐和王四丫。”

“老娘自是要去问的,若是你们两个小娼妇敢糊弄老娘,老娘回来就提脚把你们给卖了!”

“娘,要我说指不定就是那狼崽子把柚儿推下去的!”赵香柚刚走到堂屋门口就听她二婶儿开口说道,她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瘦弱少年的身影。

村里人又怕又厌的狼崽子……

秦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