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诺顾以言做主角的小说 程诺顾以言是哪本小说主角

《原来誓言如烟火》小说简介

给大家推荐一部由作者生何往倾心创作的小说《原来誓言如烟火》,其中小说主角为程诺顾以言。《原来誓言如烟火》小说精彩章节试读:他们之间最大的错过,莫过于顾以言以为他给程诺的东西叫爱情。一纸婚约,一场爱情,付出了一颗心。程诺爱顾以言时,难得真心。可大概真心像玻璃,难得透明,所以一砸就碎。当她决定放自己自由的时候,顾以言却不肯放手了…

《原来誓言如烟火》 第9章 孽缘 免费试读

“程诺!”

正随着人流往门口走去的程诺听到身后传来的喊声停住了步子,转身看去。

程诺看着向自己走来的顾以言,忽然想起当年初识那一幕。

那时的母亲重病缠身,自己满是无措。他那时也如现在一样,在人来人往的流动中,叫住了自己。

程诺看向顾以言旁边的程欣,心中微苦。

这个长达三年之久,让自己明知身份却依旧将真心双手奉上的男人喜欢的是这个让自己想起便如鲠在喉的女人。

也不知自己与程欣究竟是有些什么孽缘,亲情上牵扯不清,爱情上竟然也纠纠缠缠,绕不出去这个圈!

“顾先生有什么事么?”

顾以言目光扫过程诺身旁径直站立的邵清,眼底拂过一抹不爽。

“离开我之后,你眼光就这么差。”

程诺闻言一愣,目光随着顾以言移到自己身旁的邵清身上,才明白顾以言话的意思。

她心中顿感荒谬,心头漫上委屈,他顾以言总是把自己往最不堪的地方去想!

她压下鼻头的酸意,手慢慢揽住邵清的胳膊,继而紧握,讽刺道:“顾先生,即使我眼光再差,比起你也绰绰有余!”

说完,不理会顾以言铁青的脸色,便拉着邵清向外走去。

“邵清!”

程欣的喊声让邵清停下了步子,他转过身,金丝眼镜下锐利的双眸闪过一丝暗光。

他温声道:“程小姐,好久不见,有什么事么?”

“邵清,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你能……”

程欣上前两步靠近邵清,可他们二人之间的距离却因为邵清随意的侧身拉得更远。

程诺见状,心中掠过一丝怀疑,程欣与邵清竟然是旧识!那他与自己签的协议会不会还有什么别的目的?!

而一旁的顾以言见状则是眼睛微眯,眼底满是冷冽。

他印象中的程欣什么时候有过这副低三下气,委曲求全的模样?!除非,她对这个男人有什么不一样的感情!

这个认知让顾以言不由得仔细打量着邵清,这个他从一开始知道他的存在也没有放进眼里的人!

顾以言一把拉过程欣,对上邵清讶异的眼神。

“邵公子,久仰大名!”

“顾先生,有什么事么?”

顾以言紧握着程欣胳膊的手刺痛了程诺的眼睛,她装作不在意的将目光移到了邵清的身上。

而这一幕在顾以言看来,程诺看着邵清的双眼中满是深情!

“常听人说起邵公子眼高于顶,不过现在这么一看,这么连这样的女人你也看得上,看来您的眼光也不怎么样!”

邵清闻言挑了挑眉,看向自己身边的程诺,见到她眼中一闪而逝的悲伤,皱了皱眉眉头,反驳的话夺口而出。

“顾先生真会说笑,是金子总会放光,有的人眼瞎认不出珍宝,我找到了自然不会让她蒙尘!”

顾以言不屑一顾,嗤笑一声:“珍宝?那你可得擦亮眼睛,千万小心点,这要是块不成器的石头,别砸了脚!”

邵清扶了扶眼镜,挡住眼中看小孩子般无奈的神色,清了清嗓子道:“多谢顾先生提醒,不过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只希望那个眼瞎的人以后不要后悔!您还有什么事么?如果没有,我就带着诺诺先离开了!”

邵清对程诺的称呼一下子震惊了三个人。

顾以言,程欣以及程诺本人都呆楞的看着邵清。

诺诺?!

顾以言心头涌上一股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怒气,他气急反笑道:“邵公子你可以走,但她必须留下!”

如果说刚刚听到那声诺诺的程欣还处在理智范围的边缘,那顾以言的这句话就像是剪断理智那根线的剪刀,将程欣对程诺的嫉妒之情一朝释放了出来。

程欣恶狠狠地看着程诺,心中满是怨愤,程诺,我还真是小瞧你了,这争抢男人的本事,还真是深得你母亲真传!你给我等着,我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放过你的!

邵清抬手看了眼腕表,对顾以言说道:“我和诺诺接下来还有别的事要做,顾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不过分,我会尽量满足你!”

邵清的话彻底激发了顾以言的怒火,他厉声道:“满足我?!你拿什么满足我?!邵清,要不你就把人交给我,还是说,你打算替她还钱?!”

“多少钱?”

程诺在一旁看着他们像超市买东西一样,说着自己的价钱,心中满是悲哀。

现在的自己竟然已经沦落到待价而沽的地步,还真是……

顾以言似笑非笑的看着不发一语,低头沉默的程诺,语气玩味的对着邵清说:“千金博美人一笑,邵公子还真是大方!既然如此,明日我会叫秘书将账单送到您的公司,可千万别叫我失望了!”

顾以言拉住身后的程欣,越过邵清往门外走去。

程诺目送着顾以言和程欣的背影消失不见,她抬起眼眸,看着邵清略有些青色的下颚,低声问道:“邵先生,你签下我除了看重我的天赋之外,究竟还有什么目的?!”

邵清低下头,看着程诺迷茫的眼神,缓缓道:“程小姐,签约时这个问题我便回答过你。”

“你并没有说程欣也签在你名下!”

程诺略带质问的语气让邵清不由得眯了眯眼睛,语气凉凉到:“先不说我此前并不知晓你与程欣之间的过节,就算我知道,那与我们之间的协议又有什么影响?!”

程诺闻言一愣,不禁苦笑,自己竟然将对顾以言和程欣的怒气发泄到了邵清的身上,自己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她朝邵清微微一笑,满是歉意。

“邵先生,对不起,多谢您刚才的解围,钱的事……”

“我说过,你不用担心钱,我会让你没有后顾之忧!只不过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邵清的话既让程诺感到暖心,又不免有些尴尬。

“不知邵某是否有幸能邀程小姐共进晚餐,庆贺你入围之喜?!”

程诺没有办法拒绝刚刚帮过自己的邵清,只得点头同意。

可刚进入餐厅的程诺目光扫到某一处时,不由得感叹: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