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香柚秦少安小说结局 《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小说简介

全网热搜好文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是著名作者柴宝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小说连载到现在已经博得了许多人的眼球,广受追捧。小说简介:赵香柚上一秒还在末世打丧尸,下一秒就变成了古代农家体内藏了几十根儿绣花针的小奶娃。她花了三年时间耗尽异能清除掉了绣花针,又被人推下山坡差点见阎王!绝望中的赵香柚被一头小狼崽子给叼回了家。小狼崽子秦少安是村民们闻之色变的灾星,谁沾染谁倒霉。可赵香柚却发现,这灾星是她的十全大补丸!只要靠近狼崽子,她空间中的枯井就能冒出灵泉水!赵香柚不要脸地装萌卖乖,为了讨好金大腿,更是亲(用)力(心)亲(良)为(苦)地帮他挑选起了媳妇。某狼崽子成年后一爪子将她按住:再敢给老子塞女人,试试!赵香柚哭唧唧:不……不敢了!…

《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 第20章 训女 免费试读

第20章训女

“娘……娘您走啥!”

“我好好教训她们好不好,娘您别走啊!”

赵铭庭连忙拦住老太太,老太太让他滚,赵铭庭不能滚啊!

“柚儿,爹给你做主,爹罚你五姐姐,让你五姐姐诶给你道歉,你留下来好不好?”啥玩意儿心尖尖,在他的前程面前算个屁!

“爹给你买好吃的!”

“柚儿还想要啥,爹都给你买!”

“真的吗?”赵香柚天真地问,不信任的眼神中透着渴望。

“当然是真的!”赵铭庭连忙道:“爹一会儿就带你上街好不好?爹给我们香柚买好吃的,买好玩儿的!”

赵铭庭这么一说,赵香柚脸上的渴望就愈发的明显了。

“阿奶……”赵香柚连忙晃了晃赵老太太的袖子,赵老太太只得停下脚步,她气哼哼地指着赵香芹:“你打算如何处置她?”

“罚她闭门思过啊,抄写十遍女戒!”赵铭庭道。

老太太冷笑一声:“这就不必了,你教不好闺女,我就来教她,这么着吧,等我回去的时候让你媳妇还有五丫跟我一起回去!”

“爹……我不要……”赵香芹顿时就傻了,她才不要回乡下吃苦受罪呢!

曲氏也傻了眼,可不管她看着赵铭庭的目光有多少哀求,赵铭庭都没搭理她。

“成,都听娘的!”赵铭庭哪里敢反对,当即就应下了。

赵香芹转身去找张氏,抱着她哭求:“娘,我不回乡下……”

张氏心疼地搂着她,“听话!”这个节骨眼儿上张氏可不敢坏赵铭庭的事儿。

见自己个儿的亲娘都不帮自己,赵香芹一下子就绝望了,顿时就哇哇大哭起来。

都是赵香柚,都是这个死丫头害她的!

等着吧!

她早晚要这死丫头好看!

呜呜呜……她的手腕好疼呀!

她们不得劲儿,赵香柚就舒坦了,这时下人说郎中来了,赵香柚忙搂着她阿奶的脖子:“先给二丫姐姐瞧!”

找二丫闻言连忙摇头,她是个姑娘家,身上疼的地方哪儿能让男人瞧见。

赵老太太对赵铭庭道:“让郎中等着,我去瞧瞧二丫!”

赵二丫跟着老太太去了厢房,进屋老太太就让她把衣裳脱了,赵二丫很是扭捏,被赵老太太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她才红着脸把衣裳脱了。

她身上不少新旧交错的疤痕,赵香柚瞧着应该是掐的拧的以及藤条打的。

她背上的伤最为触目惊心,皮肤青紫一大片不说还发红起泡,可见烫得不轻。

赵老太太见她伤成了这样,回想起赵香柚说的话,心里的火宛若被泼了一瓢油,轰地一下直冲脑门儿。

但是若二丫没帮赵香柚挡那么一下子……

那她的柚儿就……

老太太不敢想!

她阴沉着脸出去找郎中,赵香柚趴在床边,她抓着赵二丫的手问她:“二姐姐疼不疼,柚儿帮你呼呼……”

赵二丫无力地笑了笑:“没事儿,二姐姐皮糙肉厚的……不疼。”她早就疼习惯了呀。

赵香柚不吭声,她俯身轻轻帮赵二丫吹伤口,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赵二丫很懦弱,她不敢反抗曲氏,阿奶问她真相的时候她选择沉默。

可她也能毫不犹豫地帮自己挡下那个滚烫的铜壶,不让自己受到伤害。

赵香柚觉得这个女孩子柔弱善良,不能继续呆在这一家子身边了,不然早晚会被欺负死。

“柚儿。”忽然,赵二丫抬手揉了揉赵香柚的头,她的眼眶湿了,赵香柚分不清她是疼的还是啥。

“有个妹妹真好!”幸好柚儿不傻了,赵二丫想。

赵香柚抬起小手给她拭泪:“二姐姐不哭喔……”

缺爱啊,这姑娘,不但缺爱,还自卑懦弱到了尘埃里。赵香柚压低了声音凑在赵二丫的耳边哄她:“二姐姐不哭,柚儿给二姐姐糖糖吃!”

赵老太太拿着药膏一进门儿就瞧见她的宝贝疙瘩在哄二丫,她想着二丫这遭罪也是为柚儿受的,难得对这个孙女儿有了好脸色。

“你也是,若换成我当时就一脚给她卷墙边儿去,啥破烂玩意儿也敢欺负柚儿!”老太太坐到床边帮赵二丫上药,她的手有点重,赵二丫疼得闷哼了几声儿。

“郎中说你这伤还是有些严重,给你开了一副药,这会子药在灶房熬着,你好生喝药,很快就能好!”郎中还说伤很重,容易发热,若是发热了就麻烦了。

发热之后若是热症退不下去就会有性命之忧!

这次二丫是给她的心肝儿挡灾,赵老太太不想看见她有事儿,遂不管是药还是药膏都是问郎中要的最好的。

反正是那骚狐狸给钱结账!

“你只要能快点好起来,我就带你回村儿,往后你就只管照顾柚儿就成了!”老太太原是想给柚儿买个丫鬟使,凭啥骚狐狸的闺女都能使唤丫鬟,她的心肝儿肉不能?

这会子想一想,买个丫鬟未必有二丫照顾得尽心。

至少二丫能泼出命去护着柚儿。

而且还不用花钱买!

“家里谁敢欺负你,老娘扒了她的皮,不过若是你照顾不好柚儿,老娘也会扒了你的皮!”

“阿奶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柚儿的!”赵二丫听完赵老太太的话之后原本暗淡的双眼骤然就亮了起来,憧憬起回村的日子来了。

她啊……总算是有了盼头。

这都是她的小妹妹给她带来的,赵二丫忍不住瞧着赵香柚傻乐。

张氏的院子里。

赵香芹被张氏罚跪。

“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张氏非常生气,她围着赵香芹转圈儿:“我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你的耳朵是摆设吗?”

“我是不是跟你说过,赵香柚对你爹有大用,便是你不喜欢她也且忍两天,她不会在家呆多久,可是你为什么要生事儿?”

“说你爹吃软饭,你……你这是要气死我,要逼死我么?”

赵香芹哭得生气不接下气:“那个小**胡说,我没有说那样的话!”

张氏怒问:“你没说?你说了什么?一五一十地告诉我,若是敢隐瞒我半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我就说她的东西都是娘您的银子买的!”

“我又没说错!”

“我瞧见您给爹爹银钱了!”

“可你这么说也是那个意思!”张氏气得不行的同时又觉得赵香柚这小丫头不老实!

老虔婆教得好呀!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挑拨拱火!

好在就要将她送去周家了,不然,不然还真得防备着她些!

“娘,我不想去乡下,那个老虔婆一定会磋磨死我的……娘……您就心疼心疼女儿吧!”赵香芹膝行到张氏面前,张氏摇头:“只是你爹定下来的,改不了,你且去乡下呆几天,等你爹气消了,娘就去把你接回来!”

张氏话是这么说,可心里却是十分的担忧,赵香柚那句‘吃软饭’如一根刺深深地扎进了相公的心里。

相公当时的眼神分明是信了赵香柚的话,也是,谁会相信一个才四岁的孩子就会编排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