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主角安暖叶景淮全文精彩内容在线试读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小说简介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优质小说,该小说主要描写了安暖叶景淮之间的故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十年婚姻!安暖以为自己嫁了绝世好男人。殊不知,这个男人却将她亲手逼上死路!他以婚姻的名义玩弄她的感情,算计她的家产,甚至灭掉整个安氏家族,只为博真爱一笑。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让她一朝重生在了十年前!这一世,她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让他的家族灰飞烟灭,让他的情人不得好死,她要让那些所有伤害过她的人,百倍偿还!为此,她重生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拒绝渣男,毅然嫁给上一世的死对头,这一世不应该去招惹的超级大佬!本以为他们的婚姻不走心,却没想到,婚后被大佬宠坏了。…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安家老宅堂屋。

安暖顿了顿又说道,“对了,我猜想奶奶今天叫我回来是说我和顾言晟婚姻的事情是吧?”

文清翠一怔,明显是没想到安暖猜到的。

当然也不是安暖上一世经历过,毕竟上一世没有发生昨晚上的事情,也就没有今天的新闻热搜,她能够猜到完全就是因为,安家老宅子这些人和顾家一直有私下勾结,暗地里就是想要通过顾家把他爸手上的继承权夺过去。

现在安暖让顾家难堪了,文清翠自然就要来帮顾家教训她。

只是没想到,安暖现在这么不好欺负,三两句话倒把她的老脸说得臊到不行!

“在这里也不妨直白的告诉奶奶,昨晚上我确实收了叶景淮的一颗宝石,当着众人的面,让顾言晟丢了面子。”说着,安暖把那颗璀璨的蓝宝石拿了出来。

炫彩的光芒,剪裁完美的刀工,加上历史传承,又世间仅有,无不让女人爱之若狂,连文清翠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表现出来的,却又是满脸对安暖的看不起,“你还好意思说出来,简直就是没羞没臊的!”

“我收下宝石有我的原因。第一,我们安家是商人,商人不会拒绝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对于叶景淮的赠予,我没道理拒绝。第二,我很清楚奶奶是宝石收藏者,我当时看到这颗宝石的时候我就知道奶奶一定喜欢,所以如果不是叶景淮捣乱,我就拍下了,不过虽然没有拍到,但叶景淮愿意拱手相让,我自然就欣然的接受了。”

文清翠还没听得完全明白。

就听到安暖说道,“我原本是打算把这颗宝石送给奶奶的。”

文清翠眼眸微动。

显然是有些心动了。

这颗珠宝她也是听人说起过,但知道自己没能力拍得到,也就没有提过,现在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怎么可能会完全无动于衷。

“刚刚大伯母不是在问我妈没有给奶奶带礼物吗?我们带了。可惜的是……”安暖嘴角一勾,“奶奶刚刚说了我们的东西你都不稀罕。”

文清翠那一刻真的是被打脸都打肿了。

她到嘴边的那句“你要是有心”的话,就这么咽了下去。

显然安暖没有给她任何反悔的机会。

她就这么狠狠的看着安暖,看着安暖手指上那颗璀璨的蓝宝石,真的让她整个心都痒了。

“你少在这里炫耀了!婆婆是这么世俗的人吗?”柳凤连忙插嘴,为了助长自己的气焰。

文清翠狠狠的瞪了一眼柳凤。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安暖看着文清翠的脸色就知道,此刻文清翠大概肠子都悔青了,她应该没想到,她会送宝石给她。

但看她是真的把宝石都带来了,又不得不相信她刚刚是有心要送的。

此刻大抵是越想心里也越不是滋味。

安暖连忙附和着柳凤,“大伯母说得对,奶奶怎么能这么世俗,而且说过的话绝对不会出尔反尔。”

“那是当然!”柳凤一口答道。

文清翠的脸色黑得都要发紫了。

安岩坤这一刻立马就看明白了,连忙叫住自己老婆,“够了,你少说两句。”

柳凤睨了一眼安岩坤,满脸不爽。

文清翠咽了口气,她说,“我不管你昨天晚上是因为什么原因接受了叶景淮的宝石,我也没空和你计较这些有的没的,我就是警告你一句,你和顾家的婚事别给我搞砸了,顾言晟这种好男人,你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你给我有点自知之明!”

“我的婚事儿就不劳奶奶你费心了。”

“你以为我想费心吗?我也是怕你被顾家退婚,以你的条件,你以为顾言晟真的非你不可吗?!”文清翠逮到机会就恨不得把安暖往死里贬低。

安暖在想,她上辈子的妥协,不自信,大抵就是拜文清翠所赐。

“他是不是非我不可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我不是非他不可!奶奶也不用表现得有多关心我这段婚姻,毕竟当年,爷爷要把我许配给顾言晟的时候,奶奶可是极力反对的。”安暖把那些原来说都说不出来的话,全部都说了出来。

反正撕破了脸皮,难堪的人不是她。

“你说什么浑话!”文清翠又被安暖**了。

“当年奶奶不是想要把堂姐许配给顾言晟吗?甚至用过各种手段威胁逼迫我爷爷,虽然最后没有得逞,但你现在突然这么关心我的婚姻,还是会让我误以为,奶奶别有用心!”

“安暖,你这个不孝女,你,你……”文清翠真的被安暖说得脸都绿了。那一刻恨不得一巴掌打死这个**。

“滚什么的话,就别说了,我刚刚已经提醒过奶奶了。当然我也没那么不知趣,留在这里让大家都添堵,我走之前就再多啰嗦几句。”安暖完全不顾文清翠的愤怒,她表情还相当淡定。

她说,“安家的事情,奶奶现在最好还是少管,你年龄也不小了,也该是安享晚年好好过日子的时候了。何况儿孙自有儿孙福,奶奶还是放手的好。”

“怎么,你在讽刺我管得太宽吗?”文清翠冷哼。

“宽不宽,奶奶心里没点数吗?”安暖现在真的是半点都没给文清翠台阶下。

文清翠脸都绿了。

“奶奶注意保证身体,我们就先回去了。”安暖完全不在乎文清翠的情绪。

她真的太了解她这位奶奶了。

只要给她一点颜色,她就能够给你一间染坊。

不过从现在开始,她要把她不可一世的气焰彻底打压了下去。

安暖拉着她母亲准备离开。

离开的时候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她转头。

这次是对着安岩坤说的,“大伯,今天不是周末,怎么没去公司上班?”

安岩坤脸色陡变。

“堂哥和堂姐也没去?”安暖眉头轻扬。

“你想说什么!”安岩坤狠狠的盯着安暖。

“没什么。”安暖淡笑了一下,“就是突然理解了爷爷当年挑选继承人为什么的是挑选我爸了,要是交给大伯,早该倾家荡产了吧。”

“安暖你真的以为你可以无法无天了!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安岩坤上前就要打安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