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小说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赵香柚秦少安小说阅读

《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小说简介

穿越架空小说《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是由著名作者柴宝编写的一本叫做《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的小说,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赵香柚秦少安。小说简介:赵香柚上一秒还在末世打丧尸,下一秒就变成了古代农家体内藏了几十根儿绣花针的小奶娃。她花了三年时间耗尽异能清除掉了绣花针,又被人推下山坡差点见阎王!绝望中的赵香柚被一头小狼崽子给叼回了家。小狼崽子秦少安是村民们闻之色变的灾星,谁沾染谁倒霉。可赵香柚却发现,这灾星是她的十全大补丸!只要靠近狼崽子,她空间中的枯井就能冒出灵泉水!赵香柚不要脸地装萌卖乖,为了讨好金大腿,更是亲(用)力(心)亲(良)为(苦)地帮他挑选起了媳妇。某狼崽子成年后一爪子将她按住:再敢给老子塞女人,试试!赵香柚哭唧唧:不……不敢了!…

《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 第18章 打架 免费试读

第18章打架

 赵香柚这么做自然不是为了曲氏。

    她不过是不想渣爹的后院儿了太清静了。

    也不想渣爹的日子好过。

    她可不是什么圣母,原主小小年纪就被疼死了,她也被极致的疼痛折磨了三年多。

    先不说凶手是谁,渣爹娘的冷漠和无视也是促使悲剧发生的原因之一。

    曲氏被老太太这一通骂,又是当着妾的,偏生讨债鬼最后还补了一刀,她的感觉自己个儿的脸面被人扔在地上踩来踩去。

    几辈子的人都丢干净了。

    曲氏捂着脸跑了,赵二丫无措地看着老太太,老太太吼道:“愣着干啥,还不带你妹妹去歇着?”

    赵二丫吓得一抖,差点儿没把赵香柚给摔了。

    老太太越过默默掉泪的张氏,也不睬赵香芹,雄赳赳气昂昂地往里走,影壁后头是一排屋子,这是前院儿。

    赵二丫快步走到老太太前头,给她领路。

    张氏她在把西厢的小院子收拾出来给老太太和赵香柚住。

    小院子只有三间房,正房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架子床,一个有些掉漆的柜子,一张圆桌,四个圆凳,一个用来搁盆儿的洗脸架子,架子上挂着两张干净的布巾。

    赵二丫把赵香柚放床边儿坐了就赶忙拿了盆儿出去打热水,瞧得出来,她这活儿是干惯了的。

    很快,赵二丫把热水打了进来,她也没什么言语,就默默地伺候赵香柚和老太太洗脸。

    洗完以后,老太太就把包袱打开,从里头挑了一身儿大红色的衣裙给赵香柚换上,又给她重新梳了双丫髻,挑了一双带着银铃铛的珠花给她别在发髻上,只要赵香柚东东脑袋,便能听到‘叮铃铃’的响声。

    “哎哟,阿奶的柚儿好俊!”

    老太太把赵香柚打扮好了之后,捧着她的小脸儿很是欣赏了很久。

    站在一旁的赵二丫十分羡慕地瞧着。

    “娘……”赵铭庭在外头喊老太太,老太太就出去了。

    赵二丫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走过去拉起赵香柚的手,笑着夸赞:“香柚越发的好看了!”

    “昨儿听爹说香柚会说话了,我还不信,刚才听了你的声儿我还很是在云里雾里呆了一会儿呢!”

    说完,她抬手轻抚赵香柚的发髻,手指扒拉着珠花上的小铃铛,目光落在上头根本就挪不开:“爹对你真好……”

    “啥时候爹也能对我这么好啊!”说完,赵二丫便深深地叹了口气。

    “二姐姐,爹爹第一次给柚儿买花带。”赵香柚望着赵二丫道,“柚儿见过……”她掰着手指头数:“一次……两次……三次……爹爹。”

    打赵香柚满六个月之后,赵二丫就没怎么见过赵香柚了,在那之前她偶尔会背着赵香柚这个软乎乎的小团子干活儿。

    不过虽然没有见过赵香柚,却常常听娘咒骂赵香柚讨债鬼,咒骂她怎么不去死。

    也常常听爹用香柚是个傻子来挤兑娘,让娘在张姨娘面前抬不起头来。

     爹也十分讨厌香柚。

    想到这里,赵二丫看赵香柚的眼神就柔和了起来,她怎么能嫉妒妹妹呢。

    “香柚会说话了,不是小傻子了,以后爹娘都会对香柚好的,香柚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赵二丫温柔地安慰着她,心中那丝丝不甘已然消散一空。

    感觉到赵二丫的善意,赵香柚拿小脸儿蹭了蹭她的手心儿,软萌的样子顿时逗乐了赵二丫。

    “二丫你干啥呢?赶紧去灶房帮忙!”

    听见外头曲氏扯着嗓子喊她,赵二丫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我陪二姐去干活儿!”赵香柚抓着她的手指,乖兮兮地道。

    “灶房那脏地方可不是你能去的。”她柔声劝赵香柚,灶房杂乱,而且忙乱起来她怕把赵香柚个烫了。

    赵香柚是老太太的宝,容不得半点闪失。

    大房四姊妹,老太太眼中只有香柚,爹娘眼中只有香芹,独她和大姐跟杂草一般,没人疼爱。

    赵香柚没有错过赵二丫眼中的失落和黯然,她摇了摇她的手:“柚儿不怕,柚儿在家也进灶房陪阿奶!”

    “柚儿想跟二姐玩儿!”

    赵二丫笑了,在这个家基本没人亲近她,赵香芹和赵子睿是将她当成下人使唤,赵香柚这般才是真正的妹妹对姐姐的依赖,这种感情对她来说十分的陌生,不过,她很喜欢,也很珍惜。

    这善意和依赖对她来说就是来之不易的珍宝,怎么样呵护着都觉得不够。

    “好,二姐带你一起,不过你要乖乖听二姐的话,要离灶眼儿远点儿,也不能靠近锅台!”

    “嗯!”赵香柚狠狠点头。“柚儿最乖啦!”

    赵二丫牵着她的手去灶房,灶房中的厨娘看到赵香柚愣了一下,然后便夸赞:“这小姑娘长得真好!”她虽是张氏买来的人,但因着长年都是赵二丫在灶房给她帮手,两人相处的时间长,赵二丫又不是个多嘴多舌的,让干啥就干啥十分勤快,所以对赵二丫还是很和善的。

  “她是我妹妹赵香柚!”二丫把赵香柚抱起来放到门口的凳子上坐了,就忙挽起袖子就从厨娘的手中接过刀,‘剁剁剁‘地切起了萝卜丝儿来,她的动作十分娴熟,萝卜丝儿切得又快又好。

    “婆婆好!”赵香柚微笑着打招呼,她也不闹,就老老实实地坐在凳子上也不乱动弹,乖巧极了!

    十分的惹人喜爱。

    “哟,原来是六姑娘!我老婆子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小姑娘呢,就是太瘦了不然就跟观音娘娘座下的仙童一样样的!”厨娘瞬间就被她给俘虏了,脸上笑出一朵花儿来。

    “好啊,你们居然偷懒不干活儿!”赵香芹闯进了灶房,指着厨娘和赵二丫的鼻子骂。

    厨娘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消失了,她忙端了装着一尾大草鱼的木盆往外走:“五姑娘,奴婢去破鱼。”

    赵香芹一脸嫌弃地让开路,生怕鱼腥味沾染到她身上。

    她的目光落在赵香柚身上,赵香柚穿着新衣裳,戴着好看的头花儿,的确很乖巧漂亮。

    嫉妒之火顿时就腾地一下烧了起来。

    “呸!就你这模样还仙童呢,臭不要脸的小傻子,你的头花是我的,身上的衣裙也是我的!”赵香芹指着赵香柚命令她:“都还给我,都是我娘给的钱!”

    “不给!”赵香柚惯着她?

    不能够!

    “阿奶给我买的,你想要找阿奶!”

赵香柚不给,赵香芹就毛了,“不要脸的东西!快给我!”她上手去抢,赵香柚从凳子上太跳下来连忙躲闪,赵香芹扯着她的衣裳猛然往自己身边攥,然后就伸手去扯赵香柚的头花。

    赵香柚手短,防不住她,虽然躲闪之下没让她扯下来头花,但头发切让她给扯散了。

    她也不是吃亏的,薅不到赵香芹的头发她干脆抱着赵香芹的手‘啊呜‘一口狠狠地咬下去。

    “啊!好疼!”赵香芹顿时惨叫起来,她使劲儿把赵香柚甩开,扭头瞧见灶台旁小炉子上坐着的铜水壶恶向胆边生,拎起水壶就朝赵香柚的头脸抛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赵香柚完全就躲避不急。

    完犊子了。

    这把非得毁容不可!

    赵香柚绝望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