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赵香柚秦少安小说阅读

《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小说简介

《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小说是作者柴宝的倾心之作,这是一本别具一格穿越架空小说,本书的主角是赵香柚秦少安,主要讲述了:赵香柚上一秒还在末世打丧尸,下一秒就变成了古代农家体内藏了几十根儿绣花针的小奶娃。她花了三年时间耗尽异能清除掉了绣花针,又被人推下山坡差点见阎王!绝望中的赵香柚被一头小狼崽子给叼回了家。小狼崽子秦少安是村民们闻之色变的灾星,谁沾染谁倒霉。可赵香柚却发现,这灾星是她的十全大补丸!只要靠近狼崽子,她空间中的枯井就能冒出灵泉水!赵香柚不要脸地装萌卖乖,为了讨好金大腿,更是亲(用)力(心)亲(良)为(苦)地帮他挑选起了媳妇。某狼崽子成年后一爪子将她按住:再敢给老子塞女人,试试!赵香柚哭唧唧:不……不敢了!…

《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 第16章 买买买 免费试读

第16章买买买

“您家姑娘的八身儿一共十两零四钱,您母亲的八身儿一共十二两八钱,一共二十三两四钱!”

老太太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贵,都能买好多匹细布了!

她想说不买了,可赵香柚已经伸手去抱包袱,“谢谢哥哥!”赵香柚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小二道谢。

赵铭庭:……

是老子给钱!

该谢老子好伐!

包袱很大,她根本就抱不了,老太太醒过神儿来,心里念叨着:不心疼,不心疼,骚狐狸的钱不花也落不到我手里……

倒是没把蹦到嗓子眼儿的‘不要了’放出嘴。

“太贵了,你再给少点儿!”老太太嚷嚷,小二苦了一张脸:“哎哟,我的老太太呢,可不能再少了。

您家秀才公可是知晓我们这儿的,秀才公、张姨娘的四季衣裳,每季四身儿,小少爷以及小姐每季六身儿可都是从我们店儿买的,我们糊弄谁都不可能糊弄秀才公。

这价钱真真儿是最低的了!”

老太太闻言瞬间不心疼了,好啊,他们一家过得好日子,却半片布不见往乡下送!

凌厉的目光这就扫向赵铭庭,赵铭庭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不过他反应快,忙道:“都是月娘置办的,您是知道您儿子我的,向来不管这些个庶务。”他没明说自己是吃软饭的,但是这话一出,就提醒了老太太。

老太太压下心中火气,心说骚狐狸的钱好歹养了她儿子和孙子,那就暂且不跟她计较。

“二十两!”老太太一脸的不愉,“二十两我们就要,不然就不买了!”

“这衣裳哪儿还能买不到?”

“你们这心也太黑了些!”

“一身儿衣裳都卖出两匹布的钱来了!”

小二闻言就喊冤:“老太太哟,您说谁黑心都不能说我们黑心,您买的衣裳贵的可不是布料,是绣工,您瞅瞅那绣花儿,是大秀房出来的精细活儿,那是真真儿的不便宜。

这衣裳虽说不是绫罗绸缎的,但就因着那上好的绣工,您孙女儿一穿出去就跟别的小姑娘不一样。

再说您……”

“别墨迹,二十两,你卖是不卖?”老太太目露凶光,仿若小二不卖她就能活撕了他。

小二无奈,只好去找掌柜,抹掉几钱银子的权利有,可是几两银子却是他不能做主的。

掌柜很会做人,出来露个脸,又是一番讨价还价,到底还是以二十两银子的价格成交。

“秀才公,你家老太太厉害!”送人的时候,掌柜跟在赵铭庭身后道,“秀才公真是孝顺,别的甭说,就跟咱们镇上另外两个秀才比您是这个!”掌柜的给赵铭庭竖起了大拇指。

“我娘一个人拉吧大我们几兄弟不容易,我自然也是想要好好孝敬孝敬她老人家!”被人夸孝顺赵铭庭自然是高兴的,可是想着刚花出去的二十两银子,赵铭庭的心都快疼木了。

从成衣店出来,赵铭庭忙道:“娘,这半天您也累了,咱们赶紧回家歇歇吧。”可不能再逛街了!

老太太也觉得花了二十两银子太多了,搁在家里可是一年到头的嚼用!

正犹豫着呢,赵香柚就望着赵铭庭:“爹爹不给柚儿买花花了么?”

“五丫姐姐的花花好好看呀!”

“缀着的珠珠好漂亮呀!”

“阿奶,柚儿没有花花!”说完,赵香柚就把小脸儿窝进赵老太太的脖颈间,赵老太太顿时就想起了小二的话,那骚狐狸的儿女每季可是要置办六身衣裳的!

她的乖乖可不能连妾生的孩子都比不过!

“买!”老太太一锤定音,抬脚就走:“走,给我家香柚买头花儿去!”

赵铭庭:“娘,不然咱们下午再出来?”还花钱?要他老命了!

老太太的眼刀子甩了过来:“你们一年四季的新衣裳置办得哟……几时间想着我了?

要不要老娘就在这儿跟你嚷嚷清楚,让南来得北往的人都来评说评说!”

赵铭庭连收敛了神色:“我这不是怕您累着么,您既不累,那咱们就走!”

赵香柚笑了,渣爹,心疼不死你!

头天逢场,这天是不逢场的,街上除了铺子照常再开,基本没有摆摊儿的。

赵铭庭便是想在小摊儿买便宜货都不成。

老太太抱着赵香柚就去了镇上最大的首饰铺子,说是最大的铺子,门脸儿也就两米宽的样子。

“哟,是秀才公啊,这是带着您家老太太来买东西啊?这小姑娘长得可真好,是您侄女儿?”老板瞧见赵铭庭,哟,是熟人,连忙热情地招呼起来。

赵老太太不高兴了,她阴阳怪气地道:“好叫您知晓,我们香柚是秀才公的小女儿,是正正经经嫡出的姑娘!”

“哟,原来是秀才公的姑娘啊!”

“是啊,这孩子打小身子弱,一直养在乡下,这不前儿她的头摔伤了,我便带她来镇上住两天,顺便找个好大夫瞧瞧。”

“秀才公真是个慈父!”

“哪里哪里,自己的骨肉自己心疼罢了。”

“秀才公今儿是给谁挑啊?是给老太太还是家里的女眷?”

“给我闺女挑!”

两人来往闲谈着,赵香柚已经跟老太太隔着柜台瞧那些摆在里头柜子里的银饰来了。

“都挑!”赵香柚没等赵铭庭接腔就抢先道。

“阿爹说要给柚儿和阿奶买!”

“我阿爹最孝顺啦!”

被扣上一顶大帽子的赵铭庭:……

我并不想孝顺,谢谢!

“你这孩子!”赵老太太点了点赵香柚鼻子,嗲怪道:“就你鬼精灵!”她的心肝儿哟!这个家就她的心肝儿能想到她。

就老大这样儿的能想到老娘才怪了。

他要孝敬她早就孝敬了,根本就等不到现在,这么多年了,她连老大的一个铜板儿都没瞧见过。

“阿奶不要,柚儿就不要!”怕老太太不肯要,赵香柚连忙奶声奶气地道,把赵老太太的脖子搂得更紧了。

“好好好,阿奶要!”她得买银的,银的就是钱,相当于把骚狐狸的钱变成她的钱。

所以这次老太太没推拒,十分的干脆。

掌柜的十分有眼色,把适合老太太的首饰还有适合赵香柚的全拿了出来让她们挑。

赵香柚完全不跟渣爹客气,瞧见好看的就往自己身边扒拉,赵老太太全挑的是一点儿都不花里胡哨的镯子,掂量着沉手的那种。

掌柜的见状眼珠子一转,跟几乎维持不了笑容的赵铭庭道:“上个月张姨娘在我这里定了两套金头面,如今已经得了,秀才公反正来了,不如一起带回去!”

金头面!

老太太和赵铭庭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老太太是气的。

赵铭庭是吓的。

他想原地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