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小甜心即将上线txt百度云 桑恬路逢久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你的小甜心即将上线》小说简介

知名作者鹿拾尔的小说《你的小甜心即将上线》一经上线,已经收获了许多网友的追捧,主要内容:如梦令2011年,夏。暑假的最后一天。在曾慧第三次不耐烦地嘶吼着已经十点了,再不起来就别想吃早饭后,桑恬在床上艰难地伸了一个懒腰,赶在曾慧发飙前夕,心不甘情不愿地爬出了被窝。…

《你的小甜心即将上线》 第1章 如梦令 免费试读

第一章

如梦令

2011年,夏。

暑假的最后一天。

在曾慧第三次不耐烦地嘶吼着已经十点了,再不起来就别想吃早饭后,桑恬在床上艰难地伸了一个懒腰,赶在曾慧发飙前夕,心不甘情不愿地爬出了被窝。

一扫墙上的挂钟,果然才九点,或者,更准确一点儿说,才八点五十八分。

外头桑海跟曾慧还在为桑恬高二新学期寄宿还是走读这个问题争论不休。

桑恬就读的名襄一中,是名襄市最好的一所中学。桑恬从小到大成绩一直在中下游徘徊,中考前拼了一把,仍然距离分数线有三分之差。托了点儿关系,她才顺利进入名襄一中。

名襄一中,分为南校区和北校区两个校区。高一高二学生在郊区的南校区就读,相对自由;高三学生则在市中心的北校区,更方便家长接送和送饭菜。

高一这一年来,桑恬都是走读生,每天早上急匆匆起床,睡眼蒙眬地搭着公交车去上学,中午又火急火燎地赶回来睡个午觉,晚上再踩着点坐末班车赶回家里。虽然麻烦了些,却能让桑海和曾慧时时刻刻都掌握女儿的动态,桑恬每天都和同班同学以及闺蜜们一起上下学,也开心得很。

这一年来都好好的,可这几天,曾慧却不知道怎么了,非说让桑恬寄宿。

桑海一直以来都心疼女儿,忍不住反驳:“要我说,家里的饭菜干净,没必要寄宿和一大堆同学挤食堂。”

桑恬边刷牙边从洗漱间探出身来,点头如捣蒜:“还是继续走读吧。妈,我最爱吃您做的饭菜了,食堂里的我吃不惯。”

曾慧明显不吃她这一套,麻利地把面条下了锅,说:“得了吧,你先改掉挑食这个毛病再来跟我说这句话。”

桑恬胡乱地用毛巾擦了把脸,趿着拖鞋一脸真诚地走到曾慧面前:“妈,我保证!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挑食了!”

“真不挑食了?”

“真不挑食了!”

“喏,把冰箱里的西红柿拿过来,我给你下在面条里。”

“……”

桑恬轻而易举就被击垮,天知道她最不爱吃西红柿了。

“妈……”桑恬不服气地噘嘴。

客厅里的桑海小声嘟囔几句:“还不是因为你妈跟你几个阿姨约着要天天早晚去跳广场舞,没空给你做饭了。”

曾慧哼着歌,只当没听见。

桑恬更不情愿了:“广场舞有什么好跳的?都是些大妈、大婶、奶奶辈的人,您未免太——”

“俗”字还没说出口,就见曾慧一瞪眼:“你说什么?”

桑恬气势瞬间弱下来,撒娇卖萌:“您未免太有眼光了吧!”

狗腿!桑海翻了翻报纸,顺便翻了翻白眼。

曾慧轻哼一声,不理她的油腔滑调,语重心长地说:“高二文理分班了,班上都是些新同学,正好,你也别再跟以前那些不着调的同学混在一块儿了。既然按自己的意愿选择了文科,那就好好读,新的学期新的开始,你好好学习,争取给新的班主任留个好印象。我再也不想好好上着班,被你班主任一通电话喊去学校了。”

桑恬一怔,这才恍然,自己升高二了。

桑海苦着脸:“咱闺女从没寄宿过,她这一寄宿了,家里就剩我们两个大眼瞪小眼的,多无聊啊!”

曾慧笑笑,爽快起来:“其实继续走读也行。”

在父女俩眼睛一亮时,曾慧正色说:“那从明天起,由你给咱闺女做饭,结婚这么久,我还从没尝过你的手艺呢,也省得每天这么辛苦了。”

桑海愣了愣,也不管一脸呆滞的桑恬了,赶紧搁下手头的报纸,麻溜地跑去厨房里献殷勤端面条。

同时,他一拍板下了定论:“寄宿!”

桑恬:“……”

吃过早餐,桑恬又猫着腰回了房间,她偷偷摸出手机,熟稔地登上QQ,刚一上线,便被班级群里上百条信息轰炸了。

分班表在今天早上八点被高一班长发布在了班级群里,此刻,班级群里正讨论得热火朝天。

没打开图片,随便瞄了几眼聊天记录便知道,她被分配到11班,跟她一同分配在11班的,恰好是跟她玩得好的罗彰和储熙川。

罗彰在群里嚷嚷个不停,喊着班里一群人,趁还没开学,今晚出去唱K、吃烧烤。

果然一呼百应。

在气氛正高涨时,桑恬插了句:“我不去。”

几个老同学见桑恬上线了,笑嘻嘻地搭话:“桑桑姐不去,那我们几个玩起来多没意思啊。”

“滚,少油嘴滑舌。”

罗彰发了个坏笑的表情:“桑桑姐今天怎么这么不赏脸?嫌我们几个烦,可以带上你那两个小姐妹啊。”

桑恬怎么会不懂他的心思,直接丢了句:“作业还没写完。”

这行字刚发出来,群里便一片哀号,果然戳中了不少人的痛处。

罗彰不死心,继续发:“也行吧,咱们同班,以后有的是时间约。”

桑恬长吁短叹:“你姐我这学期寄宿,以后咱们就在食堂约吧。”

罗彰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憋了憋,还是说:“老子也是。”

桑恬扑哧笑出声来,幸灾乐祸起来,瞬间没刚才那么气了。

又聊了几句,桑恬想到自己约了储熙川和焦湘见面,得赶紧出门了。

只见对话框里罗彰调笑道:“桑桑姐,以后在11班可得继续罩着我啊。”

桑恬仿佛能通过这几个字看到他嬉皮笑脸的表情。

她皮笑肉不笑飞快地打出两个字:“起开。”

在退出QQ的那刻,她余光看到班上同学问了句:“彰哥,我看原来高一5班那个路逢久,好像也跟你分在一个班了?”

罗彰没回复了。

桑恬也没细想,匆匆退了出来。

高一5班的路逢久?她忍不住嗤笑一声。

他?怎么可能?

仨人约在了焦湘家里见面。

曾慧一听是和焦湘、储熙川见面,而且还是交流学习,便挥挥手放行了,只要不是和那几个喜欢闹事的男生在一块儿就没事。

焦湘家离桑恬家很近,两人的妈妈关系也很是不错。所以她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关系也一直很好。焦湘是个典型的乖乖女,成绩不温不火,从不迟到早退,在家人的干预下,她选择了理科。她是个音乐特长生,唱歌特别好听。

储熙川更是个乖乖女,人长得漂亮,气质出众,成绩也不错。本以为她会被分去文辅班,没想到还是没能选上,而是和桑恬一样被分配在了普通班,桑恬有些替她不值。

可储熙川并没有多气馁,而是觉得不论在哪个班级都没什么关系,学习是自己的事,无法进入文辅班,反而更能激励自己进步。

桑恬听着她这番鸡汤,啧啧啧佩服得不得了。

一边抄着储熙川带来的暑假作业,桑恬一边跟两个好姐妹诉苦:“真没意思,我妈居然狠心送我去寄宿,看来我的美好生活到头了。”

储熙川笑着安慰:“没关系的桑桑,说不定咱们可以分到同一间寝室呢。”

桑恬这才想起,储熙川一直都是寄宿的,她家境不太好。

焦湘也笑呵呵的:“桑桑你以后想吃什么,跟我说,我帮你偷偷带进来。炒饭,还是粉,随你挑。”

桑恬笑了,拿圆珠笔往焦湘胳肢窝里一戳:“得了吧,就你那做贼心虚的样子,怕是还没走到校门口就被人发现了。”

焦湘不服气:“你以为我打算直接拿着外卖进来啊?我不知道找个同学,把饭放在人家车篮子里,再用校服盖着啊?”

桑恬故作夸张道:“哇,变聪明了啊小香蕉!”

仨人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次日,开学日。

桑海把桑恬送到学校便去上班了。大清早的,桑恬拖着行李箱在校园里百无聊赖地转悠。

学校里不少人都认识她,无一不笑着跟她打招呼:“桑桑姐。”

桑恬理所当然地应着,并不见窘迫。

她年纪虽不大,也不迟到早退犯错误的,却被老师叫过好几次家长,还险些被记过处理。

只因她是个极其护短的,谁要是动她的人,便会让对方好看。她长得美,储熙川和焦湘两个人也长得不错,再加上高中男生大多心思躁动,一言不合就言语调戏,于是那些试图对她以及对她的小姐妹意图不轨的男生,都通通被她打了回去。

她虽不主动惹事,但也不怕事。再加上她跟班里的“校园一霸”罗彰关系好,一来二去,便没人再敢招惹她了。

重新打乱分配过的高二11班,在四楼的最右边,办公室则在四楼的最左边,隔得很远。桑恬把嚼了一早上的口香糖吐出来,走进教室。

教室里只有寥寥几个人,坐在讲台前的新班主任贺萍是个看起来有些文弱的女人,顶多不过30岁。

只一眼就给了桑恬好感,可能她就是容易喜欢这类温柔善解人意型的女性吧。

桑恬想起曾慧对她的叮嘱,揉揉脸,扬着笑脸走了过去。

贺萍冲着桑恬柔柔地笑,见她看起来乖巧听话,便在收了她学费和暑假作业后,在寝室分配表上指出她的名字:“既然你是你们寝室第一个来的,就由你来担任你们寝室的寝室长好了。”

桑恬从小到大还从没当过官,这任务猝不及防地落在她头上,她一下子便笑弯了眼,一口应下:“好,谢谢老师。”

很巧,储熙川不仅和桑恬被分配在了一个班,还被分配在了同一间寝室。

虽然是十人间的上下铺,可最终住进来的却只有三个人,除了桑恬和储熙川外,还有一个叫潘小筱的女生,才第一次见面,桑恬就被她夸张的假睫毛给吓了一跳。

至于分配进来的其余七个人,要么转班了,要么转而读通学了。

名襄一中谁不知道,文科一共11个班,除了1班文辅班都是尖子生外,其余几个班多多少少都是按成绩分配的,11班是最后一个班,吊车尾的班。

好像,在这样一个班级里,已经没有努力一把的必要了。

桑恬撇嘴,只觉得三个人的寝室长正好乐得轻松。

在新班级的第一个晚自习上,班里吵吵闹闹的,热闹得不得了。贺萍见左右管不住,也随他们去了,自己回了办公室,乐得清净。

桑恬正和同桌的储熙川说话时,门口处传来“砰”的一声,门就被撞开。

紧接着传来一个散漫到毫无诚意的道歉:“不好意思,来晚了。”

不用看就知道,是罗彰。

高一的时候,来实习的英语老师在班上放了部日本校园题材的热血动作电影,于是班上几个男生便学着电影里头吊儿郎当的那套,校服不好好穿,头发留得老长,被教导主任抓着训过好多次。其中模仿得最厉害的,就是罗彰。又或者说不是模仿,他本来就是那样肆无忌惮惯了的人。

他是个典型的不服管教的差生,也不太把所谓的规章制度看在眼里,迟到早退是家常便饭了。

此刻,他将校服外套胡乱搭在肩膀上,剪着当下时髦的发型,刘海儿长过眉毛,因为天气炎热显得有些湿漉漉的,颇有些电影明星的味道。痞气十足的张扬外貌,他一进来就吸引了全班女生的注目。再加上他脸上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擦伤,简直酷得没边。

教室各个角落里,陆续传来几声招呼:“彰哥。”

文科班向来女多男少,但还是有不少人认得罗彰。

罗彰四下瞟两眼,算是回应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问话,就见桑恬站起身,熟络地指了指她身后特意为他留的一个空座位。

班里还没正式安排座位,现在都是随便坐,不比积极向上的好学生,最后一排的角落向来是差生们争先恐后争夺的好位置。

罗彰扯了扯嘴角,顺势瞄了眼她旁边目不斜视的储熙川,见储熙川有些不自在,这才别有意味地冲她挑起半边嘴角:“不愧是桑桑姐,就是体贴。”

等他坐下,桑恬才问:“怎么这么晚才来?”

罗彰骂骂咧咧了几句,有些不耐烦地说:“一点儿小事。”

桑恬怎么会摸不准罗彰的性子,今天他定是被他爸妈押着来学校的,免不了还得在校长面前说上不少好话,不可能迟到才对。

他现在这副表情明显是压着火。

罗彰啐了一口,一咧嘴,意味不明地笑:“和咱班新同学交流了下感情。”

桑恬一愣,眼睛在班里一扫,到处都坐得满满当当的,也不知道他说的是谁。

“谁啊?怎么回事?”

见罗彰还是不说,桑恬横了他一眼:“磨叽什么啊?咱俩谁跟谁?你还害羞啊?”

罗彰一皱眉,还是说:“你还记得高一快结束的时候,咱班和5班发生冲突那回事儿吗?”

桑恬也蹙了蹙眉,她历来懒得管罗彰的事,他参与打架斗殴的次数太多,她哪记得他说的是什么冲突。

“记得。”她随口说。

罗彰扯了扯嘴角:“那个原来5班的路逢久,前天晚上把我的人给揍了。”

桑恬心里“咯噔”一下,也不知道是对这个名字,还是对这桩事。

“然后呢?”

“然后?”罗彰冷笑一声,“然后他就在文辅班待不下去了呗。”

桑恬还打算继续问,罗彰却挥了挥手,好像是累了,兴致缺缺地伏在桌子上睡觉去了。

第二天,桑恬睡过头迟到了。

储熙川催促了她好几次,她都没能起来。迷迷糊糊睡醒时,已经八点了,她暗骂一声糟糕,顾不上洗漱便急匆匆往教学楼跑。好在第一堂课是英语课,英语老师恰好是她高一班级的英语老师,还算好说话。

走在半路上,正好碰到跟她一样迟到的罗彰。罗彰迟到惯了,一点儿也不着急,于是两人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前后脚进了教室。

这一下扰乱了课堂纪律,英语老师有些不耐烦,想着桑恬以前在课堂上没惹过什么麻烦,便忍了忍没发脾气。

可罗彰压根儿没有听课的打算,也没打算顾及老师的面子,一落座便不停地把发下来的新书摆来摆去,动静大得不行。

这番动作被英语老师看在眼里,她终于忍不住开口训斥:“罗彰,你干什么呢?”

罗彰无所谓地笑笑,头也不抬地说:“看不出来吗?”

“看出来什么?”

“搭墙啊。”他怪腔怪调。

“搭墙做什么?”

“挡你啊。”

“挡我?”

桑恬扭头瞪了罗彰一眼,示意他低调点儿。

罗彰笑笑,没理会她的眼神。他把书分为两摞,严严实实地挡在身前,这才得空抬头扫了英语老师一眼,笑容戏谑:“免得你这么关注我不是。”

英语老师气急:“罗彰你!你再这样不思进取下去,恐怕以后真得去工地上搭墙!”

罗彰不以为然:“也行啊。”

班里哄堂大笑起来,英语老师涨红了脸,正欲训斥,门口再度传来一个声音:“报告。”

那声音的主人穿一件黑色T恤,安静地站在门口。

他站得笔直,面容淡漠,目不斜视。

可所有人的目光都纷纷凝固在了他身上——路逢久,名襄一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的存在。

之所以知道他,一是他成绩优秀,智商逆天,向来稳稳保持在年级前三,按理他应该在文辅班,不该被分来11班才是;二是,他相貌出众。

长得帅嘛,名襄一中的贴吧里,问得最多的,除了罗彰,就是路逢久。他的年龄、班级、家庭情况等,事无巨细,他的一切都被人打听过。

然而,人家还是神秘得很。

他和罗彰那种败家子是截然不同的气质,整个人清清淡淡的,在学校里独来独往,也没什么朋友,在任何群体里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如果罗彰不提路逢久打架的话,桑恬完全无法想象到这样一个他,打起架来会是什么样子。况且,主动寻衅滋事,他会吗?

储熙川也有些惊讶,她扯了扯桑恬的衣袖,小声问:“他怎么会来我们班?”

桑恬远远看着路逢久精致冷漠的侧脸有些出神,校园就这么大,她不是没听过路逢久的名字,不是没见过他。升旗台、礼堂、教学楼,处处都有机会偶遇他。却怎么也没想过,她会有和他同班的一天。毕竟,她跟路逢久这类不折不扣的优秀生,完完全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隔了两秒她才摇摇头,坦诚地一摊手:“我不知道。”

后头的罗彰听到了储熙川的问话,嗤笑一声,骂了句:“垃圾。”

英语老师好似早就知道路逢久是这个班的学生,一见他,怒气便消了大半。她提也不提他迟到这回事,而是好声好气地问:“路逢久你的校服呢?”

路逢久沉默了一会儿,说:“忘了。”

“忘穿了?”英语老师一惊。虽然相对而言,11班有些吵闹,多不服管教的差生,但名襄一中总体来说,还是一所学风严谨的高中,扣分制度很严苛,任谁都得乖乖穿着校服。

不过……路逢久是个优秀生嘛,各科老师对他总是偏爱有加的。

“好吧,你先进来吧。”英语老师挥挥手,示意路逢久找个地方坐下。

整个教室,只剩下罗彰旁边最后一个空座位。路逢久一顿,平静地走了过来,看也不看罗彰一眼,稳稳坐下。

罗彰低咒了一声,毫不顾及地狠狠踢了路逢久的桌子一下,然后起身大剌剌地从后门走出了教室,肆意宣泄他的不爽。

路逢久低垂着头,丝毫不见恼怒。他神情很淡然,好像被羞辱的那个人并不是他。

他平静地把桌子摆正,认真听课。

一整节课罗彰都没有回来,桑恬早已见怪不怪了,觉得他八成心里不舒畅,又溜到哪里抽烟去了。

英语老师喜欢拖堂,好不容易下了课,桑恬转过身来,大半个身子都趴在罗彰的桌子上,主动朝新同学路逢久打招呼:“嘿,新同学,你也是咱们11班的?”

路逢久没什么反应,低头自顾自地玩手机。

桑恬扫了一眼,是最新款的智能手机,看得出价格不菲。

班里有手机的同学包括桑恬,基本用的还是普通的按键手机,但桑恬的手机带了手写笔,她为此扬扬得意了好久。

她搭话:“学校不准带手机的吧?你不怕被缴?”

路逢久没理。

好吧,八成是不怕。

桑恬也不管,继续说:“你是原来5班的路逢久吧?我叫桑恬,不是沧海桑田那个桑田,而是恬静的恬,名如其人。我原来是7班的,就在你们班楼下。”

八成是她搭讪的套路太老套了,路逢久终于忍不住皱了下眉,淡淡答:“嗯。”

他听过“桑恬”这个名字,而且不止一次。

印象里以前班上几个男生暗地里讨论过她,内容无非是长得好看,可惜脾气不太好等。

某次他班里一个浪惯了的男生冲动地跑去找她告白,一言不合就对她动手动脚,直接惹怒了她,导致她冲动地砸上门来了。

那次她在他们5班,一战成名。

见路逢久应声,桑恬更加来了兴致,手指故意抠着桌子边沿的木刺:“那个……”她努努嘴,找了个话题,“你和罗彰有矛盾是不是?”

听到罗彰的名字,路逢久目光微微一闪,却依旧没有搭话的意思。

桑恬笑笑:“罗彰这人,别看性子冲,其实很好说话的,你们要是有什么矛盾,就好好说开,毕竟从今以后待在一个班里,总不好失了和气。”

“嗯。”他依然不抬眼。

好言好语说了半天,见他依然不咸不淡,桑恬瞬间失了兴致,在心里骂了他几句。她长得美嘛,性子总是有些傲。

她不以为然地“嘁”了声,刚刚转过身,却听到身后路逢久开口了。

“等一下。”路逢久把手机收进口袋里。

他声音很好听,不像罗彰那样喜欢故作老成有磁性,而是干净又清爽,简直太对桑恬的胃口了。

桑恬眼睛唰地一亮,知道路逢久是在叫她,心里有些得意,故意磨蹭了一会儿才扭头,不耐烦地问:“有事?”

路逢久指了指黑板上的课程表:“历史课。”

她故意挑衅:“所以?”

他看着她:“借下书。”

她窸窸窣窣地翻找后,将书递给他:“……喏。”

见他没什么表示,只顾着低头翻开书看,她又暗搓搓地补充了句:“哎,记得感谢我啊。”

他没反应。

真是,借书说得像是欠他钱一样。

一转过身去,桑恬便跟储熙川吐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暗恋他,他的书被我私藏了呢。”

储熙川从英语老师布置的作业里抬起头来,疑惑地说:“不想借的话可以不借呀,让他去跟历史老师说说,他刚来,还没领到书。”

桑恬眉头一扬:“谁说我不想借。”她轻哼一声,“我偏借。”

可说是这样说,接下来的历史课上,桑恬却一直在懊恼,不停喃喃“失策了失策了”,连老师在讲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和她共书的储熙川发觉了她的心不在焉,得空小声问了句:“什么失策了?说了不该借他书吧?这堂课特别多要记的笔记。”

桑恬趁着历史老师喊人回答问题时,说:“我忘了在书上留下我的QQ号码!”

“留你QQ号码干吗?”储熙川不解。

“这你就不懂了,”桑恬义正词严,“他为什么不借别人的书,偏要借我的书?指不定就是想和我搞好关系呢?我留个号码日后也好联系,总要给人家留个机会不是?”

储熙川一脸担忧,恨不能伸手摸一摸她的额头:“桑桑。”

“嗯?”

“你想多了吧?”

“……”

历史课一结束,路逢久便去办公室领了书。

还回来的历史课本上写满了笔记,这就是他表示的感谢,压根儿不是她想象中的奶茶、汽水啊这些。桑恬不由得有些挫败,默默生了会儿闷气,但紧接着见几个以前高一的同学来找她玩,这气便又很快烟消云散了。

上午的第四节课老师有事没来,贺萍走进教室,利用这堂课给班里学生重新划分了一下座位。

她注意到罗彰不在,问了句罗彰在哪儿,没人能答出来,只好作罢。

这么一番换下来,桑恬从原来的二组倒数第二排换到了第六组第四排,储熙川则换到了第一组。至于罗彰和路逢久,依然在第二第三组的最后一排没有变动。

班主任贺萍美其名曰,让路逢久多带带罗彰。

虽然和储熙川之间像隔了一条银河,但只要一想到罗彰回来后的表情,桑恬便有些幸灾乐祸。

搞半天还是得和人家路逢久做同桌。

这就叫,冤家路窄。

“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你供养,只期盼你停住流转的目光……”

刚一下课,手机**便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桑恬吓了一大跳,这才想起自己忘了把手机调成静音,遂赶紧掏出手机掐断了来电。打电话来的是罗彰,天知道他这个时候打电话干什么。她四下环顾,还好班里大半人都去挤食堂了,教室里没什么人。

她最后瞄了留在教室里还没走的路逢久一眼,自己刚还指责他带手机,转眼自己带手机就被发现了。见路逢久压根儿没看她这个方向,她轻咳一声,权当没看见他。

一旁的储熙川对她的手机**表示无奈:“都半年了,你还没听腻啊?”

“我女神的歌嘛,怎么会听腻?熙川小美人,这叫流行!”

刚说完,手机里便进了一条罗彰发来的短信——

来操场。

隔着老远就看到罗彰独自一人坐在单杠上,刻意拗了点儿造型,潇洒得不行。

桑恬用手在眉骨处搭了个凉棚,被阳光**得直眯眼。她一走过去就忍不住拆穿他:“热不热啊你?这么大太阳。”

罗彰一挑眉,上下打量她:“就你一个人?”

桑恬耸肩:“不然呢?”

储熙川去食堂了,焦湘是走读生,中午回家了。

罗彰指了指地上一大袋吃的:“刚让几个同学帮忙带的,就知道你吃不惯食堂。”

桑恬眉开眼笑:“不愧是好哥们儿。”

“你带回去吃,顺便给你的小姐妹们分一分。”

桑恬促狭一笑:“啊?哪个小姐妹啊?”

罗彰无所谓地扯唇一笑:“爱给哪个给哪个。”

桑恬笑了笑,也懒得戳穿他的心思,坐在草坪上随手打开一盒炒粉,这香味一下子把她的馋虫勾了出来。

“你吃了吗?”她问。

“早吃了。”

“对了,班主任知道你翘课了,估计晚点儿会找你麻烦。”

“找呗,还怕她啊?”

见桑恬瞪他,他笑得散漫:“放心吧,我让我爸给她打个电话,保准什么事都没有。”

罗彰他爸是名襄市里一个不大不小的官,还是有那么点儿权力的,这也是罗彰敢在校园里横行的原因之一。

桑恬撇嘴:“哦,还有,别怪我没告诉你,班主任分配座位了,你跟路逢久还是同桌。”

罗彰果然脸色一沉,骂了一句。

“他到底怎么你了?”桑恬好奇。

“你忘了?高一的时候,初中部一个我认的妹妹喜欢他,跑去跟他表白,可他呢,当面给人下面子。老子气不过,便找了几个人去揍他。”

桑恬想起来了,高一下学期快期末考试的时候,罗彰因为打架斗殴被记了大过,那段时间她正好在忙着驱赶储熙川的追求者,就没太关注这桩事。

“然后他这学期就来报复你了?”她问。

罗彰不屑:“要报复也是我们报复他吧?”他一抬下巴,“他当时可是一个人撂倒了我三个兄弟。要不是他们几个拦着我,老子非得打得让他当场求饶才对。”

“……”

“他们几个偏偏不信邪,前天晚上又去招惹他,搞得教导主任都知道了。被打得很惨不说,他们几个直接被退学处理了。”

“你没参与吧?”

“去晚了,没赶上。”他毫不在意地笑,“不然也不会来学校了。不过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从文辅班分来了我们班,活该!”

桑恬不满,把筷子一搁:“什么意思啊你?咱班有什么不好?”

罗彰见桑恬不依不饶的架势,笑着服软:“得得得,咱班好,咱班特好,全年级最帅的帅哥在咱班,能不好吗?”

桑恬故意**他:“你说谁?路逢久啊?”

罗彰脸色一变:“啊呸!老子说彰哥,全名襄第一帅的罗彰!”

桑恬笑了老半天才回归正题:“就这么一点儿小事就打起来了?你们也太幼稚了吧。况且,照这么说,他没毛病啊,是人家喜欢他,要追他,又不是他死皮赖脸追着人家。要换成你,估计比他反应更大吧?”

罗彰皱眉:“可那是我妹。”

桑恬白眼翻破天际:“你妹还少啊?”

罗彰不爽:“哎,我说,你怎么话里话外一直向着他啊?一上午不见你们就打得火热了?”

“呸!”桑恬下意识反驳,“谁跟他打得火热了。”

罗彰“啧”一声,没注意到她突然的心虚:“也是,就他那狗眼看人低的模样,只怕是跟谁都火热不起来。”

桑恬沉默了一下,莫名有些烦躁,把吃了一半的炒粉往垃圾桶里一扔:“我吃饱了,先回去了。”

罗彰眼神闪烁了一下,他弯唇玩味一笑,从单杠上跳下来,看着桑恬的背影问:“哎,要是我再和他打起来,你帮谁?”

桑恬头也不回,摆摆手扬高语调说:“我呀,谁也不帮,去小卖部买包瓜子边嗑边看热闹!”

午休时间。

桑恬把那一大袋吃的塞进书包里,偷偷摸摸带回了寝室。刚打过午睡铃,桑恬是寝室长,宿管阿姨对她眼熟,很轻易就放她进去了。

储熙川不爱吃外头的食物,总觉得不太干净,却还是看在桑恬的面子上象征性地吃了两口炒饭。潘小筱没去食堂,本来躺在床上吃零食看小说,见桑恬带了吃的回来,便兴高采烈地跳下床,挑了些她喜欢的冷食吃。

潘小筱边吃边打趣桑恬:“你男朋友送的?人不错嘛,什么口味都准备了。”

桑恬笑着摆手:“算了吧,这份殷勤我可不敢承。”

储熙川合上书,像是没注意她们在说什么,连声催促说:“都打铃了,快睡觉吧桑桑。”

桑恬扑到储熙川床边,笑嘻嘻的:“来来来,给我腾个地儿,让我挤一挤。”

储熙川浅笑着往边上挪了挪,任由桑恬钻进来:“你看你,吃完东西都不擦擦嘴。”

“哎呀,你不嫌弃我就行!”

储熙川还真就不嫌弃,从枕头边扯了张纸,细心地给桑恬擦了擦嘴。等她擦完,桑恬笑眯眯地在她肩膀蹭了蹭:“好熙川,你说什么样的男生有这个福气娶到你呀。”

储熙川老老实实答:“不知道,没想过。”

“那,你觉得罗……”

储熙川柔声打断:“桑桑,别说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也不想去想这些事情,我困了。”

“好好好,不说不说!睡觉!”桑恬捂住嘴,示意自己不说话了。

口头上说着不说了,可桑恬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罗彰喜欢储熙川,高一时追了她整整一年,一直到高二都没放弃,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虽然罗彰和储熙川都是她的好朋友,她打心眼儿里希望他们两个都能幸福。但是,怎么说呢,在她眼里,现在这样吊儿郎当的罗彰,是配不上这么好的储熙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