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福女很旺夫》大结局免费试读 《农门福女很旺夫》最新章节列表

《农门福女很旺夫》小说简介

《农门福女很旺夫》讲述了主角楚小弥顾嘉戎之间的故事,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楚小弥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装得了白莲,演得了绿茶。偏生遇到了那样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顾嘉戎。套路一生的楚小弥,却一步一步被一个没有套路的顾嘉戎圈的死死的。…

《农门福女很旺夫》 第一章 惩戒 免费试读

第一章惩戒

“老娘养你十年,翅膀硬了还敢逃跑?”

“老娘抽不死你这个小**!”

随着恶毒的咒骂尖锐响起,一根荆条狠狠的抽了下去,肉被剌开的痛楚让楚小弥猛地惊醒了过来。

入目,是一张细眉长眼的刻薄脸。

黑黑瘦瘦,带着嫌恶鄙夷的恶毒之色。

“还敢瞪老娘,真是活腻了,老娘今天不把你这贱骨头收拾一顿我就不姓李了!”

她狠狠的将楚小弥踢到了另一边,随着脑袋闷得一下撞在墙上。

一股记忆也纷涌入脑海之中。

她居然穿越了,穿越到了同名同姓的一个农女身上。

本是一个丢失的孤女,被好心人楚锦天收留。

可惜好景不长,恩公离世,家里本就不待见这个没有血缘的孩子,各种脏活累活都给原主,更是原主十岁那年容貌逐渐显露,他们便起了别的心思。

将楚小弥作为童养媳,嫁给楚家大儿子楚昊雄。

回忆到这里,就响起了一个油腻,令人倒胃口的男声。

“娘,轻点儿打,我还要拿她生儿子呢!”说着伴随着油腻猥琐的笑,让楚小弥本就干扁的胃翻江倒海,泛起胃酸。

脑中闪烁各种楚昊雄想占楚小弥的便宜的画面。

这个猥琐男!

楚小弥感受着身体的痛楚,垂在一旁的拳头也慢慢的攥紧起来。

“这女人啊就是要打才听话,把这一身贱骨头收拾收拾,等到时候别提多听话了!”说话的是楚家大房的老婆李颖。

也就是这个人施暴逼亲,害死原主的罪魁祸首。

本就瘦削的手因为攥紧力气捏得骨节发白,听着这恶心的母子二人禽兽不如的嬉笑的。

楚小弥猛地起身,利用身形小巧轻便的优势将李颖扑在了地上。

随后扬起拳头,不由分说的狠狠对准着她那张恶毒的黑脸就是一拳。

穿越之前她自幼学过格斗术,哪怕这具身体虚弱不堪,但她依旧可以把握住精准要害,一击干翻。

李颖半边脸瞬间红肿起来,嘴里几颗牙摇摇欲坠,一嘴的血沫子。

楚小弥眸光阴冷,小小的身躯气势逼人。

“身为女人,没有同理心就算了,还如此放肆作恶。”她声音低哑,却犹如一个审判者般庄重。

“像你这种人才是最该被收拾的!”

李颖缓过劲来,虽然被压着,手上甩起荆条抽了上去。

不曾想直接被楚小弥敏锐的警觉反应捕捉到,直接捉住荆条,飞快的直接沿着李颖的脖子绕了一圈。

霎时,楚小弥拽着李颖胳膊,荆条抵在了脖颈,李颖挣扎一下,那荆条就紧一分毫。

“儿子,你还愣着什么,把这个妖怪附身的小**给我从身上打走!”李颖恐惧之余依旧不忘贬低着楚小弥。

楚小弥冷笑:“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楚昊雄也反应过来,忙上前就要帮李颖,结果被楚小弥一个冷眼剐过去,吓得浑身打了一个寒蝉。

“你敢过来试试,你要是想明天楚家银装素裹,百里飘纸,大可过来试试。”

这**裸的威胁让楚昊雄慌了。

李颖偏生还是冥顽不灵的,欺负楚小弥欺负惯了,尚且还没意识到自己真正的处境。

“她哪里敢,她就是一时妖魔上了头,她这种小野种是没那个胆子的!”

“啊!”

明明是瘦小的一双手,像是倾注了什么神力一般,捏在李颖肩胛骨的位置,让她痛得惊叫起来,下意识挣扎,荆条也一下子收缩,在脖颈处剌开一长道口子。

屋子里颇为昏暗,通过门外的光透进来,落在了楚小弥身上。

她生得一张巴掌大的小脸,面容精致得犹如造物主精心雕刻般惊艳绝伦。

唯一缺憾的也只有被施暴后落下的伤痕,但也给她平添了几分异样的美。

正是这张绝色容貌,让楚家想继续养下去,毕竟谁都羡慕娶这样一个貌美的妻子。

再加上平日都是弱不禁风,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着就好摆布。

但今日不同了,楚昊雄艰难的吞咽口水,在那一道光照下的绝色容貌,狠戾且阴骘,犹如野兽一般。

那一双杏眼渗着杀气的幽光。

那小巧的唇一张一合,因为先前吐过血的关系,唇瓣被染红。

妖冶,危险。

“你都说了,我被妖魔附体,那你还觉得我会不敢杀你?”

话落,红唇微扬,犹如鬼魅一般。

无论是荆条还是肩胛骨那力度,完全就不是曾经的那个楚小弥。

一股腥臭味涌起,只听扑腾一声,楚昊雄连滚带爬的跑了。

而她手中的李颖居然直接吓尿了。

楚小弥挑眉:“怎么不说了,方才不是叫嚣的厉害?”

“嗯?”

李颖结结巴巴:“错了…错了…”

“谁错了?”

李颖说话已经不利索,忙道:“是我,是我!”

“那谁又是贱?”

“是我,是我!”

楚小弥幽幽继续道:“你这样没有诚意,你害死了这具身体的主人,你要拿命偿还啊!”

李颖哭着道:“我没有,你不是还活着,我不是故意要杀她的,我还想让她做我媳妇,我怎么会杀她呢?”

“你让她做媳妇?”楚小弥冷笑,“怕是做你的奴役用人,生子工具吧!”

“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一定香火供奉,我一定多行善积德,求求大仙放过我吧。”

楚小弥没有打算要她的性命,她初来乍到,要是手上落一条人命,对于她以后的发展不值当。

不过她对这个害死原主的罪魁祸首,会往后继续慢慢折磨。

现下只是第一步。

“现在出去,把先前你骂我的话里所有的主语换成你自己。”楚小弥生怕李颖听不懂,补充道:“就像你刚才说谁是**来着?

李颖一下子明白了,在楚小弥那快要深陷入皮肉之中的荆条的威慑下。

她走了出去,村子不大,家家户户也就隔着一条马路宽度。

“说。”楚小弥在她身后冷冷催促。

李颖求生欲起,索性扯着嗓子喊:“我是**!我是畜生!我是野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