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大佬的掌上明珠》无广告阅读 霍筱筱霍寒旭季均扬小说全文

《穿成反派大佬的掌上明珠》小说简介

《穿成反派大佬的掌上明珠》小说是公子闻筝的倾情力作,这本书情节十分有意思,大家可以去阅读,霍筱筱霍寒旭季均扬小说讲述了:霍筱筱清醒时,仿佛置身于一片温暖的汪洋大海中,从未体验过的安全感令她十分安心,她舒服地蜷缩着身体,不想思考,不想睁开眼睛。但渐渐的,‘海水’褪去,随着一股巨大的推力推动着她不断下坠,被拉扯被挤压。直到一声惊呼:出来了!孩子出来了!…

《穿成反派大佬的掌上明珠》 第2章 第2章 免费试读

滴答、滴答滴答……

风吹屁屁凉。

水滴滴在皮鞋上的声音在这漆黑静谧的夜晚清晰可闻。

整个世界刹那间安静了下来,空旷荒野只留呼啸的风声哀嚎不止。

霍筱筱羞愤欲死。

她怎么也没想到,都十八岁了,竟然还有在大庭广众之下憋不住的一天。

这么多人看着,以后让她怎么做人?

更何况还是在霍寒旭怀里。

视角往上,霍寒旭脸色铁青,后槽牙紧咬,下颚线条紧绷,眉眼间带着深深克制的戾气,显然忍耐到了极致。

霍筱筱欲哭无泪,小脸皱成一团。

霍寒旭心狠手辣,前期雷厉风行,刚愎自用,为了在商场站稳脚跟,手段龌龊,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不知道吞并了多少公司。

后期野心膨胀,为了自己行业顶端的位置,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可以说是研究着刑法赚钱。

就目前这个情形来看,霍筱筱觉得自己的下场和当年赵云七入七出救刘备的儿子阿斗后没什么两样,不是扔出去,就是摔下来。

说不定小命都得丢在这。

可她只是个刚出生三个月的孩子,这种事是她控制得住的吗?

这么凶干嘛。

她又不是故意的。

霍筱筱小恼羞成怒,嘴一瘪,行使一个孩子的特权,张嘴嚎啕大哭起来。

哭声清脆嘹亮,尖锐刺耳,在空寂的夜色中回荡。

被单方面殴打的季均扬听到霍筱筱的哭声,咬牙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眼底怒色满满,做最后无畏的挣扎。

“霍寒旭,这是我姐姐的孩子,你既然不喜欢我姐姐,那孩子就由我带走照顾,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她父亲是谁,以后……也不会让她再出现在你面前!”

他看上去伤得不轻,鼻青脸肿身上挺狼狈的,但下手的人极有分寸,没有伤及内里,看着严重,只是皮外伤而已。

霍寒旭对季均扬的话置若罔闻,他裤腿湿了一截,衣袖弄脏大片,心里烦躁的情绪达到了顶点。

将霍筱筱交给身后沉默站着的男人后,从胸前口袋拿出一块方巾面无表情擦拭着手背,随后将西装外套脱下,裹在霍筱筱身上。

霍筱筱:“……”

别过来!

那上面有我的排泄物!

被西装裹得严严实实的霍筱筱整个人都快疯了。

衣服弄脏了不扔掉就算了,往她身上盖算怎么回事?

你就是一心狠手辣的大反派,充什么慈父啊!

霍筱筱屏住呼吸,头脑发昏。

冥冥之中仿佛闻到了一股味道。

这难道就是伟大的父爱?

哭了。

真是令人窒息。

眼看着就要带着霍筱筱上车,季均扬恨极怒道:“霍寒旭,你把孩子还给我!孩子是无辜的!你如果不喜欢她就交给我,我带她走!”

“你别伤害她!”

“霍寒旭,你迟早会有报应的!”

准备上车的霍寒旭站在车门前,眼神冷冷扫视过去,眼底的阴翳显露无疑,轻描淡写三个字。

“腿打断。”

霍筱筱:“?”

这未免也太凶残了些。

她终于知道季均扬为什么是个活不过一集的炮灰。

炮灰都这样,即使寡不敌众,在实力悬殊过大,单方面被吊打的情况下依然不知道消停,往大佬心窝里插刀,即便大佬打算放过他,口不择言的嘴炮也能把火给挑起来。

虽然刚才被迫经历了一场速度与**,但不管是站在舅舅的角度,还是老父亲的角度,这腿不能断。

得想个办法才行。

头顶蓦然响起霍寒旭的声音:“哭成这样,是在替你舅舅求情?”

霍筱筱惊天动地的哭声停滞片刻,而后拔高了一个音,哭声更加卖力。

“你倒是护短。”霍寒旭伸手掐在霍筱筱白皙稚嫩的脸颊,宽厚的掌心长有几个粗糙坚硬的老茧,扎得霍筱筱脸颊生疼。

疼疼疼!

霍筱筱缩着脖子不断往后躲。

霍寒旭手掌减轻了力道,轻轻抚在霍筱筱脸颊,压着声音和脾气:“不许哭了。”

小孩子哪里能听得懂人话,霍筱筱不管不顾,继续扯着嗓子干嚎。

“笑一个我就放过他。”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

让一个出生才三个月的孩子笑一个?

孩子听得懂你的话吗?

不就是明摆着想断季均扬的腿吗?

幸好遇到的是她,否则季均扬这腿,今天是断定了。

霍筱筱猛地止住了哭声,一时岔了气还忍不住抽噎了几下,竭力拉扯着嘴角,给霍寒旭笑了一个。

黑葡萄似得眼珠子蒙上一层水淋淋的亮光,长密的睫毛湿哒哒的翘起。

霍寒旭双眼微沉,看着霍筱筱姑且可以算是个微笑的嘴角,“哭得这么难看。腿打断。”

霍筱筱:“?”

是不是玩不起?

我笑了好吗!

我笑得这么灿烂,那只眼睛看到我哭了?

霍筱筱只知道爸爸是个心狠手辣的大反派,没听说还是个瞎子。

好气!

她一脚踹了过去。

奈何腿太短,在半空中扑腾了两脚一点没沾到霍寒旭。

霍寒旭一手拎着她两只脚丫子,胖乎乎的,一手握上去全是肉,小腿还挺有劲,在他手掌心里使劲踹了两下,滑溜得很,差点没抓住。

但他什么也没说,将两只脚丫子裹进西装里,上车。

关门。

隔绝车窗外一切噪音。

车内没人说话,霍筱筱再哭也没意思,更何况经过刚才提心吊胆的飙车后,精神不允许她继续哭下去,张口嗷嗷了两声,吸了吸哭得红彤彤的鼻子,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

也不知道舅舅的腿被打断没有。

「放心,没有被打断,只是被打折了。」

“……那就好。”

看来反派爸爸也没她想象中的残忍,仔细想想,现在应该是初期阶段,还没到心硬如铁不折手段的地步。

嗯……还有救。

霍寒旭手臂弯曲,僵硬托着裹在西装里的孩子,显然没有抱孩子的经验,看着自己臂弯里软趴趴的一团,皱眉,将霍筱筱放在隔壁座椅上。

等她会说话了,一定要让大人在车上安装个儿童座椅。

司机在前座平稳开车,恭敬问了句:“霍先生,我们去哪?”

去哪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安置霍筱筱。

霍寒旭沉默片刻。

曾经酒后一夜荒唐的女人给他生了个孩子,他也是今天才知道,但这都不重要,既然是他的骨肉,霍家就不缺双碗筷,足够养活一个小崽子。

家里老先生一直想着抱孙子,有了这个孩子,正好圆了这个梦。

“回霍公馆。”

“好的。”

霍筱筱望了过去。

霍寒旭扫了过来。

四目相对,眼神在空中碰撞。

霍筱筱一秒闭眼。

霍寒旭双眼微眯,三秒内改了主意。

“回一品兰亭。”

“是。”

一品兰亭坐落于市中心,黄金地段,当之无愧的中心豪宅,是霍寒旭的私人住所,基本没带人回过。

半小时后车停在一品兰亭小区楼下。

霍寒旭一手抱着霍筱筱进楼,值班的工作人员笑着为他拉开大堂的门,按亮电梯里的楼层按钮,靠的近了,这才看到了霍寒旭臂弯里抱着的婴儿。

这孩子可真漂亮。

皮肤白皙吹弹可破,朦胧睁着的眼眶里镶着两颗水晶黑葡萄,胖嘟嘟的小脸任谁都想上去掐一掐。

但随之一惊。

她是单独为霍先生工作的工作人员,只要霍先生回一品兰亭都是由她服务,可以说基本每周都有一定的近距离接触,之前从没听说霍先生身边有哪个女人怀孕了,也从未见过霍先生带什么人回这。

还是……这孩子不是霍先生的?

但这孩子浑身裹着的一看就是霍先生身上的西装,这孩子到底是谁,能让霍先生这么妥善对待?

工作人员心里正腹诽这孩子是谁的时,楼层到了。

无暇多想,她伸手挡住电梯的门让霍寒旭出去,随即躬身关上电梯门。

电梯入户,霍寒旭抱着霍筱筱进门后穿过客厅,在自己主卧前停下脚步,转头去了一间次卧,将霍筱筱放床上。

躺在床上的霍筱筱眼睁睁看着霍寒旭将自己放下后转身离开,丝毫看不出有想好好照顾自己的念头,绝望伸出尔康手。

霍先生!

霍大佬!

霍爸爸!

爹!

别走!

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

真嫌我麻烦把我丢在这,顺便把我身上裹着的西装拿走啊!

她双腿直蹬,想把身上裹着的西装蹬下去。

可霍寒旭真的好爱她,唯恐宝贝女儿吹了风生病,裹得严严实实不说,还拿衣袖打了个死结。

霍筱筱踹得小腿打颤也没把衣服给踹下去,气喘吁吁瘫在床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西装上的那片濡湿像腌咸鱼一样把她给腌入味了。

而她活像只咸鱼,翻个身都翻不了。

人家穿越光鲜亮丽名利双收,她穿越,衣不蔽体孤苦无依。

咕噜……

甚至连饭都吃不上。

霍筱筱双手摸了摸叫嚣得厉害的肚子。

从医院飙车到郊外,再到郊外回来,虽然只过去短短一小时,但她饿了。

饥饿的感觉她很久没有感受过,现在只觉得前胸贴后背,饥肠辘辘,肚子里空荡荡的在叫唤。

一想到这偌大的房子里只有霍寒旭一个男人,霍筱筱绝望闭眼。

一个没有养过孩子的男人,估计也不知道怎么奶孩子,更别提两小时得喂她一次奶。

霍筱筱奄奄一息仰卧起坐,头还没抬起来就泄了气,颤颤巍巍伸出手想翻个身,啪嗒一声咸鱼躺下去。

拯救反派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她早晚都得饿死。

什么满级大佬重回新手村,这明明就是废物新人小号重练,强大的灵魂被禁锢在这弱小的身体里,迟早得废。

不行!不能这么下去。

人挪死,树挪活。

她得想办法救救自己。

环顾整个房间,落地窗,书桌,大床,衣柜,所有的家具一层不染,根本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门没关,有什么动静外面应该能听见。

为了不让自己饿死,霍筱筱使出最后的力气放声大哭。

但房外没有动静。

更绝望了。

老父亲不会就这么把她放在这放一晚吧?

霍筱筱瘫在床上,面如死灰看着天花板。

她已经没力气再嚎了,看什么都像大猪蹄子,连自己的爪子,都恨不得在上面咬一口。

大猪蹄子?

看着自己胖乎乎的小手,霍筱筱唾液分泌,咽下口口水后将大拇指塞进嘴里,还未品尝到大猪蹄子的美味,就流下了卑微的泪水。

为了生存,她竟然吃起了手手。

这繁荣昌盛的和谐社会,真的要把她活活饿死不成?

还是说,小A把她的结局提前了?

就在霍筱筱绝望之际,门开了。

她一脸惊喜朝房门方向望去,只见霍寒旭拿了个奶瓶走了过来。

迎着霍筱筱期待的目光,霍寒旭面不改色将奶瓶递到她嘴边。

“喝吧,这是奶粉。”

因为是孩子所以就可以随便敷衍吗?

爹!

我是你女儿!

你身上流着我的血!

我们血浓于水!

难道我就不配喝奶粉只配喝白开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