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凡朱蓝心小说无删节 《狂傲废婿》最新章节

《狂傲废婿》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狂傲废婿》由阿酒-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凡朱蓝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入赘三年,受尽岳母白眼。三年蛰伏,一朝回归,看豪门巨子陈凡如何暗中搅动这金陵风云。…

《狂傲废婿》 第17章 天价账单 免费试读

看到岳母和老婆的眼神,陈凡不禁苦笑两声,显然他刚才问的意思被这两人给误会了,便不继续再问下去了,想着大不了等下他来买单就是了。

现在陈凡手里的钱别说买单,就是买下一品轩都绰绰有余,更别说这实际上还是他的产业,但这一切现在还不能告诉朱蓝心。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担心之后的事情,朱家的事情比想象中还要复杂。

但如此的反应,在朱蓝心眼里看来更加坐实了自己的猜测,她心里十分的不高兴,就算她从来没打算指望陈凡,但是他这有必要算的这么清楚吗?

顷刻间,陈凡缓缓的说道:“希望一切都是我想太多了。”

“莫名其妙!”朱蓝心白了一眼陈凡。

一品轩被称作金陵市的高级吃饭场所并不是随便说说的,除了这里四周都洋溢着高大上的气息,最关键的是这里做出来的东西是的确好吃。

肉眼可见,三桌人上的菜肴都吃的七七八八,没有一盘菜是剩下很多的。

此时也吃得差不多,朱丽露出了一副假惺惺的笑容,朝着朱蓝心说道;“蓝心,咱们也吃的差不多了,虽然地方不怎么样,但这菜还是挺不错的,这次得谢谢你的款待了,你去结账吧。”

她已经迫不及待看见接下来发生的场面了。

朱蓝心虽然有些不爽,但还是把门口站在的服务生叫了进来,说是拿账单过来结账。

服务生自然没有怠慢,拿来账单就递给了朱蓝心,恭敬的说:“经理有事去忙了,但他交代过我你们这包厢消费可以打五折,这里是账单。”

朱蓝心点了点头,接过来一看,脸上的表情逐渐的僵住,很快就有些疑惑道:“你好,是不是拿错账单了,咱们这里怎么可能消费两百多万?”

消费了两百多万,就算打五折也得付一百万的钱,这让朱蓝心怎么能接受!

黄淑芬一听立刻凑过来看,顿时就不可思议了起来,气呼呼的看着服务生:“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啊,是把我们当冤大头了吗?”

说着,就捞起了袖子,大有一副准备吵架的架势。

这个时候,朱蓝心不由的瞥了一眼旁边淡然的陈凡,心想他刚才想说的就是这个吗?

面对朱蓝心和黄淑芬的质疑,服务生一点都没有慌张,面带微笑的指着上面的账单说道:“两位先别激动,请注意看上面的消费清单,三桌菜加上甜点一共一万。”

顿了下,他忽然话锋一转。

“但是你们点了其他的东西,中华烟五十条,拉菲红酒五十瓶,加上还有一些名贵的白酒,七七八八总共就是两百零八万,一品轩可以用信誉保证这些酒都是正品没有掺假。”

说完,他还特意的指了指包厢墙角堆满的空酒瓶以及朱家成员人手里装得满满的袋子,证明自己说的并不是空穴来凤。

朱蓝心秀眉微蹙的看了过去,发现亲戚们手里还真是两手都拿着袋子,虽然是红袋子,但可以清晰可见里面装的都是烟酒。

朱家成员们个个都是悻悻的一笑,可手中的袋子攥的更紧了。

根本没有要把东西吐出来的打算。

见到事情的确如此,朱蓝心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起来,这些所谓的亲戚是打算让她们家今晚要大出血啊!

此时,朱丽就朝着黄淑芬开口说道:“三弟媳,刚才吃着的时候,我可是特意的问过你能不能打包,你当时可是拍了胸脯说可以的,现在你难道是想让我们全部送回来?”

别看声音不大,但是透着无形的压力。

被她这么一说,本来还有些松动的朱家成员立刻就打消了念头,并且附和起了朱丽。

“三嫂,你们家未免也太小气了吧,不就打包点东西吗?”

“要是没钱的话就早点说啊,干嘛还装大头说是请客呢!”

“三嫂你总不能让我们朱家丢面子吧,要是点了东西再退回去,被人知道肯定会嘲笑的。”

……

众人的言语意思也很明显,这次的饭钱必须让你朱蓝心一家来付钱。

黄淑芬此时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她之前还以为朱丽说的是打包饭菜,一点饭菜她也不会在意,所以就豪爽的答应了下来。

谁知道,这帮人居然打包的是名酒名烟!

朱蓝心知道自己这是被二姑给算计了,况且她也答应要请这一餐饭,要是不买单的话,恐怕今后他们在朱家更要被处处针对了。

迫于压力,朱蓝心只好接受这次的教训,好在今早她也拿到了项目的提成一百万,加上家里剩下的积蓄,是可以付这次吃饭的钱。

她冷着脸对黄淑芬道:“妈,咱们买单!”

听到这话,朱家亲戚脸上纷纷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但座位上的黄淑芬迟迟没有起身,低着头像是没有听到朱蓝心的话,样子显得很紧张。

陈凡虽然也很讨厌这帮亲戚趁火打劫,个个都是来打秋风的,但是他明白自家是被朱丽这个老女人给算计了,于情于理必须是买单。

不然今后,朱蓝心在公司里的处境更加困难了。

他以为是岳母没听到,便提醒道:“妈,蓝心叫你去结账了。”

黄淑芬眼中有些心虚,头埋得更低了,这让陈凡都有些讶异,要知道往常的话自己的岳母肯定对他大声呵斥的,怎么会是沉默不语?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事情!

似乎猜到出了意外,陈凡就立刻朝着对服务生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还得要一段时间商量下,麻烦等下再过来。”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

服务生也没有什么意见,点点头就退出了包厢。

朱蓝心本来这段时间到处奔走的想要填上父亲造成的一千万窟窿,身心早就很疲惫了,加上这被二姑朱丽这么算计,心里的怨气已经快到了一个峰值。

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母亲这个时候也来添堵,语气顿时有些冷漠,“妈,你是瞒着我做了什么事情,这个时候你还不打算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