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可情谢舜名是什么小说 恋上重生复仇妻小说全文阅读

《恋上重生复仇妻》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恋上重生复仇妻》是暴躁的七哥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钟可情谢舜名,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怀孕六月,相恋十年的男友一夕反目,买通医生,强行剖腹。三日后,满身血污的她被推入手术间,开膛挖心!她瞪着一双空洞的双眼,看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长姐借着那颗熟悉的心脏,携手渣男步入婚姻殿堂血债血偿,她发誓,若有来生,定要将那对狗男女开膛剖肚,踩死脚下!…

《恋上重生复仇妻》 第19章 故人2 免费试读

恰当此时,一个清冷的女声从钟可情背后响起。

钟可欣褪去方才的白色长裙,换上一身冷眼的黑纱束腰裙装,从后堂缓步走出,推开前面的人,一步步坚定地走到谢舜名面前,逼视着他:“放着十多年的亲情、友情不要,一走就是十年的人,你凭什么回来看她?!”

“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她生病痛苦的时候,你在哪里?!”

“十年未见,你确定现在的你在她眼中不是一个陌生人?”钟可欣步步紧逼,她问得每个问题都站在钟可情的角度上,听在旁人耳中,她仿佛是一个替妹妹打抱不平的好姐姐!

只有钟可情一人在角落里恨得咬牙切齿,钟可欣这么言辞凿凿,不过是为了阻止谢舜名开棺验尸而已!

事关杀人命案,以及她钟家长女的好名声,她的语气怎么可能不急切?!

谢舜名认得钟可欣,他抬眸望了对方一眼,声音微哑:“我只是……不相信她死了。”

“她真的死了。”

从前的钟可欣温婉大方,绝对不会撒谎,所以谢舜名信了。

不!他不可以信她!

钟可情心中焦虑,握紧了双拳,她扒开层层人群,对着大堂中央喊道:“就算可情姐死了,也应该让他见最后一面吧!”

钟可欣微微侧目,横了钟可情一眼,目光紧紧盯着她胸口,冷声道:“子墨妹妹,这是我钟家的事,外人就不要插手了!”

谢舜名抬头望了一眼那个陌生的女孩儿,只觉得她的眼神里透着坚毅的光芒,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但时间隔得太久,久到他无法记起。

钟可情还要说话,却被季奶奶一把拉住,在她耳畔轻声道:“今天到场的媒体朋友太多,季家人低调,不想上报纸,这是钟家的事,小墨你就别管了。”

钟可情终于噤了声,却依旧目光灼灼地望着水晶棺边上的男子。他哪怕是稍稍抬一下手,碰一碰她前生的手臂也好。她前生受尽陆屹楠的虐待,就算现代给尸体化妆的技术再怎么高超,那些淤痕总归是抹不掉的。

“封棺!”

钟可欣怒喊一声,两个身穿黑色制服的保安便走了进来,当着谢舜名的面,火速将棺面盖上,并且封死。

谢舜名眉头紧拧,刚要说些什么。钟可情便见他身后的关静秋将怀中婴儿递给一侧的保安,自己则接了个电话,而后凑到谢舜名耳畔,面色焦急地说了句什么。

谢舜名突然收起所有情绪,一脸冷寂地站起来,携关静秋一行人,匆匆离去。

钟可情并不知发生了什么,她只知谢舜名一走,陆屹楠和钟可欣一定会想尽办法,尽快将她的尸体火化,到时候证据被毁,她就很难让他们伏法了!

谢舜名这一走,在场的媒体也去了大半,整个灵堂很快就空了出来。

全身的精血仿佛被抽空了似的,钟可情静静地倚着墙,听到屋里头钟家二老正小声议论着什么。

钟妈妈叹息着道:“十年了,想不到舜名已经这么大了。你说如果当初他们一家没走,可情没有死,他现在会不会和可情在一起……”

钟爸爸的声音听上去则极为严肃,“没那么多如果。”

是啊,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钟可情苦涩一笑,上辈子的事已经是过眼云烟,她现在要做的是活得更好,要那些欺负过她的人,付出代价!

到了傍晚,往来宾客大部分都散了,季奶奶因为身体不好,下午的时候就被季正刚接去医院复诊了。

整个钟家大宅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季家来接她的车到了,钟可情刚要离开,就被人从背后喊住:“等等!”

一脸傲然的钟可欣扯着嘴角,冷笑着靠近,手上狠狠一挥,一大杯苏打水全都泼在了钟可情脸上和身上,“如果不是看到床头的苏打水,我还真以为见了鬼呢!子墨妹妹这么爱喝苏打水,现在就多喝一点吧!”

钟可欣从卧室高调走出,阻止谢舜名开棺验尸的时候,钟可情就猜到她已经发觉了苏打水的事情。

清透的水珠从她面颊上滚落下来,钟可情扯了扯嘴角,面不改色,伸手便朝着钟可情脸上掴去,打完了还甩甩手道,“大表姐,你脸上好大一只蚊子!”

钟可欣莫名挨了一巴掌,脸上**辣地疼,她终于按捺不住,一脸嫉恨地搬起一侧桌案上的花瓶,对准了钟可情的额头砸去。

钟可情眼疾手快,一手稳稳接住花瓶,另一手死死扣住了钟可欣的手腕,轻笑道:“大表姐,这漯河图青瓷花瓶可是可情表姐送给姨妈的生日礼物,姨妈不知道有多喜欢,你就这么砸了,也不怕姨妈伤心吗?”

说着,她将花瓶小心翼翼地摆放回原处。

比起钟可欣,钟妈妈更宠爱性情直率的钟可情,所以钟可情送给她的东西,她总会特别用心地包管着。

钟可情的一番话恰巧刺中了她心中痛处,钟可欣气得面色发白,双肩忍不住颤抖起来,指着钟可情的鼻子道:“你……你这个没有教养的小杂种!”

开始口不择言了?气急了?露出真面目了?

钟可情朝着她身后扫了一眼,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于是故意咦了一声,问道:“大表姐,你刚才说我是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我说你是没有教养的小杂种!”钟可欣被她气得面色发青。

钟可情又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她身后,挑眉问道,“没有教养是什么意思?”

钟可欣冷嗤一声,怒道:“就是说你有娘生没爹养!”

这话一出口,钟可情才故意惊诧地长大了口,伸手指了指她身后,喊道:“爸——”

钟可欣以为钟可情又在吓唬她,根本没放在心上,扯着她的衣领道:“别再装了,你爸爸眼里只有小三母女,哪有你这个正牌女儿!他根本不可能来!”

话音刚落地,一道沉闷的声音变在她背后响起:“什么叫做有娘生没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