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卿卿多明媚全文免费阅读 乔卿卿江应淮大结局无弹窗

《我知卿卿多明媚》小说简介

《我知卿卿多明媚》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小说,是作者终日梦鱼精心创作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古代言情小说,主要人物是乔卿卿江应淮,小说讲述了:顺京城来了位微服的爷,闹得宿河官府提心吊胆,商贾惶惶不安,偏偏乔家三姑娘高兴的很,却在头一天就把这位爷给得罪了。小侯爷说没事,替我办事,过往的账一笔勾销。三姑娘说可以,但你要带我去顺京城。后来,宿河州里开始传出小侯爷要带心仪的姑娘回顺京城的消息,乔卿卿骑着马走在江应淮身旁,十分好奇。听闻小侯爷在宿河州遇见了心仪的姑娘,不知究竟是哪家姑娘?姓甚名谁?小侯爷听罢,只是垂眸一笑,回头看时,眼眸闪烁,囊括星辰。乔家姑娘,闺名卿卿。…

《我知卿卿多明媚》 第14章 让我跟着你混 免费试读

第14章让我跟着你混

面对顾年雩的质疑,乔卿卿一点也不慌,把馄饨又朝顾年雩面前挪了挪,解释道:“这城中每户人家我都认识,却不认识你,你自己说说,难道你不是从别地儿来的?”

乔卿卿这样说,顾年雩还算放心了些,拿勺舀了一个馄饨放进嘴里,霎时之间唇齿留香。

皮薄馅厚,外皮滑嫩有劲道,内馅鲜嫩又多汁,汤底醇香,鲜味十足,顾年雩惊喜不已,自己在顺京城的街头巷尾寻觅了那么多年,还从未吃到过如此美味的馄饨,一下子又朝嘴里塞了好几个。

就着味鲜的汤底,顾年雩把嘴里的馄饨吞进了肚里,这才回味无穷地问着乔卿卿:“你说你识得这城中的每户人家,那姑娘可识得这乔府的乔三姑娘?”

找自己的?乔卿卿微微蹙着柳叶眉,对眼前之人开始有所防备起来,“你找三姑娘?你要做什么?”

“在下久闻三姑娘大名,姑娘若是识得三姑娘,可能为在下引荐一番?”顾年雩嘴里虽然含糊不清,但眼中却满是认真和崇拜。

乔卿卿这才放下了戒备,心中暗喜,撑着脑袋,好奇地问顾年雩:“这三姑娘真有如此大名?”

“姑娘既是宿河州中人,岂会不知?”

“宿河州自是家家户户都知三姑娘,可这州外我们如何知晓?”

“这个嘛……”顾年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解释道:“我是入了宿河这么几日听闻的……”

原来还是宿河人说的,乔卿卿顿时没了兴致,好一顿数落他:“我还以为这三姑娘的大名都能像思雍侯那般远扬呢,你这人可真没意思,明明才听三姑娘大名几日,偏偏要说是久闻,你玩儿我呢!”

“非也,”顾年雩吃饱喝足,开始和乔卿卿讲起自己的道理来,“姑娘有所不知,在下自入宿河州起,这三姑娘的英勇在耳边可是回荡不绝的,在下自幼便崇拜这有着侠肝义胆的英雄,实在是想亲眼见见这英雄是何模样。”

乔卿卿被顾年雩天南海北地夸着,几乎快要得意忘形了,但这是在大街上,那么多人因着她是三姑娘都会多看她几眼,她只能谦逊再谦逊,不太好意思地拨了拨耳边碎发,“成,我带你去见三姑娘。”

乔卿卿满口应下,等着顾年雩吃完馄饨的同时,也好奇地问他:“我瞧你身着华服却又沾染风尘,站在面摊前许久也不敢叫上一碗来吃,你……不会是落难于此的吧?”

乔卿卿如此误会,顾年雩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裳,青灰色的织锦料子,还织有银色的暗纹,这可是他最普通的一件了,袖口连金丝绣纹都没有,难道还这么显眼?乔卿卿能一眼就看出华贵?

“是啊,我家道中落,身无分文。”顾年雩顺口承认。

“没事,你有手有脚,还怕养不活自己?”乔卿卿安慰着眼前的人,见他吃完,叫来了陈四结账。

“三姑娘,这两碗就当我孝敬您,多谢您前几日出手相助打走那几个流氓无赖,不收您钱了。”陈四笑着,把钱朝乔卿卿跟前推了推,示意她收回去。

乔卿卿这厢只顾着和陈四斡旋,完全忘了身边还有个顾年雩,等到和陈四商量好他收下面钱,只稍去容姑那儿买一方绢子回去给媳妇就好后,回过头,才发现顾年雩正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她。

乔卿卿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解释:“我不是有意要隐瞒……”

“三姑娘,您什么都不用说了……”顾年雩面前凝重,但下一刻就郑重其事地取下了自己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他空空如也的荷包,递到乔卿卿跟前:“日后,您就让我跟着您混吧!”

乔卿卿不知道的是,在她请顾年雩吃面吃馄饨的时候,她要找的人正好从摊边的长街上路过,也正好看见了她。

也许是乔卿卿身上自带的、能够吸引到人注意的地方,江应淮陪着萧窈东家档口瞧瞧首饰,西家摊铺看看糖人的工夫,依旧能在面摊那么多人中一眼就瞧见乔卿卿。

裴乘也看见了,他的目光总是随着他家侯爷转的,“公子,那不是乔姑娘吗?还有顾小公子……”

“别声张,”江应淮稳住裴乘,看向另一边的萧窈,直到确定她正被一家摊铺里的香囊吸引,没有看到乔卿卿,才继续往前走,对裴乘交待道:“去守着,听听他们说了些什么,别被看到。”

裴乘应声就退了,萧窈买过香囊回头找江应淮,把一个香囊递给了他,本还想给裴乘一个的,没想到人却不见了踪影,“裴乘呢?”

“刚才路过乔府,我让他去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什么情况。”江应淮面不改色地解释着裴乘的消失。

萧窈点点头,这才想起,刚才他们经过的是乔府,是曾经属于乔卿卿的乔府。

她把给裴乘准备的那个香囊塞到江应淮手里,让他届时交给裴乘,然后就自顾自地朝前走着。

“萧窈,想吃糕点吗?”见萧窈的神色有些失落,江应淮赶紧追上来,试探着问她。

可萧窈却说不用,看着街边的店铺,指了指其中一家,“这家店,四年前就是买糕点的 ,他们家的云片酥堪称宿河一绝,卿卿也爱吃,每次我来乔府找她,都会给她带两盒,如今却不知搬到何处去了。”

看着眼前被换成了绸缎庄的店面,萧窈有些失落。

“你想吃吗?想吃我让裴乘去打听。”自家师妹打小呼风唤雨惯了,要什么有什么,自己既然受了她父母照顾她的这份重任,也得让她在宿河州过得顺风顺水才行。

“不必麻烦,师兄,”萧窈婉拒着,拽着手里剩余的两个香囊,拿起来朝江应淮示意着:“就像是这个香囊,若是香味尽了,换一个便好,若是还强求原物,倒成多余的了。”

听了萧窈的话,江应淮理解似的点点头,带着萧窈又继续朝长街尽头走去。

“对了师兄,咱们出来都没给卿卿留个口信儿,若是她买着了垂竿去客栈找咱们,岂不是落一场空。”萧窈看着日头,离他们离开客栈已有一个时辰了。

“大可不必如此担忧,”江应淮和萧窈并肩走在长街上,看着长街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对萧窈道:“也许……乔姑娘现在正忙着呢。”

明明是一句普通的评价,萧窈竟听出了一丝嘲讽,她可见不得谁嘲讽乔卿卿,就算是江应淮也不行。

“师兄,我总觉得你似乎对卿卿有成见。”萧窈直截了当,说话从不拐弯抹角。

可江应淮却问她,“何以见得?”

“你自己想想,对她和对裴乘,你是一个态度吗?”萧窈替自己的好友打抱不平,嘟囔着:“你老逗她,她都急眼儿了你还逗,可不是成见吗?”

“在你眼中,这是成见?”江应淮哭笑不得,“若是我拿对裴乘的那一套对你这位好友,你大概又会怪我过于狠辣,我怎么做都是错。”

江应淮清楚萧窈对挚友的情谊,他也很想为着这份情谊不刻意严苛乔卿卿,只是放在他入宿河追查砾铁这件事上,他就必定得用对手下定的规矩来要求乔卿卿,没想到竟招来了萧窈的不满。

“罢了,”江应淮叹了口气,不给萧窈解释的机会,只道:“我尽量少让她做事,你大可放心,事成后,我定会还你一个完完整整的乔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