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乔卿卿江应淮的小说 乔卿卿江应淮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我知卿卿多明媚》小说简介

我知卿卿多明媚》是最近热门的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主角是乔卿卿江应淮,该小说讲述了乔卿卿江应淮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这篇小说的主要内容是:顺京城来了位微服的爷,闹得宿河官府提心吊胆,商贾惶惶不安,偏偏乔家三姑娘高兴的很,却在头一天就把这位爷给得罪了。小侯爷说没事,替我办事,过往的账一笔勾销。三姑娘说可以,但你要带我去顺京城。后来,宿河州里开始传出小侯爷要带心仪的姑娘回顺京城的消息,乔卿卿骑着马走在江应淮身旁,十分好奇。听闻小侯爷在宿河州遇见了心仪的姑娘,不知究竟是哪家姑娘?姓甚名谁?小侯爷听罢,只是垂眸一笑,回头看时,眼眸闪烁,囊括星辰。乔家姑娘,闺名卿卿。…

《我知卿卿多明媚》 第10章 惹上不该惹的人 免费试读

第10章惹上不该惹的人

乔卿卿难得一大早还待在家里没出去,容涣去厨房煮了粥回来,发现乔卿卿正坐在窗边书案前抓耳挠腮奋笔疾书,疑惑之余,也有一丝欣慰。

她难得醒了之后还在家留这么长时间,甚至还拿起了笔,虽然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但无论写什么,都要比她拿剑去吓唬人好。

一个姑娘家,还是安分守己的好,她乔卿卿的名号虽然响彻宿河,可毁誉参半,始终不是什么好事。

“卿卿,快先来用早膳,吃过再写。”容涣摆好了筷子,唤着乔卿卿。

可乔卿卿如今心里哪还有心思吃?她只想着赶紧把江应淮吩咐下来的这幅舆图早些完成交差。

宿河州市面上流通的舆图,不是只有城郭便是只有山水,江应淮要一幅既有城郭又有山水的舆图,还真没有,还真只能乔卿卿参照两幅舆图给他画到一幅上。

她知道萧窈不是故意的,要怪就怪江应淮心狠手辣阴险狡诈,非要抓住她的把柄玩弄于股掌之中才肯罢休,让她画舆图,可实在是难为她。

也许她上辈子真是欠他的。

“你在写写画画些什么呢?连早膳都不吃,这老话说,一日之计在于晨,晨膳也很重要的。”容涣在乔卿卿跟前更像是操心的母亲,走过来看她究竟在搞些什么。

乔卿卿也没打算瞒着容涣,一边照着宿河州舆图在纸上勾画,一边说:“容姨,我惹上不该惹的人了。”

“不该惹的人?”容涣满脸惊异,甚至不敢相信:“这宿河州,竟还有你乔三姑娘不敢惹的人?你怕不是弄反了吧?”

“是真的。”乔卿卿手已经酸了,放下笔活动筋骨,顺便和容涣抱怨:“这宿河州里的人自是不敢惹我,可坏就坏在,那惹不起的人不是宿河的。”

“不是宿河人?”容涣想了想,突然就变了音调:“莫不是从顺京城来的那位侯爷?”

“您怎么知道?”

“我是路过乔府的时候听万娘子说的,不知这位侯爷来宿河有何贵干。”容涣一面担心乔卿卿惹上了这位爷,但另一面,还是不忘向她打探消息:“卿卿,你可知晓?”

“我怎会知晓?我又不是他手下,怎会知晓他要做什么?”乔卿卿的确不知道,但也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那你这又是在做什么?”容涣瞧着她那样,指了指桌上才画了还不到一半的舆图,问她。

“还不是那江小侯爷交待的好差事,不过他答应我,若我办得好,他会带我去顺京城。”一想到这个许诺,乔卿卿做任何事都有了盼头。

可容涣却陷入了沉默之中,虽不忍破坏乔卿卿的兴致毁了她的盼头,但她还是不得不说:“卿卿,你知道我一向不希望你去顺京城。”

“我知道,可是容姨……”

“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夫人都已瞑目,你这又是何必呢?”容涣不止一次想把这个念头从乔卿卿脑袋里打消,可不知为何,这年岁越久,她的念头却越坚定,而如今竟已到了先斩后奏的地步了。

虽然不是出于一定要和长辈对着来的心理,但容涣越不让乔卿卿去做,她就越想要得到真相。

面对强烈反对的容涣,面对与她相依为命多年的容涣,乔卿卿铁不下心,但也软不了心肠,只是拉着她的手,和她保证道:“容姨你放心,我会好好的,就算有朝一日我真的到了顺京城,我也不会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我答应你,我保证。”

乔卿卿的保证从来都是张口就来,容涣没应也没反驳,摇摇头就走了,恰好这时阿皮敲了敲窗,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乔卿卿赶紧放下笔溜了出去。

“三姑娘,昨日那人不是……”

“我知道,”乔卿卿料想阿皮估计认出裴乘来了,赶紧解释:“咱们抢错人了,我正想办法把东西还给人家呢,也怪咱们太心急,日后你若是再见到,就当不认识,可别说漏了馅儿。”

“知道,我有分寸。”

宿河州,城以五十里见方,但城外方圆五十里也归其管辖,算得上是虞朝国土里数一数二大的州府,宿河城北面依山南面傍湖,单单是北边那座四空山里开采的砾铁,每年上缴到工部后派下来的饷银,就足够城中每户人家的温饱。

虞朝制霸中原,靠的是独特的火器砾火铳,而要打造砾火铳,砾铁又是不可或缺的原料,放眼整个虞朝甚至整个天下,大约找不出宿河州外第二处有砾铁存在的地方,因此朝堂重视,自开朝起,便开始开采四空山的砾铁,到今日为止,四空山大大小小恐怕已有上百处矿坑了。

这才是令乔卿卿为难的地方。

矿坑的分布乃官府机密,岂是她这等小民能随便想知晓便能知晓的,乔卿卿仿着大大小小的舆图重新描绘而出的宿河州方圆百里的舆图,已经是三日后的事了,但唯独这矿源,乔卿卿没办法,只能把问题扔给江应淮。

江应淮拿到舆图刚看的时候还是很满意的,可看着看着,就发现了异样。

“听闻宿河州以采矿为生,矿呢?怎么舆图上没有?”

正和萧窈聊得火热试图掩盖心虚的乔卿卿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只能放下手里的糕点,搓搓手,说:“那是官府管的东西,我能轻易就拿到矿坑舆图给您画出来吗?”

“是啊师兄,官府的东西你总不能让卿卿去偷吧?你别把她当成裴乘好吗?她是个姑娘!才不干偷鸡摸狗的事。”萧窈也帮着腔。

一旁的裴乘愣了愣,一脸无辜地看向自家侯爷。

“我也没说是偷鸡摸狗,”江应淮解释着,只是想到昨日险些被她诓骗的事,他的态度可没有之前那么好,“只是乔姑娘想要我以带你去顺京城为交换,我总要交换得物有所值。”

眼见着江应淮又拿去顺京城这件事来威胁乔卿卿,萧窈看不下去了,忙拽着乔卿卿的手,道:“卿卿你别听他的,他不带你去,我带你去。”

有萧窈这么一句话,乔卿卿虽然瞬间开心许多,但始终没有应下。

可高兴不过片刻,就被江应淮一盆冷水扣到了脑袋上:“你若要带她去顺京城,她总不能永远都住在萧家府上。”

“为什么不能?我同爹爹讲一声便是,府中客房那么多,卿卿想住哪间都可以!”

“若真可以,多少年前,乔姑娘便能随你去顺京城了。”江应淮一句话点破了萧窈理想中的美好。

四年前,原本是宿河州长史的萧天行擢升为京兆尹,虽然离不开自身勤勉得圣上赏识的缘故,但望阳县侯思念妹妹,托岳家人在圣上跟前美言了几句,恰好前京兆尹告老还乡,这份差事便落在了远在宿河的萧天行身上。

顺京城郑家派了人来帮忙,萧家连夜搬离了宿河。

走时萧窈也曾想过带上在家里一直不受重视、就算离开也没人会挂念的乔卿卿,但父母都说这样不好,最后也是因为乔卿卿舍不得容涣,这件事才就此作罢。

今日再提,萧窈差点就忘了曾经的愿想曾经破灭过,差点就天真的以为这次也可以了。

乔卿卿心中敏感,萧窈是知道的,若没有正当的缘由去,要一直住在萧家,就算她能替她撑腰,也抵不过旁人以好奇猜忌的目光看她,更没办法打消她心里寄人篱下的自卑感。

她嘴上说的那些不在意,真的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她在宿河过得如此顺风顺水,其实也离不开她在这儿至少是有家的底子撑着,若是去了顺京城,她可就是一无所有的人了。

乔卿卿自己心里也亮得和明镜似的。

“若是小侯爷能给我找份差事,让我在顺京城扎根,自然也是再好不过。”乔卿卿看向江应淮,眼神诚恳。

看来,她是真的很想去顺京城。

江应淮看出来了,点头答应着她,可萧窈却不乐意了,“为什么要找他?我也可以帮你找差事的!卿卿,咱们不求他!”

“小侯爷在顺京城有权有势,我这不过是件小事而已,小侯爷几个时辰就能安排妥当的事,就不劳烦你费心费力花费几日的时间了。窈窈,你还是安心地做你的县主吧。”

萧窈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乔卿卿当着江应淮的面拒绝,气得拂袖而去。

江应淮不过一个眼神,裴乘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拿好手里的剑追了上去,留下江应淮和乔卿卿两人独自在房中。

“萧窈是真心想帮你。”江应淮给乔卿卿沏了杯茶。

“我知道啊……”乔卿卿叹了口气,把刚才没吃完的那块糕点拿在手上继续啃了起来,“可是我欠她这份人情,她是不会想要我还的。”

她把糕点塞进嘴里,喝了一盏茶后慢慢吞咽,直到彻底下肚,用手背抹了抹嘴,站起身撑着桌面,看向江应淮,道:“可小侯爷你不一样,我欠了你一份人情,你一定会想方设法让我千倍万倍地还回来,虽然这样对我太不公平了,可是,我会心安。我乔卿卿,从不受嗟来之食。”

乔卿卿说完,微微一笑,伸出手去替江应淮斟满了茶水,卑躬屈膝讨好道:“日后,我就但凭小侯爷吩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