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卿卿多明媚完结篇阅读 主角是乔卿卿江应淮的小说

《我知卿卿多明媚》小说简介

《我知卿卿多明媚》是终日梦鱼最近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我知卿卿多明媚》精彩节选:顺京城来了位微服的爷,闹得宿河官府提心吊胆,商贾惶惶不安,偏偏乔家三姑娘高兴的很,却在头一天就把这位爷给得罪了。小侯爷说没事,替我办事,过往的账一笔勾销。三姑娘说可以,但你要带我去顺京城。后来,宿河州里开始传出小侯爷要带心仪的姑娘回顺京城的消息,乔卿卿骑着马走在江应淮身旁,十分好奇。听闻小侯爷在宿河州遇见了心仪的姑娘,不知究竟是哪家姑娘?姓甚名谁?小侯爷听罢,只是垂眸一笑,回头看时,眼眸闪烁,囊括星辰。乔家姑娘,闺名卿卿。…

《我知卿卿多明媚》 第8章 你倒是看得开 免费试读

第8章你倒是看得开

比起从别人嘴里听到,亲身出去看看外面或许更好。

乔卿卿也不恼自己被拒,她只为云桑能走出这花房开心。

不过既然事关张太守,乔卿卿就好奇了:“张太守府上来了贵客?那姐姐可知是何人?”

宿河州太守张启是乔卿卿婶婶的兄长,根据以往的情况来看,张启府上来了贵客,必定会邀请妹妹妹婿一家一同赴宴相迎,如若如此,那她今日便可以趁乔儒礼一家子不在府中,回乔府取些东西来。

如此大好机会,她怎能不好好把握?

可云桑说她不知道:“听说此人身份尊贵,不过想想也是,若不是非富即贵,张太守怎会想要让歌舞伎去府上?”

云桑说张太守请的客身份尊贵时,她立刻就想到了江应淮。

除了江应淮,乔卿卿还真想不出有谁的身份如他那般尊贵,能让张启既费银子又花心思去招待。

她早些时候甩掉了裴乘,这人唯他家侯爷的命是从,此时必定已将被她甩掉的事情告知了江应淮,乔卿卿还在恼将如何向江应淮解释这件事,上好的借口就主动送上门来了。

如果张启宴请的人是江应淮,也就是说,夜里江应淮的人不会在客栈,而萧窈也必定会随着赴宴,她只要趁这时悄悄溜去把拿了江应淮的东西还给他,第二日江应淮若是问起,她大可以借口是自己让偷盗之人主动归还,既能和江应淮两清,放下自己心中的大石,也能为自己甩掉裴乘找借口解释。

一举两得。

回乔家取东西倒有的是机会,可江应淮这边的机会可就只有这么一次。

乔卿卿把一切都已经计划好了,甚至去找了阿皮跟自己一起去客栈,先是探风而后望风,只待她把东西还回去两人就撤。

阿皮也不知道乔卿卿叫自己去探风望风是为何,不过三姑娘叫他做任何事他都是不问缘由只管去做便是,因而答应的十分爽快。

他俩约好了酉时三刻在江应淮落脚的福东客栈门口见,太守府的宴一向是在酉时三刻开,这个时间去客栈不会有错,可阿皮倒是准时赴约了,却等了足足三刻都不见乔卿卿的身影。

而此时的乔卿卿,并非是故意爽约或是玩弄阿皮,实在是想走却脱不了身。

她被江应淮捉到张府来了,就因为在找过阿皮回程的路上冤家路窄地碰到了江应淮,就被他拉到了张家的宴上来。

江应淮说他在这儿人生地不熟,实在需要一位向导。

乔卿卿不是没有推脱,她说乔盈盈也会去,让乔盈盈做他的向导再合适不过。

可江应淮却以找个熟悉的人陪萧窈为由,以带乔卿卿去顺京城为要挟,成功地把乔卿卿挟持到了席上。

到了张府,乔卿卿心里才叫一个后悔,这乔家的人都来了,她跟在江应淮的身后出现在叔父一家人跟前,这不是当众打了自己的脸吗?

“卿卿也来了……”落后乔儒礼一步的张夫人见到乔卿卿,热情地走过来关切着:“我着人去请你一同赴宴,容姑却说不知你去了哪儿,你怎么和侯爷一起来的呢?”

乔卿卿见张夫人那副虚伪的模样,也不拆穿,学着她的热情牵过她的手,顺着她的话道:“我哪有那个福气能和小侯爷一起来?是成襄县主说今日太守府上设宴,带我来开开眼罢了。”

乔卿卿和萧窈的关系,宿河州中无人不知,张夫人也当她说的是真话,总归没那个心思要让她坐在乔家的位置上,总归她和萧窈交好已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也就点点头,带着心有不甘的乔盈盈先走一步了。

张夫人和乔盈盈一走,乔卿卿笑着的脸立刻就垮了下来,神色轻松,和萧窈说笑着。

江应淮倒是在跟着乔儒礼走了几步后放缓了步子,看着身后与萧窈手挽手的乔卿卿,低声道:“乔姑娘与叔父婶婶的关系,倒是没有本侯预想中的好。”

“倒也不是说不好,”乔卿卿没看他,望向别处的地面,低声道:“我爹娘早逝,叔父把我养到这么大已是仁至义尽,我哪里还敢奢求与他们亲如父母子女呢?”

她能平安顺利长到这么大,能好好活着,就已经是她叔父乔儒礼此生做过的最大的善事了。

此时的天已经有些暗了,盛夏的晚风把白日里残余的暑气送入人间,带着些许炎气,却也吹得人身心畅意。

江应淮看着乔卿卿一脸淡然,往事犹如过眼云烟,轻声感慨了一句:“你倒是看得开。”

“我和窈窈学的啊!”乔卿卿一脸自豪,看着萧窈,笑弯了眉眼:“这世间万物林林总总,它们都不属于我,既不属于我,我又为何要为其操劳忧心呢?”

爹娘早逝,叔父婶婶亲情淡漠,姐妹之间总是嫉妒猜忌,乔卿卿看开了,无所挂念,一身轻松。

这是她从萧窈身上学到的,她的窈窈就是这么看得开,她一向羡慕她的窈窈能够如此豁达。

“那乔姑娘为何对去顺京城的执意如此深?”江应淮饶有兴趣,对眼前这个姑娘倒是十分好奇:“这倒不像是乔姑娘会想的事。”

江应淮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乔卿卿还没介意,萧窈倒是先介意起来,打断了江应淮的话:“师兄,这是卿卿的私事,你能不能不打听?”

这虽然是乔卿卿的私事,但她还没有到谁都不可说的地步,只是萧窈让江应淮别打听,他倒还真就住了嘴,应声好后进了张府后院,看的乔卿卿瞠目结舌:“窈窈,他不是侯爷吗?”

“是啊,怎么了?”萧窈挽过乔卿卿的手,带她朝女眷的席面走去。

“他还是你师兄……怎么反倒这么听你的?”乔卿卿看不明白,总觉得这两人关系好像不同寻常。

“大概是我说的有理吧,”萧窈歪着脑袋,说服着乔卿卿,也说服着自己:“我这位师兄,一向最把‘理’字放在首位,别人不犯他的理,他自然也就敬着别人的理。”

“那照你这么一说……若是有一日你犯了事儿却不占理,那他是帮你还是帮理?”乔卿卿好事地问道。

可这一点萧窈也说不准,毕竟她也没犯过什么不占理的事,就算犯过,谁不得敬她是圣上亲封的县主而卖个面子就此作罢?

萧窈说自己也不知,乔卿卿便继续发问:“那你说,凭咱们俩这么好的关系,若是我犯了不占理的事儿,小侯爷他会不会放我一马?”

“也许我求求他会有用吧……”

“也许?”

“不然呢?”萧窈敲敲乔卿卿的脑门,让她清醒一点:“我又不是他什么人,师兄妹而已,人家卖我一个面子就得了,咱们还能得寸进尺不成?”

乔卿卿这就发难了,看来这册子还必须得这时候还回去才是。

“窈窈我突然想起容姨叫我回去有急事,我就不去了,”乔卿卿拖住萧窈的步子,赶紧告辞:“你替我同小侯爷道一声歉,求求他别因此不带我去顺京城,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我先走了!”

乔卿卿一边快步离开一边向萧窈挥手,身影渐渐消失在了月亮门的拐角,留下萧窈一个人在原处,望着她已经消失的背影,嘀咕着:“师兄不是说是她自己要跟着来陪我的吗?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