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锦笙傅时礼主角的小说 主角是叶锦笙傅时礼的小说免费阅读

《替嫁孕妻:痴少宠上瘾》小说简介

《替嫁孕妻:痴少宠上瘾》是由作者季商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该作者季商的文笔行云流水,主角叶锦笙傅时礼的故事动人心弦。《替嫁孕妻:痴少宠上瘾》小说讲述了:六年前,为了救回母亲,她被害入狱。出狱替嫁,所有人都嘲她没心没肺撞死亲妈,笑她嫁给痴傻悲惨余生。叶锦笙反手打脸自证清白,把那小傻子养得乖乖的。直到某一天,有人看到千亿首富小心翼翼地哄着她,一点都没有痴傻的样子。乖,以后不骗你,跟我回家?滚。孩子都有了,你不准备负责?…

《替嫁孕妻:痴少宠上瘾》 第五章 先别急着走 免费试读

第五章先别急着走

“谁碍事儿?”

傅辰浩被大力拖拽到一旁,嘴里的话还没出口,一拳头就狠狠地砸在他脸上。

从拐角处冲出来的傅时礼将人按在地上,那拳头一下下落下,像是要把人给打死的势头。

“傅时礼!”

叶锦笙看得心惊胆战,把怀里的小孩放下,冲过去把人给拉开。

男人红着眼睛,在叶锦笙的气息包裹住他之后,才逐渐地平息下来,安安静静地任由她抱着自己,小声地开口:“傅时礼,不要打架,别打架……”

他低着头,看着比自己矮很多的女人。

微微垫着脚,小心地摸着自己的后脑,顺着那一块头发,温声哄着。

地上的傅辰浩也缓和过来,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手捂着红肿的脸,“臭傻子,你居然敢打我?!”

作势,就要冲过来揪住傅时礼。

叶锦笙护着傅时礼后退两步,娇小的个子挡在男人面前,倔强的眼神毫不畏惧地看过去:“傅大少为什么被打心里没数吗?若要闹开,你脸上也过不去吧?再者,你今天真的要和傅时礼打起来,传出去看看谁丢人。”

和一个傻子打架,想想就觉得说不过去。

更别说,是为了刚娶进傅家的傻子媳妇儿。

傅辰浩当即也不动了,舌尖顶着牙齿恶狠狠地啐了一口,“你给我等着,只要有我在,你再傅家的日子,就别想好过!”

就在这时,一直被三个人忽略在角落的小孩忽然站出来,傅斯年一身小西服,眉头蹙得紧紧的,像个小大人。

他站在叶锦笙面前,挡住了身后的两个人,“爹地,你不能这样讲话的。小婶婶这么漂亮,你怎么能欺负她呢!小叔叔打你可是活该哦~”

“臭小子,你谁儿子?”傅辰浩骂道,却不敢对这小魔王动手,只拽着傅斯年离开,“这么喜欢他们,去给他们做儿子啊!”

小孩委屈的模样看得叶锦笙心揪了一下,直到手心被温热给拉住,她回过神。

傅时礼牵起她的手,低眸看下来:“姐姐,你生气了?”

这模样,让叶锦笙恍惚觉得,他好像也不傻。

清冷的眉目,干干净净的黑眸,一旦撞入其中,像是被旋涡吸进去,再出不来。

她抽回自己的手,指尖落在傅时礼的脸上,嘴角处有一处青紫的伤痕,应该是傅辰浩方才反抗的时候砸上去的。

“疼不疼?”

傅时礼点头,眸光清澈,“疼。”

叶锦笙重新握住他的手,脸上扬起无奈的笑,“走吧,我带你去上药。以后不准跟人打架了,知道吗?”

傅时礼任凭她牵着自己,侧目落在叶锦笙身上,“可他欺负姐姐,也不能跟他打架吗?”

“不行,打架是不对的。”她对傅时礼耐心很足。

傅家老宅的结构这么多年都没什么变化,和记忆里的一样,她找到傅时礼住的小楼,好在没被人霸占去。

虽然傅时礼搬出去,但小楼也定期都有人打扫,里面的佣人看到叶锦笙带着傅时礼进来,神色有些异常。

如果没猜错,这小楼傅辰浩的母亲一直想占去,毕竟傅时礼的妈妈以前住在这里,她小三如今上了位,肯定也想要。

可老太太不准,谁也没办法。

叶锦笙管不到傅家的弯弯道道,忽略小楼两个佣人的脸色,轻车熟路地翻出医药箱,蹲坐在傅时礼面前,“头低一下。”

伤口不是很严重,只是有点青紫。比起傅辰浩脸上的伤,傅时礼根本没什么事儿。

但他这贵家少爷,以前什么时候受过这种苦?

叶锦笙还记得以前来傅家玩的时候,带着傅时礼爬树,这小少爷摔下来之后就冷着脸谁也搭理,害的全老宅的人都哄着他。最后才知道他拉不下脸,觉得摔下树太丢人。

最后害的她还被骂了一顿,说不准再带着傅少爷玩这些。

她皮的身上的伤口更多,这药箱找的也顺,这么多年还是放在那个位置。

药上好,大概棉签按得他有点疼,傅时礼微蹙着眉,好半晌才开口:“姐姐,真的不准再打架吗?”

叶锦笙收拾好药箱,将东西放回原处,没回头:“为什么要打架?有时候打架,并不能解决问题。”

她认真说道,也不知道这小傻子能不能听明白。

等她重新走过来,对上傅时礼干净清澈的目光,男人吐出一字一句搅得她心神荡漾——

“可是我想保护姐姐,我不想看到别人欺负姐姐。”

说得认真。

她看着傅时礼,没挪开目光,也没应声。

垂在身侧的手被傅时礼小力气拉住,透着小心翼翼,“姐姐是嫌弃我傻吗?他们都喊我傻子,姐姐也喊我小傻子。”

叶锦笙手指微缩,碰到傅时礼的手,像是触电一样收回。

她不能去喜欢傅时礼。

配不上。

迟早会离开,何必去招惹一段不会有结果的感情。

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叶锦笙才温和地开口:“姐姐不会嫌弃你,但姐姐,也不需要你保护。你只需要保护好自己就够了,以后不要为了别人打架了,只需要自己不被欺负就行,知道吗?”

“姐姐不需要我保护吗?”傅时礼喃喃道,神情透着认真,放在双腿上的手指仍然保持着刚刚的动作,“那姐姐不配一直陪着我吗?你会离开我。”

叶锦笙没回答。

默认的意思很明显,她是看着傅时礼的眼神一点点黯淡下去,有些于心不忍,却没有去开口安慰。

既然不能给人承诺,便不会轻易去开口。

大概是太久没人住在小楼的原因,在里面待了一会儿,仍然觉得里面有些凉意。

在这大夏天,忍不住想晒太阳。

她去牵傅时礼,却被人躲开。无奈,只能收回手,“我们回家吧,时间也不早了,回去给你修理一下头发。”

傅时礼抿唇,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像极了他小时候从树上摔下来的时候,死也不松口。

两人刚刚走出小楼,迎面就看到被人簇拥着打伞过来的傅老太太。

没和叶锦笙闲聊,直接兴师问罪。

“先别急着走,你说说时礼怎么把辰浩给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