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天默苏佑希小说txt 萧天默苏佑希小说全本无弹窗

《战神归来萧天默》小说简介

《战神归来萧天默》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都市生活小说,作者是西风漂,小说主人公是萧天默苏佑希,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昏暗的光线,燥热的空气。汗一滴又一滴。不不要萧天默猛地睁开眼睛。看到空姐正一脸关切地看着他,这才彻底清醒。刚才,他竟是又做了那个梦。确切地说,这不是梦,而是一段真实的记忆。…

《战神归来萧天默》 第八章 平地起惊雷 免费试读

第八章平地起惊雷

“什么人,竟敢…”

院长推开门,就要呵斥。

可当他看到萧天默那翻飞的手法,娴熟的动作时,顿时僵在了原地。

“这…这好像是北境传奇,天龙二十四时针法?”

“我…我竟然能有幸,一睹天龙神针的风采!”

院长张着嘴,却眼神狂热地看着萧天默的一举一动。

虽然之前从来没见过天龙神针,但关于天龙神针的传说,他可是搜罗了个遍。

尤其是关于施针时候的描述,就跟萧天默现在的动作一模一样。

随着二十四根银针全部就位,病床上的苏国林慢慢醒了过来。

看到面前站着一位穿迷彩便服的年轻男子,苏国林有些发懵。

因为在苏家人微言轻,先前的饭局,王文远压根就没请他。

所以他没见过萧天默,更不知道面前的这位,就是引发这一连串后果的“未来女婿”。

“请问…你是?”

苏国林问道。

“别动,等针拔了你再起来。”

萧天默赶紧摆摆手。

“你…你在为我施针?”

苏国林瞬间警惕了起来,“这里是医院?你为什么没穿白大褂?”

萧天默还没开口,院长忍不住跑了进来,神色激动地说道:“小伙子,你竟然会天龙神针,太牛了!”

“真没想到有一天,我王某人能亲眼见识到天龙神针的风采!”

萧天默笑了笑,开始给拔除苏国林体内的银针。

随着最后一根银针的拔出,苏国林只感觉畅快无比,身体各项机能仿佛年轻了十岁一般。

不一会儿他就能下地走路,行动自如。

“小伙子,你可太厉害了!”

“我仰慕天龙神针已久,想拜你为师!”

“不求您毕生所学,只需指点一二,就够我受用终生了!”

院长一边说着,就要对萧天默行跪拜大礼。

“还有我,我也要拜师!师父,您的医术,简直夺天地之造化啊!”

苏国林竟然也跟在院长后面,也要拜萧天默为师。

萧天默一阵无语。

人家院长原本就是医生,看到天龙神针两眼放光,那是人之常情。

苏国林你一个不懂医术的,凑什么热闹?

而且,你可是我未来岳父。

我喊你爸,你喊我师父,这不乱套了吗?

“别跪了,我从不收徒。”

丢下这句话,萧天默拿起羊皮卷,离开了抢救室。

院长不死心,跟了过来:“师父,您就行行好,满足一下我多年的心愿吧!”

苏国林:“师父,这么神奇的医术,我也想学学!”

萧天默:“……”

抢救室门外。

苏佑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刘蓓等人也心急如焚。

半个小时过去了,院长还没到。

大家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被王文远给耍了。

苏佑希被逼无奈,准备再给王文远打电话。

就在这时,抢救室外面的安全门自动打开。

众人立刻看了过去。

就见大门内,走出三名男子。

打头的,竟然是萧天默!

后面跟着的,自然是王院长和苏国林。

刘蓓惊呼道:“那个穷鬼不是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抢救室?”

“难道因为我骂他,他怀恨在心,就跑到抢救室去报复国林?”

苏老太面上一喜:“不用管他!”

“看见没,老三不仅得救了,都能自己下地走路,跟没事人似的!”

“妈,三弟身后的那位,就是王院长,文远的亲叔叔。”

刘蓓满眼欣慰:“原来文远早就给他叔叔打电话了。”

“这孩子虽然表面看上去有些横,但骨子里还是很善良的。”

“妈和大伯给选的女婿,果然比那个穷人靠谱多了。”

苏家众人立刻跑到苏国林和王院长面前,嘘寒问暖。

萧天默瞬间被挤到了一边。

苏佑希则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王院长,你可太厉害了啊,我们家国林被你一治,直接就能下地走路了,而且我瞅着,精气神比先前还足呢。”

“王院长真是华佗在世,扁鹊重生,敢跟阎王争口气啊!”

“院长,今天真是辛苦您了,改天我老婆子请您吃饭,谢谢你对我儿的救命之恩。”

王院长赶紧摆手:“各位误会了,救人的不是我,而是我师父!”

“啥?王院长您还有师父?他在哪儿呢?”

刘蓓好奇道。

苏国林点头道:“对对对,是王院长的师父救的我!而且,他也是我师父。”

什么鬼?

苏家众人一脸懵逼。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位帅小伙儿,就是我和王院长新拜的师父。”

苏国林走到萧天默身边,躬身一拜,道:“徒儿谢师父救命之恩!”

轰隆!

一道惊雷平地乍起。

苏家众人差点没被雷劈死。

救苏国林的人,竟然是萧天默?

而且,苏国林竟然拜萧天默为师?

我是谁!

我在哪儿!

老天在洒狗血呢?

苏国林看到众人的反应,也懵逼了。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刘蓓赶紧骂道:“苏国林,你是不是病傻了?”

“怎么可能是他救了你?”

“王院长,您就别推脱了,我们都知道,是您侄子王文远打电话,请您来给我老公做手术的。”

王院长目色一沉:“都说你们误会了,救人的不是我,而是我师父。”

“而且,文远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了?我怎么不知道?”

王院长当场掏出手机,屏幕上一个未接电话都没有。

就在这时,那名被王文远呵斥的年轻医生走了过来。

“小李,你穿着手术服来这里做什么?”

王院长狐疑道。

“院…院长,王少跟我说,您有要事在身,来不了医院,让我代替您给病人做手术…”

年轻医生紧张得都快结巴了。

“你一个从来没上过手术台的人,也敢给病人做心脏手术?”

王院长顿时怒火中烧。

年轻医生差点哭了:“院长,您侄子说,如果我不干,就卷铺盖走人。”

王院长脸色一沉:“行了,这里没你事了,下去吧!”

“是,谢谢院长!”

年轻医生感觉逃过了一劫,飞快地退了出去。

王文远这是想故意害死自己父亲啊!

苏佑希肺都要气炸了,直接拿出电话,给王文远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