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乔卿卿江应淮的小说 《我知卿卿多明媚》 全文精彩试读

《我知卿卿多明媚》小说简介

《我知卿卿多明媚》是作者终日梦鱼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我知卿卿多明媚》精彩章节节选:顺京城来了位微服的爷,闹得宿河官府提心吊胆,商贾惶惶不安,偏偏乔家三姑娘高兴的很,却在头一天就把这位爷给得罪了。小侯爷说没事,替我办事,过往的账一笔勾销。三姑娘说可以,但你要带我去顺京城。后来,宿河州里开始传出小侯爷要带心仪的姑娘回顺京城的消息,乔卿卿骑着马走在江应淮身旁,十分好奇。听闻小侯爷在宿河州遇见了心仪的姑娘,不知究竟是哪家姑娘?姓甚名谁?小侯爷听罢,只是垂眸一笑,回头看时,眼眸闪烁,囊括星辰。乔家姑娘,闺名卿卿。…

《我知卿卿多明媚》 第6章 有贼人拿走了本侯的东西 免费试读

第6章有贼人拿走了本侯的东西

乔卿卿一晚上翻来覆去没睡个好觉,第二天一早容涣来叫她起床的时候,见她满脸憔悴,以为她头一晚在乔家受了欺负,差点闹到乔府去。

还好乔卿卿拦得快,好生安抚了她一番,并让她安心自己并未在乔家受欺负。

她在乔家任意胡闹到没什么,乔儒礼就算再看不惯,到底她还是乔家的姑娘,不会对她施以过重的惩罚,可容涣不一样,在乔儒礼眼里,她就是个低贱的下人,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从前容姨说要护她周全,而现在,是该她来护她了。

容涣给乔卿卿盛了清粥,不断朝她碗里夹着小菜,嘱咐她快些吃。

“……容姨,”乔卿卿犹豫许久,终于还是决定把昨日的事知会容涣一声:“我找到份差事……”

“差事?”容涣倒是见怪不怪了,一边继续给夹菜一边道:“是给城东哪户人家修瓦,还是帮城西哪个姑娘递情书?”

容涣说的这些事儿,乔卿卿从前总做,她也知道自己如今在容涣心里只是会做这些个事的人,总归江应淮不许她说出去,于是顺水推舟:“是啊,差不多就是这些差事嘛。”

“那你为何特意同我说这些?”容涣问。

“……其实是因为,这次不必再赔银子了,”这才是乔卿卿想要告诉容涣的事:“这些差事若是办妥了,我便能挣银子了。”

从前乔卿卿做这些事儿,因为总是摔破瓦打错人,容涣不得不拿着银子东家赔礼西家道歉,乔三姑娘为人热情好帮忙的确不假,可也多亏了容姑的银子,才没让她成为众人眼中只会帮倒忙的人。

为着容涣曾经送出去的那些银子,乔卿卿一直自责着。

“当真?”

“自然当真。”乔卿卿十分认真地回答容涣,眼神里没半分虚假或玩笑之意。

“那可真是多谢家主和夫人庇佑,”容涣放下筷子,望着上方不断合手作揖,“咱家姑娘能自己挣银子了……”

乔卿卿哭笑不得,她挣银子这件事怎么落到容涣这儿就变成可以求神拜佛的事了?赶紧打断她的话,冲她撒娇:“容姨,您放心吧,我不是小孩子了,定不会让爹娘失望的。”

事成之后她能如愿去顺京城,也能完成母亲的遗愿,爹娘定不会对她失望。

吃过早膳,乔卿卿正准备去找阿皮和他交待一下,萧窈就找来了。

她说江应淮找她,有事要吩咐。

乔卿卿这才知道,原来江应淮做事雷厉风行,真是丝毫不耽误一点时辰。

萧窈本想着进屋和容涣打声招呼再离开,可乔卿卿却觉得不是时候,更何况,要是这时候让萧窈进屋去,容涣一定会拉着她东问西问,到时候若是她撒的小谎被揭穿,那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萧窈带着乔卿卿到客栈的时候,江应淮正坐在书案前写着什么,见萧窈没敲门就进来了也不避讳,只是在她带着乔卿卿慢慢靠近的时候,才默默地用书把写的东西盖住。

“师兄,卿卿来了,不是说要给她安排事儿做吗?”萧窈把乔卿卿往前推了一把,让他离江应淮更近了些。

“确有要事麻烦乔姑娘,”江应淮绕过书案,把两人引到圆桌前坐下,给两人各倒了杯茶,对乔卿卿道:“乔姑娘可知这宿河州里的地痞无赖,有谁是专靠劫持外地入城之人为生的?”

江应淮这可就问到点子上了,若是问她什么礼法经纬,那她可是一问三不知的,可若是问她哪个流氓最无赖,哪个无赖最流氓,那她可是清楚得很。

更何况她一向热心肠,哪家有事她都乐意去帮忙,更何况如今他拿着江应淮的银子,可不得把事情办好了吗?想了片刻,乔卿卿起身,去书案上拿了纸笔砚台来,给江应淮写了个名单,一边写一边道:“据我所知,城西潘福潘禄两兄弟在城外抢劫过一个小商队,城北的王老六打劫过一个路过赶考的书生,至于靠此为生的,还真没有……”

“那宿河城中,可有戏班?”江应淮看着乔卿卿递来的三个人名和两处地方,继续问道。

“有那么两三个,”乔卿卿从江应淮的手里抢过纸,边写边问:“小侯爷这是想听戏吗?那我把各个戏班子的压台戏写给您,您若是想听,窈窈知道那些戏班在哪些地方搭戏,让她带您去就好。”

乔卿卿话说完,笔下也写完了,再次递给江应淮的时候,他却只是接过,然后放到了桌上。

“你方才叫我什么?”他垂眸,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

“……小、小侯爷……”乔卿卿咽了咽口水,有些没有底气。

没有底气的回答换来的是江应淮的沉默,半晌,他才抬起头,看着心虚的乔卿卿,问她:“为何要这样称呼本侯?”

“因为您爹也是侯爷,思雍侯的鼎鼎大名实在是声名远扬,会分不清的……”乔卿卿倒是实话实说。

萧窈怎么忍心看着好友被吓成如此这般不敢大声出气的模样了,正想说两句这没什么,江应淮就开口了。

“罢了,称谓而已,随你如何叫都行。”他倒是没有生气,寻常时候都没人敢如此叫他,这时候反倒觉得这样区别于自己父亲的称谓挺有意思。

“本侯不听戏,只是本侯昨日在城外被几个蒙面黑衣人打劫,夺走了一样重要的东西,本侯只想知道,这伙贼人是谁,”江应淮把桌上的纸叠好,交到乔卿卿的手中:“乔姑娘,既然你对宿河州的地痞流氓如此熟稔,那这件事,本侯就将此事交由你去查。”

若非江应淮突然提起这件事,乔卿卿几乎就要忘记昨日究竟是谁在城外埋伏抢劫的了。

她不肯接,心里慌得很,那个小册子此刻还在她身上放着,她真怕一个不小心露了馅儿,江应淮恼怒起来,要她小命。

她总不能自己抓自己吧,所以再次推脱:“这么重要的事,小侯爷还是另请……”

“乔姑娘又拒绝本侯?”江应淮喝了口茶,看着手中的茶盏,淡淡道:“若本侯又找了旁人,乔姑娘莫不是又要来质问本侯,向本侯讨要个说法了?”

乔卿卿语塞,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见乔卿卿不说话只是皱眉沉默,江应淮便不再给她拒绝的机会。

“既是萧窈推荐的人,本侯自然信得过,”江应淮放下茶盏,茶盏的玉璧底扣桌,发出一阵脆响,江应淮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裴乘,把乔卿卿不肯接过的纸递给他:“裴乘,你同乔姑娘一起去查,就到乔姑娘纸上写的这些地方,挨个去查清楚,把东西拿回来,本侯重重有赏。”

裴乘接过,应声便收了起来。

乔卿卿的脸色难看,整个人愣在原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江应淮伸出手去,指骨敲敲乔卿卿面前的桌面,提醒着她:“对了,给乔姑娘提个醒,那伙贼人借口说是在排戏本,可转身就拿走了本侯的东西,乔姑娘写的那些个戏班子,倒是可以多费些工夫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