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的掌上明珠 小说 霍筱筱霍寒旭季均扬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穿成反派的掌上明珠》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穿成反派的掌上明珠》由公子闻筝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霍筱筱霍寒旭季均扬,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霍筱筱清醒时,仿佛置身于一片温暖的汪洋大海中,从未体验过的安全感令她十分安心,她舒服地蜷缩着身体,不想思考,不想睁开眼睛。但渐渐的,‘海水’褪去,随着一股巨大的推力推动着她不断下坠,被拉扯被挤压。直到一声惊呼:出来了!孩子出来了!…

《穿成反派的掌上明珠》 第5章 第5章 免费试读

霍筱筱这场病来得突然且迅猛,谁也没有预料到。

起初只是微微有些发烫,照顾她的保姆和阿姨都以为只是被子捂太多太热导致的,渐渐温度不降反升,竟到了烫手的地步。

连忙将她送到医院,医院检查39度,并在几个小时内温度直线飙升,医院直接下了病危通知单。

霍老先生拿着那张病危通知单,差点心脏病发。

但还是故作镇定给霍寒旭打电话,没说病危通知单的事,只说了筱筱发烧的事。

“先生,您别着急,来的都是医院最好的医生,孙小姐一定不会有事的。”

霍老先生沉重闭眼,“这孩子刚回家就高烧不退,医生都治了这么久……”

他想起五年前那个算命的曾说,霍家这一脉到了霍寒旭这就此断了根,真要就此收了唯一一个孙女的命吗?

“难道真让那个算命的说对了,我命里注定抱不了孙子?”

“那算命的胡说八道您也信?怎么抱不了,您今天不还抱了孙小姐吗?您放心,一定会没事的!”

老管家的安慰并未起多大作用,老先生虽然年纪大了,但历经大风大浪,心里明镜似的一清二楚,哪里不知道霍筱筱现在这状况代表着什么。

可是五个小时前还在他怀里咯咯直笑的孩子,怎么突然就进了重症监护室?

明明那么健康的一个孩子……

难道真的是天意?

一干医生和家属心急如焚,重症监护室里的霍筱筱同样火急火燎。

见过不靠谱的,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

一个出生三个月的孩子,发烧直飚四十多度?

送医院体温不降反升?

她知道小A的存在在这个世界本就不科学,但好歹做的事得符合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律吧?

一路这么烧,大人都受不了何况还是个孩子。

霍筱筱现在终于确定,小A绝对把她的结局给提前了。

她这几天总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每每给她出的主意都透着一股‘给老子死’的狠毒。

什么逆天改反派命,玩她的吧?

不过好在外人看起来霍筱筱下一秒烧得就要自燃,但她本人感觉还是挺正常的,生理方面没有任何的不适。

就是有点饿,但没人给她喂奶。

一个接一个的医生在霍筱筱面前唉声叹气,可能十分费解身体这温度怎么还活着这一史上难题。

“陈主任,我看病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坚强的孩子,”他压低了声音,“这都烧到42度了,四个小时,咱们所有能用的降温方法都用了,一点用都没有,还在烧!关键你看这孩子还是清醒的!”

陈主任叹了口气,“别说是42度,只要孩子还在,咱们就不能放弃。”

医院墙壁上挂着的时钟一圈一圈的走,牵动着病房内外不少人的心。

医院门口一辆迈巴赫停下。

霍寒旭从车内下来,大步往里迈。

蹲守在医院门口的小武见着霍寒旭,一个箭步追了上去,焦灼道:“霍先生,您总算来了。”

“情况怎么样?”

“孙小姐病情严重,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单。”

脚步骤停。

霍寒旭霍然转身,沉默眉眼瞬间凌厉,“你说什么!”

但也就问了这么一句,转身疾步朝前走。

重症监护室外进出的护士不断,霍寒旭眉心紧蹙走到霍老先生面前。

“情况怎么样了?”

霍老先生沉重摇头,叹了口气。

隔着重症监护室的玻璃,霍寒旭往里瞧,病床四周医生护士围得水泄不通,心电监护仪卖力工作着,整个病房内外蔓延着一股沉重气息。

霍寒旭杵立在外,拳心紧握。

他说:“小孩子多灾多病,能活下来是她的命,活不下来也是她的命。”

霍老先生沉重闭上了眼。

墙壁上的时钟又走了半圈,病房内的医生一阵骚动后归于平静。

霍寒旭看到心电监护仪上的折线图平整朝前延伸,人群涌动中,他似乎看到了病床上巴掌大的孩子,不哭也不闹,就那么安静地躺在那。

那么小,那么脆弱,以至于一场发烧就要了她的命。

医生推开重症监护室的门,无不遗憾道:“霍先生,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霍寒旭沉默不语,听到这话并没什么感觉,不伤心也不难过,只是在听到‘抱歉’两个字时,心脏有瞬间的停跳。

就那么一秒,停滞的一秒很短暂,但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我进去看看她。”

医生沉默着让路。

霍寒旭走进重症监护室,心电监护仪发出的滴声刺耳,护士正在撤,病床上孩子安静地躺着,就像昨天晚上在他身边睡着了一般。

他把霍筱筱抱了起来,身体的温度滚烫,即使没了呼吸也没能褪下。

还这么小,抱在怀里一点重量都没有。

还没能长大,看看这个世界,看看自己的亲人,看看……

霍筱筱睁开眼,与霍寒旭四目相对。

霍寒旭扬声喊:“医生!”

接下来事态一发不可收拾。

心跳停止的孩子竟然在被自己亲生父亲抱过之后恢复了心跳!

不仅如此,体温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一点一点下降,直到下降到人体正常体温范围内。

身体状况显示良好,各器官也显示健康。

甚至于霍筱筱在猛啜了一瓶奶后呼呼大睡。

检查结果表示一点事没有。

这就很不科学!

参与抢救的医生怀疑人生。

提心吊胆等了一晚上的霍老先生松了口气。

见证死了又活了的霍寒旭心情极度复杂。

“霍先生,其实这世上有很多事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还有很多病是医学至今未能完全治愈,霍小姐的病来得蹊跷,但好在身体健康,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医生在霍老先生的连番追问下,就差把‘做人嘛,活着最重要’这几个字说出来了。

霍寒旭全程一言不发,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那表情仿佛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因为他总有种自己被人耍了的错觉。

而且不太像是错觉。

一行人急急忙忙来到医院,又浩浩荡荡地离开。

回到霍公馆,霍老先生终于可以坐下喘口气。

“先生,时候不早了,您回房休息吧,孙小姐那有我们照顾着。”

老先生年纪大了,但奔波了大半天也不觉得辛苦。

“没事,我不累,待会再回房休息。”

想起今天的事,他又笑了。

“当初那个算命的说我霍家注定无后,果然是个胡说八道的,我孙女今天经过这一劫,以后一定能健康长大!”

“都说了让您别相信那些算命的,您偏不听,总放在心上,这下放心了吧?”

“放心了。”

霍老先生笑笑,随后皱眉,“不过今天这事确实挺奇怪的,这孩子病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

陈伯笑着看霍寒旭,“我没记错的话,孙小姐是少爷抱过之后醒来的,这可能是孙小姐感受到了少爷的担心,父女亲情使然也说不定。”

霍老先生想了想,点头,深觉这话没错。

“你说的对。寒旭,以后每天下班回家住,筱筱还小,多陪陪他。”

霍寒旭抬眼,“我忘了和您说,过两天我得出差。”

“出差?去哪?”

“国外有一合作的大项目,我得过去盯着。”

“国外?那得去多久?”

“快的话一两个月,慢的话五六个月也说不定。”

霍老先生皱眉,“我不管你去多久,筱筱的百日宴你必须得回来!”

霍寒旭没有轻易答应霍老先生的话,他向来不做无谓的承诺。

“我尽量。”

说完起身,上楼休息。

经过霍筱筱婴儿房时脚步微顿,隔着半开的房门往里看了一眼。

婴儿床头亮着两盏橘黄的夜灯,床边摆着两个憨态可掬的熊娃娃。

婴儿床上的孩子睡得很香。

霍筱筱在半夜饿醒,照顾她的赵姨给她喂了一次奶,吃饱喝足的霍筱筱有了力气和小A友好讨论发烧的问题。

“我觉得你想弄死我,并且已经掌握了证据。一个正常人烧到四十二度,是想烧死我吗?”

「确实也烧死了。」

“……非得要我动手才知道我文武双全?”

「别生气,我这是在帮你,最直击人心的是死亡,你在霍寒旭怀里死去,又在他怀里活过来,他永远都会记得的。」

死了又活了,多大心才会忘?

「好歹你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可有可无的女儿了,想开点,这一局,我们赢了!」

霍筱筱虽然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这话没错,她看霍寒旭看她的眼神,确实不一样了。

霍寒旭出国的消息,霍筱筱还是通过照顾她的保姆口中得知的,在知道霍寒旭要出国几个月后,愁成了苦瓜脸。

三年时间本来就短,这下好了,又缩短几个月。

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的霍筱筱逐渐开始咸鱼,偶尔被抱出去晒晒太阳,更咸了。

不过咸鱼之余,她也不忘学习翻爬打滚,成功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熟练翻身。

爸爸没有回来。

三个月她坐了起来,整个霍家的人将她包围得里三圈外三圈。

爸爸没有回来。

八个月学会了走路,霍老先生为此办了个三天三夜的流水席,来宴宾客纷纷围观霍家孙小姐这一壮举。

但……爸爸依然没有回来。

自学会走路后,霍筱筱每天扶着门站在门口往外望,时间久了,双眼无神,脸上是不符合年纪的沧桑。

“爸爸怎么还不回来,为什么连个电话都没有。”

“我觉得我现在就像个怨妇一样,都快成了望爹石了。”

「自信点,把‘觉得’去掉,你就是!」

照顾她的小徐姐姐在她面前笑眯眯蹲下,“筱筱,是想出去晒晒太阳吗?姐姐抱你出去好不好?”

霍筱筱白了面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小徐姐姐一眼。

小徐姐姐是霍寒旭当初请来和赵阿姨一起照顾她的保姆,比赵阿姨年轻,学历见识也比赵阿姨高。

为什么找她呢?

因为霍寒旭认为孩子的学习得从小抓起,先天的语言教育环境很重要。

是以,小徐姐姐总是在她面前说着英文教着语文,天天抱着她指着家里的金毛说:“dog。”

小徐姐姐来照顾她的第一天她就知道这个总是在她面前自称姐姐的小徐怀着什么心思,不过就是看上了霍家和霍寒旭而已。

想睡霍寒旭的心思昭然若揭。

自称姐姐,又想当后妈,是想和她义结金兰,还是想入主东宫?

“筱筱是不是想寒旭了?”

“放心,你周岁的时候,寒旭一定会回来的。”

霍筱筱鸡皮疙瘩掉一地,张嘴做了个呕吐状。

小徐姐姐有点慌,“筱筱,是不是吃什么恶心东西了?”

霍筱筱:没吃,看见了。

“筱筱,到爷爷这来。”

听到霍老先生的话,霍筱筱喜笑颜开,迈着两条胖嘟嘟的小短腿颠颠地朝霍老先生跑过去。

老先生慈爱蹲下抱住她,“过两天我们筱筱就满一岁了,爸爸也会回来参加筱筱的周岁宴,开不开心?”

霍筱筱一愣,眼前一亮,喜笑颜开点头。

霍寒旭回国的那天不是个好天气,飞机在半空中被突如其来的暴风雨砸得差点返航,但他踏下飞机,云消雨散,阳光明媚。

来机场接人的是小武,眼看着周岁宴都开始了还没能接到霍寒旭,急得直蹬脚。

热锅上的蚂蚁转了一小时后,终于接到了人。

“城哥,你可让我好等,再不见你人,老爷子都要发火了。”

霍寒旭靠在后座闭目养神,“急什么。”

“今天是筱筱的周岁,怎么不急?和你说你可能都不相信,你出国在外这一年,筱筱只要一看到你的照片就笑,自从学会走路天天站在门口等,你是小姐的父亲,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能缺席?”

霍寒旭抬眼。

出国这一年,霍老先生时常在电话里提起霍筱筱,回国前不久霍老先生在电话里叮嘱过,错过了筱筱的满月酒,百日宴,周岁绝不能不来,如果不来,以后都别回来了。

出国一年,在忙碌的工作中,他已渐渐忘了霍筱筱的样子,唯一只记得那天在医院,霍筱筱在他怀里时,身体滚烫的温度。

一年了,也不知道那孩子长成什么样了。

应该不记得他了。

一小时后,车停在霍公馆门口,只在门口就能听见从里传出来的欢声笑语。

他推开车门往里走,霍公馆大厅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连他回来了也没人注意。

透过人群往里看,宽大书桌上盖着一层柔软的绒布,中间坐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带着皇冠的小女孩。

小女孩面前摆放着一本书,一支毛笔,一个砚台,一张银行卡,一串湛蓝的钻石项链,一辆兰博基尼的车钥匙,和一把大门钥匙以及一些不起眼的小东西。

霍老先生循循善诱,“筱筱,看看面前的这些东西,你喜欢哪个就抓哪个,抓到了就是你的。”

霍筱筱再次被围观早就没了心里压力,一眼扫过面前给她准备的抓周的东西。

毛笔是清朝某位著名书法家用过的翡翠管毛笔的,砚台和这毛笔一样,也是这位书法家用过的,那一张银行卡金额绝对不低,蓝宝石项链更是价值连城。

她欢快爬了过去,左手一支笔,右手一个砚台……砚台拿不动,算了。

她眼疾手快一手抓住蓝宝石项链,回头看了眼银行卡,夹在左手无名指和小拇指中间,右手小拇指串着车钥匙的钥匙圈,看了眼自己满满两手的东西。

可恶!她竟然只有两只手!

低头注意到自己空空如也的两只胖脚丫,她勾了勾脚趾,将车钥匙的钥匙圈串到自己脚的大拇指上,满脸是笑的抓起桌上的大门钥匙。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当然是全部都要!

原本还在讨论霍筱筱到底会选什么的人群静了一静。

他们毫不怀疑霍筱筱如果不是只有两只手,桌上是根本不会剩东西的。

沉浸在大人的快乐里的霍筱筱突然抬头看向人群里的某个方向,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什么最喜爱的东西。

她爬起来朝着那方向跌跌撞撞走去。

“粑粑!”

一个稚嫩含糊的童音响起,众人朝着霍筱筱期待的方向望去。

霍寒旭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人群里。

霍筱筱边走边激动落泪。

她!

霍筱筱!

终于!

会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