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念之宁弈兮全文 宁少的挚爱重生妻沐念之宁弈兮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宁少的挚爱重生妻》小说简介

主角叫沐念之宁弈兮的小说叫做《宁少的挚爱重生妻》,本小说的作者是时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一世,沐念之将蛇蝎视为闺蜜,将渣男视作珍宝,却被他们设计毁了容,断了腿,最后抑郁而终。死后,沐念之看着生前被她嫌弃、被她视作坏人的宁弈兮为她报仇,最后抱着她的照片心痛而亡。一朝重回二十岁,沐念之对宁弈兮付出百分之百的真心和爱,至于前世害了她的人,一个也别想跑!文艺版:爱情这片沼泽,总会有人陷进去,或深或浅。宁弈兮,你说你不信会有阳光照进你的人生,那么从此刻起,我就是你的太阳,为你照亮前方的路。…

《宁少的挚爱重生妻》 第2章 涅槃重生 免费试读

痛!

全身都好痛!

沐念之痛苦地睁开眼,阳光透过窗帘折射在她面前的白墙上。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沐念之呆愣在原地,不敢有下一步动作。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能感受到疼痛?

“醒了?”

熟悉的声音从沐念之头顶传来,“还跑不跑?”

腰间清晰地疼痛让沐念之回过神,她猛然抬头,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庞,眼泪毫无预兆的涌出。

“哭也不行,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不想唐觞扬被封杀,就乖乖待在我身边!”

充满危险的语气让沐念之的思绪回到刚认识宁弈兮那会儿。

封杀?

这熟悉的对话,让沐念之有些恍惚,她猛然抓起手机,看了一眼日期才确定,她重生了!

回到了五年前。

这个时间正是李蓓欢第一次带她逃跑未遂,被他抓回来的第二天。

沐念之贪婪地盯着宁弈兮的脸。

突然,一把抱住面前的人,声音哽咽,“宁弈兮,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宁弈兮的身体僵了一下,“沐念之,你又在耍什么把戏?”

沐念之松开宁弈兮,从他怀中退了出来,在他探究的眼光下,吻了上去。

青涩到更本不能称之为吻的亲法还是触碰到了宁弈兮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他脸上的戾气慢慢散去,嘴角在他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微翘了两分。

待沐念之打算结束这一吻时,宁弈兮忽然化被动为主动,大手揽住沐念之纤细的腰,加深了原先的吻。

宁弈兮半揽着沐念之的腰,眼神中是餍足之后的危险,“你为了逃走,竟然做到这个地步?”

沐念之颇为头痛,现在这个时候,她说什么宁弈兮都只会认为她是在撒谎。

看着宁弈兮眼中越来越深的冷意,沐念之试图安抚他。

“弈兮,我知道错了,是李蓓欢说你根本不爱我,将我捡回来不过是可怜我,说会娶我也只是一时权宜之计。”

宁弈兮眼中的冷意散去,可是也没有全信了沐念之的话,手一伸,再一次将她拉入怀中,“念之,不要再逃,我怕我会控制不住,将你锁起来。”

再次听到这种话,沐念之却没有了上辈子的恐惧,伸手回抱住宁弈兮,“我喜欢你,不会再逃了,不要害怕,我会陪着你一辈子!”

认真的语气似乎**到了宁弈兮,近在咫尺的唇眼看再一次贴了过来。

门口传来了卫広的敲门声,“爷,李蓓欢小姐来了。”

宁弈兮脸色一沉,“叫她滚!以后都不许她再出现在宁公馆。”

“等等!”

沐念之跳下床,“让她等等……”

话没说完就被宁弈兮扑回到床上,“你刚才的话都是骗我的?”

沐念之无奈,双手扳过宁弈兮的头,正对着他的眼睛,“宁弈兮,我这辈子都不会再骗你了!我和李蓓欢还有笔账要算而已,你要是不放心,就派人在外面守着,我不会再跑了,信我一次,好不好?”

难得软化哀求的语气,哪怕知道这人说的是假的,他也忍不住去赌一把。

宁弈兮喉间微动,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好。”

只不过,沐念之刚出房间,宁弈兮就吩咐下去,“好好在外面守着,如果再发生之前的事情,以后都不用再来了!”

另一边。

沐念之想到自己刚才大胆的行为,脸不由得有些发烫。

看着镜中稚嫩的自己,心思才慢慢冷却下来。

她回到了五年前,才二十岁,很多事情都来的及补救,只是,唐觞扬和李蓓欢,这两个人她绝对不会放过的!

沐念之下楼时,李蓓欢正打量着宁公馆厅的摆设,听见身后的动静,才收回贪婪地目光,亲昵地挽住沐念之的手,“念之,怎么这么半天才下来?”

看着面前和自己亲昵的李蓓欢,沐念之心中有些发冷。

要不是亲身验证,她怎么也不敢相信,李蓓欢竟然藏着想将她毁容致死的心理。

沐念之不着痕迹地撇开她的手,“找我有什么事?”

李蓓欢急着完成自己的任务,丝毫没有发现沐念之的改变,“没想到宁弈兮竟然在你身边安插了人手,不然你现在就已经逃出去了!这几天你先放松宁弈兮的警惕心,下一次我帮你缠住宁弈兮,你先离开宁家再说!”

听李蓓欢这样说,沐念之心中泛起一丝恶心。

她甚至将李蓓欢看做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利用宁家的资源为李蓓欢铺路,让她顺利走到一线女星的位置。

沐念之只觉得自己前世瞎了眼,李蓓欢眼中对宁弈兮的势在必得再明显不过。

只不过是利用她这个不知道珍惜的蠢货来接近宁弈兮罢了。

见沐念之不说话,急声劝道,“念之,宁弈兮有精神疾病,如果你不逃,迟早会被他折磨疯的。”

沐念之面露犹豫,“可是宁弈兮在北城的势力太大,我逃不掉的。”

听到这话,李蓓欢一把握住沐念之的手,“我会帮你的,唐觞扬已经从米国回来,有他在,计划一定会成功,到时候你们双宿双飞,可别忘了我这个好朋友!”

李蓓欢说的起劲,没发现沐念之眼中并没有一丝喜意,只有冷漠。

前世她确实在唐觞扬的帮助下,逃离了宁弈兮,但她的一切不幸,也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那些日子,堪称是一场噩梦。

沐念之突然感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接近,心中的怨气都消散了不少,是宁弈兮。

冷静下来,沐念之觉得李蓓欢有些搞笑,“我现在不想走了。”

李蓓欢被沐念之拒绝地愣住,她怎么都没想到,沐念之这个蠢货竟然放弃了!

想着唐觞扬的话,李蓓欢更加卖力地劝沐念之,“念之,你不要怕,唐觞扬已经想好了下一步的计划,你们从宁公馆逃跑,他就带着你去领证,只要你们领了证,就是合法夫妻,那时,宁弈兮不敢再为难你的。”

沐念之脸上没有表情,双手抱臂,听着李蓓欢的计划,并没有打断她的话,反而目光朝着楼上瞥去。

楼上,隔着玻璃,宁弈兮浑身被戾气包围,仿佛要将人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