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之苏晚盈的小说 潜龙至尊陈庆之苏晚盈免费阅读

《潜龙至尊》小说简介

唐三葬原创的都市生活小说,《潜龙至尊》讲述了陈庆之苏晚盈的故事,文章内容精妙绝伦,扣人心弦。陈庆之苏晚盈小说精彩节选:老婆,给我倒杯茶。陈庆之坐在电脑前像个大爷般发号施令。正在沙发上休息的苏晚盈皱眉站起来,泡了杯雨前春送进书房。…

《潜龙至尊》 第4章 金玉尊贴 免费试读

车子平稳的开向了大路。

苏晚盈似乎寻回了理智,又恢复了那冰霜般的神情。

陈庆之平淡的开着车。

两人一路无言。

很快来到了四海大厦。

这栋大厦是四海商盟进驻汉州后,一口价买下的,位于城市商业核心区域。大厦之上还有个国内顶级的会展厅。

“你先回去吧。”苏晚盈淡淡说了句:“反正在这里也帮不上忙。”

陈庆之挑眉:“怎么,跟我一起很丢人么?”说完竟转身就走。

苏晚盈看着男人的背影,一时恨得牙痒痒。

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这**振作起来啊,哪怕找个普通工作,努力上进的话,也是有前途的。自己又没要求他非得赚多少钱……

她走向了一楼大厅的宴会申请台前,排起了长队。

陈庆之在车里看着大厅里孤单的苏晚盈,摇摇头,拿出手机,发送了一条指令。

此时太阳穿过了大厦的玻璃门,照在了排队的人身上,燥热无比。

苏晚盈看着快排到门外的队伍,一阵无奈,脚都站酸了。

这些排队的全都是汉州市有头有脸的企业代表。

多少家族挤破头也想弄张请帖,因为这种权贵聚集的场合,是最容易拓展人脉和商机的。况且举办者还是世界最顶级的财团,四海之商盟!

苏家老祖宗下了死命令,也不过是想借机会踏入上流阶层,多认识几个大佬罢了。

还在想着,耳边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苏晚盈下意识的扭过头。

真郁闷,大伯一家人也在这里。

苏家长子苏汉城一家人刚好从楼上下来,远远的就看见了排队的苏晚盈。

大伯母黄慧就带着女婿钱少军得意洋洋的过来:“哟,晚盈你这么辛苦啊,别傻了,申请处那边的名额太少了,等你排到也没请帖了。”

苏晚盈勉强一笑:“大伯母,我还是试试吧。”

黄慧冷冷一笑:“当伯母骗你么?我们家少军刚跳槽到四海商盟,现在已经是中层干部了,这可是内部消息。”

钱少军看着娇艳的苏晚盈正发呆呢,此时矜持一笑:“妈你也太夸张了,我也就是帮咱家弄到了一张帖子,算不上什么。”

黄慧捏着手里精致的银色请帖:“呵,这可是贵宾会员帖呢,少军你别谦虚了,也该让晚盈看清楚,有时候啊,找个好老公,比什么都重要呢。”

“大伯母,没事的话,您先忙吧。”苏晚盈心里像吃了苍蝇一样腻味。

黄慧还想显摆显摆,那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快步走来,此人戴着金丝眼镜,气质不凡。

钱少军大吃一惊,急忙擦擦手,弯腰过去:“宫秘书,您开完会了?”

宫秘书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喝斥:“让开!”

“啊,是,是……”钱少军尴尬的退到一边。

却见宫秘书加快脚步,走到苏晚盈身前轻轻躬身:“请问是苏晚盈小姐么?”

苏晚盈疑惑:“是啊,您是?”

“请跟我来,这里太闷了,先到楼上贵宾室吧。”宫秘书语气恭敬,而且十分拘谨,看都不敢看苏晚盈一眼。

苏晚盈皱眉跟着宫秘书进了高管专用的电梯,留下大伯一家人原地发呆。

“女婿,那人是谁啊?”黄慧舔着嘴唇:“好大的架子。”

“妈,您可别乱说话,那位是商盟副会长郑总的贴身秘书!”钱少军擦了把汗。

“那怎么单单把苏晚盈请进去了?”

钱少军摇摇头:“不知道,咱们先回去吧,奶奶还在等着呢。”

此时,苏晚盈正在四海商盟贵宾室里乖乖坐着。

贵宾室内外安静的可怕,带着一种大商盟独有的威严,让她很不舒服。

脚步声响起,就看到那位宫秘书随着一位两鬓发白的老者走了进来。

“晚盈小姐,这位就是我们商盟的郑总!”宫秘书还在介绍,被老者直接打断:“什么郑总不郑总的,晚盈小姐您直接喊我名字好了,我叫郑万年。”

苏晚盈心中大喜,能见到商盟副会长,那就有机会求张请帖了,虽然不知道为何对方这么客气。

她正要开口呢,郑万年已经毕恭毕敬的拿出一只华美的紫金信封。

“啊,郑总,这是?”

“这里面是为您准备的请帖,除此外,还有一份礼物。”

郑万年说着拍拍手,外面走进两名美丽高挑的女孩,手里捧着一只更为华贵的礼盒。

不等苏晚盈反应过来,郑万年已经打开了礼盒。

霎时,珠光宝气,耀花了眼。

苏晚盈惊呆了。

那是一件香奈儿定制款的晚礼服——魔法皇后系列。

红色,本是晚礼服的大忌,因为会显得很俗。但这件不一样,在几百颗卡罗拉紫钻的装饰下,却显示出了低调的奢华。

苏晚盈在某本时尚杂志上见过这款晚礼服的介绍,她知道,这件晚礼服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光是衣服上那些宝石就价值千金!

郑万年此时放下礼盒,将信封一起推来:“这是我们四海商盟会长送给晚盈小姐的,请您收下吧。”

苏晚盈回过神来,咽了口唾沫:“郑总,您,您先让我缓缓。”

她摸着滚烫的脸,好半天才冷静下来:“不知道那位会长老爷子,为什么要送我这么珍贵的礼物呢?”

郑万年呆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老爷子……晚盈小姐您可误会了,我们会长风华正茂,年轻帅气,今年还不到三十岁呢。”

苏晚盈脸上发红,她以为能做到四海商盟会长位子的,一定得是位老人家呢。

但一个年轻帅气的超级富豪,送自己这么暧昧的礼物,就更可疑了。

“对不起,我不能收……”苏晚盈还没说完,郑万年转头就走,边走还边挥手:“晚盈小姐,东西我送到了,不收不行。”

贵宾室霎时又安静下来。

苏晚盈愈发觉得像做梦一样,不收还不行?

她现在有点害怕了,起身想走,但看着那装有请帖的信封,想到愁眉苦脸的老父亲,一时又犹豫起来。

还有,如果拿到这张请帖,是不是可以让奶奶改变心意,不再逼自己联姻了?

鬼使神差的,她打通了陈庆之的电话:“喂,你到家了?嗯,那个,有件事帮我分析分析。”

还没说完整个事件,陈庆之就打断了她:“收下!”

苏晚盈生气了:“喂,现在有个年少多金的家伙送你老婆晚礼服哎,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没搞清楚就让我收下?”

陈庆之冷笑:“因为你必须得收下,并且参加宴会,才有机会见到那位商盟会长,到时候才能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嘟嘟嘟,电话又挂了。

真是的,那**说得有理有据,根本没法反驳。苏晚盈长出一口气,抱起礼盒和信封就走。

哼,我这只是为了弄清真相,亲眼见一见那位商盟会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