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主叶锦笙傅时礼的小说名字 《替嫁孕妻:痴少宠上瘾》无删减阅读

《替嫁孕妻:痴少宠上瘾》小说简介

叶锦笙傅时礼是《替嫁孕妻:痴少宠上瘾》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季商,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六年前,为了救回母亲,她被害入狱。出狱替嫁,所有人都嘲她没心没肺撞死亲妈,笑她嫁给痴傻悲惨余生。叶锦笙反手打脸自证清白,把那小傻子养得乖乖的。直到某一天,有人看到千亿首富小心翼翼地哄着她,一点都没有痴傻的样子。乖,以后不骗你,跟我回家?滚。孩子都有了,你不准备负责?…

《替嫁孕妻:痴少宠上瘾》 第一十四章 拿了东西我就走 免费试读

第一十四章拿了东西我就走

叶锦笙在回叶家的路上打了几个喷嚏,生生让李叔把车里面的空调给打高了一点。

下了车,李叔还有些担心地询问了她一句,是不是感冒了。

没觉得哪儿有问题的叶锦笙只能扯出不好意思的笑,说清楚之后才转身朝着叶家老宅走去。

老宅是外公留给母亲的,如今鸠占鹊巢,再踏入,心境完全不同。

“我妈妈的东西呢?”

进门,叶锦笙也毫不客气,开门见山。

“真是没规矩!回家就不知道打招呼叫人吗?当年学的那些课,都学进狗肚子里去了?”

威严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叶恒站在楼梯口,目光狠厉,含怒的目光根本不像是在看自己的女儿。

叶锦笙也没把他当父亲,“我拿了东西就走,你们应该也不想看到我吧,何必拖延时间碍你们眼。”

她出嫁,这位亲爹连露面都没有,美名其曰在外面谈生意,为了外公留下的产业。

实际上是觉得嫁她丢人吧。

“你看看这说的像什么话!”叶恒从楼上走下来,“真是在监狱里面学坏了,给我坐下。”

叶锦笙移开目光,落在林芝雅身上,“我妈妈的东西在哪儿,或者我自己去收拾。”

东西不多,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儿。

但对她意义不同。

也就留给她那么点念想了。

林芝雅在叶恒面前收敛很多,小家碧玉地依附着叶恒,是和母亲那样的女强人完全不同的性格。

也难怪叶恒这种凤凰男会把林芝雅接进门。

她小心翼翼地拍着叶恒的后背,娇软的嗓音哄着人,照顾到男人大男子主义,“好了好了,锦笙就是性子倔点,你们父女俩这么多年没见面,好好说话,你这么凶还指望人家孩子怎么对你好?”

说着,招呼叶锦笙坐下来,水果什么的都挪到她跟前。

叶锦笙后退了一步,对比起林芝雅在电话里面的怒骂声,觉得这个女人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不用了林姨,你要什么直接说,我只要我妈妈的东西。”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再惺惺作态也过于恶心。

林芝雅将目光移到叶恒身上,那张老脸上浮现不好意思,对着林芝雅使了一个眼色。

小动作落到叶锦笙眼底,让她心里发笑。

林芝雅小心翼翼的,“锦笙啊,是这样的。你妹妹昨天在KR商场遇到你,说你买衣服就花了一百多万。你也知道叶氏集团现在的情况,入不敷出的,怎么说叶氏都是你外公留下的产业,你妈妈的心血都在里面,你……”

要钱要得还挺隐晦,甚至好像他们在做慈善,都是为了外公和妈妈。

“我没多少钱。”叶锦笙直言。

林芝雅脸色瞬间就变了,如果不是碍于叶恒在这里,她肯定破口大骂:“你怎么没钱呢,你昨天不是还给傅家那傻子买了几百万的衣服吗?姗姗都说了,你用的是你自己的卡,傅家是不是还给了你另外的钱。”

叶锦笙还胸站定,“傅家的聘礼我拿过一分?”

都被他们给拿走了。

她又问,“你们给过我嫁妆?”

一分没有。

她再发文,“我嫁给一个傻子,你们是当傅家都是傻子,给了聘礼在给我另外的钱?这事儿,换你你做不做呢。”

讽刺的意味十分明显。

叶恒那张老脸都有些挂不住,拿了聘礼钱,没给嫁妆,现在姑娘嫁过去两天就找人要钱。

厚道吗?

不过屋里也没外人,也没人能传出去。

林芝雅却不信,哪怕是一分钱也要让叶锦笙给吐出来,“锦笙啊,不是阿姨我说你。你说你没钱,你怎么就给傅家那傻子买那么多东西?甚至还要你妹妹帮忙买,如今叶家这个状况不比当年,不要还把自己当千金小姐大手大脚。”

说到当年,叶恒就脸色不好起来,脸色也是黑沉得透底。

再仔细想想林芝雅的话,叶恒就觉得叶锦笙手上肯定有不少钱。

叶家还没落败的时候,她一俩车都快千万,那女人往她卡里不知道打多少钱。

这些年也没去想,就凭她这大手大脚的花钱,卡里少说百万。

“把卡拿出来!”叶恒厉声命令。

叶锦笙沉默对视。

僵持是被林芝雅给打破的,女人柔柔弱弱的声音却说着威胁冶金僧的话,“锦笙啊,不是阿姨心狠,实在是叶氏如今的情况不好,我们帮你打理家产,看管你妈妈的遗物也是不容易,你说……”

那张卡被扔了过去,砸中了林芝雅的鼻子,女人当场叫出声,就差破口大骂。

忍着怒意,林芝雅狠狠地瞪了叶锦笙一眼。

“密码是我妈妈的忌日,我可以拿着东西滚了吗?”嗓音中透着冷漠,她看着林芝雅。

那老女人从沙发上站起身,领着人往楼上走。

母亲住过的房间被改成了杂物间,推开门都能看到阳光中布满的灰尘,透着浓浓的时光气息。

林芝雅站在门口,拿出手机开始查询卡里的余额,愤愤骂道:“拿了东西赶紧滚,小贱蹄子还敢砸老娘,知道老娘鼻子花了多少钱做的吗?砸坏了你……”

待看清那张卡里有多少个零的时候,顿时就收声了。

砸坏了再做一个更漂亮的呗。

拿到一笔不小的巨款,林芝雅心情都好起来,“东西挺多的,你慢慢收拾,阿姨我先下去了哈。”

这么多钱,叶家就算是破产了他们也不愁啊。

那贱女人死了还给这小**留这么多钱,心眼真多。

哼着小曲儿,随手就把房间门给带上。

房间内,叶锦笙好像根本听不到外界的声音,忽然失去了接收外界信号一般。

她蹲在地上,一件一件地找着带着时青禾痕迹的东西。

不知不觉,脸上布满泪痕。

如果当初她懂事点,妈妈不用为她操心那么多,家里也不会被叶恒和林芝雅给慢慢夺走,还害死了她的性命。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她根本就不会死。

都是因为自己……

呼吸慢慢急促起来,她拿着手里的相册,眼前逐渐出现幻影。

轰然一声,最后眼前只有一道白光。

什么都看不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