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小说免费阅读 神手小说全文阅读

《神手》小说简介

《神手》是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作者是江南道长,主人公叫唐浩唐云,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我爷爷是个纹身师,但他纹的东西很邪门。。。。…

《神手》 第17章 免费试读

第17章

尸胎?我和徐梦面面相觑,不知道矮子兴说的尸胎是什么。

“喂,死矮子,你不要胡说八道,什么我怀了尸胎。”徐梦有些不满,急忙骂道。

矮子兴也没有动怒,而是问徐梦最近有没有干呕,想喝血什么的。

徐梦突然就不说话了,我心里咯噔一声,不会真给说对了吧?徐梦真怀了那什么尸胎?

矮子兴说,怀了尸胎会跟怀人胎差不多,有干呕的现象,不过人胎是想吃酸的,而尸胎则是想喝血,他刚才帮徐梦把过脉了,确实是怀孕的迹象,不过她的喜脉有异常。

喜脉是指滑脉,脉决中明确为“女子无痰便是孕”,脉感为指尖如有玉珠滑过,呈颗粒装,象玉珠掉在盘子里一样。

而徐梦的脉感很特别,僵硬无比,滑过的时候像有刺一般,这很明显怀得不是人胎,是……尸胎!再加上徐梦如果有干呕和想喝血的症状,那八九不离十了。

人怀尸胎,那也太惊悚,太离谱了,这矮子兴还有点能耐,稍微碰一下手就能分出有没有怀孕,是人胎还是尸胎。

徐梦终于开口说话了,她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更别提什么尸胎了,一开始她只是以为自己喝多了,因为经常要陪客人喝酒,所以才干呕想吐,可后来不喝酒也想吐,而且经常想喝血。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难道是那只缠着徐梦的鬼搞得幺蛾子?没理由啊,我刚给她纹了鬼乞夜叉的纹身,王馨都有用,徐梦不可能没用。

徐梦说应该不关那只鬼的事,因为我的纹身确实有用。

之前徐梦一直觉得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而且自己还看不见,也发现不了,可纹了夜叉后,她可以感觉到那只鬼在哪里了,而且经常会有一个手持法杖的黑影出来,瞬间那只鬼的感觉就消失了。

“这就好了,说明鬼乞夜叉出来吓跑了那只鬼,这夜叉可是吃鬼的,他能不跑吗?”

我稍微松了一口气,不是我的纹身有问题就行,我还以为没有效果呢!

可这时候,徐梦又摇了摇头,说那只鬼没走。

徐梦只是感觉到那只鬼不再敢靠近她了,可那只鬼还在远处盯着她,而且那种感觉很明显。

不是吧?这……这怎么回事?那鬼真看上徐梦啦?都不敢近身了,还要在远处瞧瞧。

矮子兴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听得一脸茫然,我只好将徐梦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他。

矮子兴听完后,一拍大腿说,错了,这件事情全部都整错了。

第一,那鬼借尸还魂,压根就不是想害死徐梦,而是想借徐梦的肚子,怀上尸胎再生出来。如果真想杀徐梦,借尸还魂的时候就可以动手,根本不用整这么复杂。

第二,那鬼不离去,也不是想杀徐梦,而是想看看他那孩子,等尸胎生下来,他就会走了,这也是为什么夜叉赶不走他的原因,怕也要在远处看着。

第三,徐梦身上有尸怨不是尸体故意留来好杀她的,而是借尸还魂那家伙跟徐梦好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时间就到了,他不甘心而留下来的怨气。

可这玩意也太幸运了,居然这样也可以把徐梦整怀孕,有没有搞错?

矮子兴说的这事也太邪乎了吧?尸体本来就是死的,怎么能让人怀孕?而且还只是进行到一半,再说了,谁那么无聊借尸还魂回来找个人生尸胎。

还有,不是徐梦那死对头陈晓媚找人害徐梦的吗?怎么又变成尸胎了?如果不是她说的那样,她为什么要撒谎,而且这么坚持,连命都不要了?

这事,我怎么感觉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矮子兴说他可不知道,这邪乎事他能看透一二,可这人心啊,他就猜不透了,鬼知道谁那么无聊做这种事,还有徐梦跟谁又有什么恩恩怨怨?

徐梦是越听越怕,差点就要哭出来了,她一个活生生的人,居然怀了什么尸胎,是个人都慌。

她问矮子兴这所谓的尸胎,生下来到底是人,还是尸,能不能打掉。

矮子兴说,尸胎生下来是半人半尸,不死不活,看你怎么养了,养得好,会养,会慢慢变成人,不过体质跟人还是有点不一样,会有尸气,如果养不好,会变成活尸!

打的话,可以打掉,但非常伤身,而且会有一部分尸气留在你的肚子里,会让你体质虚弱,常年得病。

这样说来,生下来的尸胎还是有机会成人的,只是风险过大,而且这孩子的父亲是个死人,谁愿意生,怀上都倒八辈子血霉了。

我还有个问题,这个尸胎是借尸还魂而来的,也就是尸体和鬼魂不是一个人,那么,孩子是谁的?

矮子兴嘿嘿一笑,样子有点猥琐,他说怎么知道,这事得让阎王来判。

徐梦现在可没心情开玩笑,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她比谁都痛苦,我也有点心疼她,本来就命不好,还发生这样的事。

徐梦一下子就给我跪下来了,眼泪还哗啦啦的流,请求我再给她纹一幅鬼纹,希望把这什么尸胎给去了。

我连忙将她扶了起来,不是我不想纹,是实在没有这种鬼纹,阳纹阴纹都没有,这什么尸胎我都是第一次听。

一具尸体,根本就不可能有让人怀孕的能力,这事确实邪乎,还有那陈晓媚是不是在极力隐瞒什么秘密,所以才宁愿死也什么都不做。

徐梦哭得梨花带雨的,我看着也难受,而且这事不帮她解决,我怕她寻短见,这事一般人还真接受不了。

我问矮子兴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将这尸胎给打了,而且不伤身的,打了落一病根,那也不划算。

矮子兴想了一下,说这事得找天师,或者他们有办法。

天师?找谁去啊?张青?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门外响起了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

“唐耗子,你大爷的,不就欠你两万吗?至于吗?还跟我姐姐投诉,你还是不是人!”

哎,可真巧,天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