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福女很旺夫》无广告阅读 楚小弥顾嘉戎小说结局

《农门福女很旺夫》小说简介

《农门福女很旺夫》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柚香,主人公叫楚小弥顾嘉戎,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楚小弥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装得了白莲,演得了绿茶。偏生遇到了那样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顾嘉戎。套路一生的楚小弥,却一步一步被一个没有套路的顾嘉戎圈的死死的。…

《农门福女很旺夫》 第五章烤鱼 免费试读

第五章烤鱼

夜深,月光铺洒在后山。

楚小弥算着众人都睡着的时间,偷偷的起来把白天准备好的那条肥嫩大鱼架起来烤了,涂上秘制调味料,鲜香烤鱼不一会儿就好了。

这里离着村子有一段路,倒也不怕味道飘过去。

楚小弥坐在田埂上,捧着烤鱼赏着月。

在现代的时候为了保住自己食神的位置,还要为那些挑剔的大佬做出顶尖美食,她已经许久没休息过了。

现在的日子,莫名畅快。

自由自在,眦睚必报,她依旧是那个张扬自由的楚小弥。

“你烤的?”一道清冷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吓得楚小弥手一抖,那烤鱼差点从手中丢了,索性对方眼疾手快的替她抓住了。

之前还在立吃不饱饭的可怜人设,这扭头就被抓到背地里烤鱼。

这…

楚小弥抬眼紧张,结果发现对方正是之前那位雷锋顾小哥。

清俊的脸在月色之下看起来冷了几分,狭长如墨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

她的烤鱼?

因为方才失手,烤鱼已经在顾小哥手里了,他剑眉微微蹙起,十分认真仔细的打量着烤鱼。

“这个…”楚小弥发现,每次遇到这个顾小哥,自己就莫名其妙脑短路似得。

主要原因还是他总出现在她的计划之外。

毕竟谁能相信夜半三更的荒郊野外,会遇到一个熟人呢?

离谱。

顾嘉戎眸光从烤鱼移开,落在了瘦瘦小小的楚小弥身上。

她脸很小,眼睛却很大,还泛着莹莹水光,一副泫然若泣的可怜模样。

不等他开口,小姑娘先怯怯的回了:“大哥哥有恩于我,如果想吃这烤鱼送你吃好了。”

瞧着小姑娘自说自话,起身慢悠悠的就要走了。

顾嘉戎一把拉住了楚小弥,随后把烤鱼塞回了她手里,沉默的站在了一旁。

楚小弥有些摸不准顾嘉戎到底是什么个意思,这算是冷威慑,让她心虚吗?

可他救过她,应当不是那般人。

楚小弥这烤鱼愣是不敢吃了,万一自己小可怜人设崩了,后续计划恐怕很难维持下去。

“我没有要和你抢吃的。”顾嘉戎见她迟迟不吃,蹙眉解释。

楚小弥松了一口气,看起来这顾小哥没有生气的意思,只是面色复杂,也不知道在思量什么事情。

想了想,楚小弥还是撕下来一片递给了他。

“给。”

顾嘉戎一怔,没有伸手接。

楚小弥索性把鱼肉递到了嘴边,小声的解释道:“这一块没有刺的。”

鬼使神差的顾嘉戎张开了嘴,入口,鱼肉的鲜香涌起,一股特殊的香料混着鱼肉,去除了鱼肉本身的腥味,保留了鱼肉的鲜味。

顾嘉戎有些诧异了。

楚小弥杏眼盛着期待,问道:“好吃吗?”

“好吃。”顾嘉戎点了点头,尽管简短但由衷。

这鱼有些像母亲做的,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像。

看着面前楚小弥得到夸赞绽开的笑容,顾嘉戎清冷的面容有一丝融化开,莫名的柔和些许。

两人相顾无言,一个看,一个吃。

月色下,落下田埂上的影子莫名瞧着般配。

“你好像有话想和我说?”楚小弥看顾嘉戎欲言又止很多次,索性帮他开了口。

顾嘉戎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烤鱼剩下的鱼骨头。

楚小弥想,或许顾嘉戎是想吃,但又脸皮薄不好意思和她抢一条鱼。

作为她的恩公,她怎么能让恩公受委屈,她眨了眨眼道:“顾大哥要是以后还想吃,我可以帮你做!”

“你的恩情我还不知道怎么报答呢。”

一向不喜与人交际的顾嘉戎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楚小弥见顾嘉戎松口,悬着的心也放下了,看来是自己最近坏事干多了,莫名心虚的很。

人压根就没有怀疑你的人设。

临走前,两人交换了姓名,这才算是真正的认识了。

次日一早,楚家人便来接楚小弥回去了。

尤为诡异的是,今个儿他们都不再大放厥词,表示昨天是误会了楚小弥,以后定然好好对待。

楚小弥自是不会相信他们好端端的会变了性。

昨日那一顿上吐下泻,恐怕都恨透了她。

“这楚小弥怎么着也是我们的姑娘,你们总不能硬抢不是!”李春香振振有词。

这话虽横了一些,但事实如此,他们也不能强留着楚小弥,到时候反而给楚家抓到了话柄。

村里理正也表示,他会隔三差五前去看望。

这事被过度关注,自然脱不开楚小弥的算计,也更是因为之前闹到县衙那一趟的关系。

这村里每年都要评级,万一出了什么大事,到时候官家分下来的贴补他们可就拿不到多少了。

楚家也不让楚小弥干活,连发挥厨艺的机会都没有,似乎他们都害怕楚小弥再一个发狠投毒,到时候可就什么都完了。

楚小弥见他们憋着大招,也不急着点破,只慢悠悠等着看他们什么时候出招。

这时间一闲下来,楚小弥便想起了老本行,作为一个从业十年的顶尖料理师,一天不做美食完全就是堕落。

楚小弥便想到了顾嘉戎。

这厮虽然又闷又冷,但实际上人好的很。

上次要约定做烤鱼给他吃,不如趁着现在得空,可以前往报答一下医药费的恩情。

楚小弥根据上次赵楠提供的位置,又问了几个好心的婶子,很快就到了顾嘉戎的位置,屋子比起三代同堂三房人家的楚家并不大。

位置有些偏僻,与其他邻居分开独立存在。

也是到了顾家,楚小弥这才知道那日顾嘉戎为何会闻着味就过来了。

因为她选的那块田埂,正是顾家后面那一片,起初她还以为那是一个被荒废的屋子,亦或者是老人家养老的院子。

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一个根正苗红清俊少年的家。

门被打开,顾嘉戎对于登门拜访的楚小弥颇为惊讶,他站在门口,似乎没有请楚小弥进来的意思。

“上次答应你做烤鱼报答,我最近得了闲便过来了。”楚小弥拎起手中刚打的鱼。

突然间一道女声道:“不能吃鱼,不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