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大佬的掌上明珠霍筱筱 小说 穿成反派大佬的掌上明珠霍筱筱全文阅读

《穿成反派大佬的掌上明珠霍筱筱》小说简介

《穿成反派大佬的掌上明珠霍筱筱》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短篇言情小说,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霍小小霍随城,作者是知名网络作家公子闻筝,该书主要描写了:四个西装革履的大男人八只眼睛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小孩,一时间语塞。霍二,咱们几个大男人,你带个孩子,不太好吧?…

《穿成反派大佬的掌上明珠霍筱筱》 第4章 空空如也 免费试读

霍小小心情同样复杂。

都那么扒拉你了,没睡就不能起来看看孩子吗?

她还只是个刚出生三个月的娃,就不怕发生什么意外吗!

现在的爹妈真的一点责任心都没有!

咕噜……

霍小小眼睛睁开一条缝,暗中观察。

却正好对上霍随城隐在黑暗中的眼睛。

可恶!

竟然被抓了个现行!

都怪敌人太狡猾,竟然用装睡来蒙蔽她!

既然被戳穿了,再装下去也没意思。

她抬起头来先哭为敬。

反正她是小孩子,打就打了,能有多疼,更何况还是因为饿了总叫不醒才失手打的,你还要打回来不成?

破罐子破摔,霍小小哭得震天响。

一个奶嘴塞了过来。

哭声戛然而止。

霍小小啜着奶嘴,泪眼朦胧打着嗝看着霍随城。

好阴险的人类,竟然用一个奶嘴就把她的嘴给堵住了!

霍随城塞了一个奶嘴后,看了眼时间,凌晨三点整。

揉了揉疲惫的眼眶,大概明白了这小家伙只有在饿的时候、憋不住的才会哭,现在估计是饿了。

下床,奶瓶泡好奶粉后塞进嘴里。

一瓶奶在霍小小的努力下肉眼可见消亡。

“吃饱了吗?”

霍小小啜着奶嘴不说话。

霍随城脸色隐在昏暗灯光的阴影之下,“有时候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个孩子。”

“不过这样也好,不让人讨厌。”

霍小小装死。

只要她不说,就没人知道她还只是个十八岁的孩子。

反正你又拿不出证据。

不过细细想想,反派爸爸也没那么坏,从见的第一面开始到现在,没做任何伤害她的事,对她还挺好。

难道仅仅是因为虎毒不食子?

吃饱喝足,霍小小打了个哈欠,倦意席卷而来,撑不住渐渐睡去。

一侧的霍随城探了探她的呼吸,关了床头两盏灯闭上眼睡觉。

这一觉霍小小睡到大早上,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

她睁开眼,只看到头顶一片接一片的白。

一双手伸了过来把她抱了起来,一位约莫四十多岁的女人笑着逗她。

“醒了?是不是饿了,”说完她扬声朝外喊道:“小徐,快把温好的奶拿过来。”

清脆年轻的声音响起,没多久一个奶瓶塞到了霍小小的嘴里。

美食当前,霍小小无暇思考其他,专心致志喝奶。

其实也没什么好思考的,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眼前这两人无非就是霍随城请来照顾她的,经过昨天那晚,她可不认为霍随城还有耐心继续照顾自己。

“赵阿姨,您看,宝宝真可爱。”

“是啊,我也是第一次照顾这么乖的孩子,醒来不哭也不闹。”

“赵阿姨,您说,这孩子真的是霍先生的吗?”

赵阿姨闻言看了她一眼。

年轻的小姑娘长得好看是好看,但满眼都是好奇,对于未知的事总想打探一二,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小徐,我们两都是霍先生请来照顾孩子的,霍先生的私事我又怎么会知道。”

小徐的脸上浮现几分尴尬,用笑来掩饰,“我就随便问问。赵阿姨您说得对,我以后不问了。”

……

霍公馆位于上个世纪的法租界,由一位法国领事修筑,是正宗的法式建筑风格,前后有花园,有喷泉,上下总共四层,占地五百多平,至今还完好保留着上个世纪的风格。

公馆大门打开,管家从内快步走出,对落于身后的一年轻男人低声说:“小武,你先让人把先生要求的这些东西买齐,然后亲自去一品兰亭,把孙小姐接回来。”

说完,他交给男人一张清单。

“陈伯放心,我会办妥的。”

“快去。”

眼看着小武离开,陈伯这才松了口气,担忧看了眼大门内。

怒斥声隐隐传来。

“你个混账东西!那是我的孙女,我去看我的孙女还要经过你的同意不成?”

“……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

“霍随城,我告诉你,你今天不让我把孩子接来,你以后也别回来了!”

听到这些话,陈伯叹了口气。

一大早少爷回来,郑重其事请先生在大厅谈话,说到自己在外有了个女儿时,先生上好的那套紫砂壶都给摔了。

这原本是件喜事,如果不是少爷趁机用公司股权相要挟,先生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的火。

“您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有孙女陪您,您也是时候退休在家颐养天年,手上那些股份攥在手里也没用,不如交给我。”

霍老先生不肯放权是因为知道霍随城的野心,五年了,这些年即使霍随城继承了霍老先生的位置,但老先生手上握有霍氏集团大部分的股份,集团大的决策依然能干涉一二。

霍随城想彻底放手去干是不可能的。

而霍随城也知道霍老先生一直想抱孙子,现如今有个孙女,也是谈判的资本。

“所以你今天铁了心想用孩子和我交易?”

霍随城沉默应对。

“如果我不同意股份转让,你就一辈子都不让我看看那孩子?”

“您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不让您看孩子。我只是觉得您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您的理念早就不合适公司未来的发展,您又何必执着这么一点股份不放?”

两人僵持了大半个小时。

霍老先生双眼如炬看着他,“随城,你老实告诉我,你惦记我手上的股份多久了。”

“十年。”霍随城说。

“十年?你刚进公司就惦记上了?”

“您老了。”

霍老先生其实也不老,年过六十,身强体健,但他和霍随城的理念不同,在公司发展上屡屡发生冲突。

他认为霍随城太过冒进,剑走偏锋易折。

但霍随城却认为他思想陈旧,过于保守,不利于公司未来发展。

眼看着公司元老一个接一个退休,管理层换了一批又一批的人,霍老先生心里清楚,自己彻底退休是迟早的事。

他管不住霍随城,更管不住他的野心。

“好,我答应你。”

霍随城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而后起身,“那我明天在公司等您,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那孩子叫什么名字?”

霍随城一怔,随口取了个名字,“霍小小。”

那孩子乖巧可爱,爸应该会喜欢她。

……

一品兰亭,吃过奶换过尿布,和保姆玩了会游戏的霍小小稍稍睡了一觉,一觉睡醒,发现自己又换了个地方。

“乖乖,这就是我的孙女?”

慈祥的老人家近在眼前,霍小小眨眨眼。

“笑了笑了,一睡醒就对我笑了。”

“孙小姐是您的孙女,当然要对您笑。您看孙小姐长得多可爱,这小鼻子小眼睛,和少爷小时候一个模子出来的。”

“那混账东西小时候闹腾得很,哪有我孙女可爱!”霍老先生哄着孩子,眼底的慈爱一览无余,“你看看这孩子,多乖,不哭也不闹。对了,给孩子的奶冲好了没?”

霍小小一脸懵。

爷爷?

怎么一觉睡醒就转移阵地了?

小A担忧的声音响起,「霍随城明天就能彻底掌握公司,没了霍老先生的压制,不久后他就会野心勃勃……」

霍小小两手一摊,“我也没办法。”

「你放心,我有办法,不过得委屈你一下。」

……

暮色四合。

觥筹交错的宴会上,霍随城端着酒杯静静站在人群中,听着四周的恭维声,眼神的莺莺燕燕,还有闻腻了的香水味。

他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但他今天心情愉悦,尚且能忍。

“霍先生。”有男人上前和霍随城碰杯,“我听说贵公司拿下了城南那个项目,恭喜。”

“谢谢。”

“我公司有个项目,我想霍先生应该会很感兴趣,有机会我们聊聊,不过这个项目我希望霍先生能保密。”

霍随城不动神色收下名片,咽下一口酒。

霍随城从不后悔自己做的任何事,老先生那一套早就不适合公司发展,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公司而已。

体温随着咽下的红酒上升,心情莫名有些浮躁。他放下酒杯,来到酒会露台透口气。

露台后是一个宽敞的花园,花园里有各色各异的花,风一吹,各种花香袭入鼻翼。

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漫天的星星银河一般。

是个一人独处的好空间。

脚步声响起,霍随城循声望去,花园里一个身着露肩红裙的女孩子赤脚拎着高跟鞋走在石子路上。

看起来是个不畏世俗的女孩,活泼机灵,穿梭在花丛里,时不时低头闻着开放正盛的鲜花。

即使是在昏暗的灯光下,那一身红裙在一栋灰砖石墙中无比打眼。

草丛上的绿,大片悉心呵护的花光凭一个背影就被衬得黯然失色。

霍随城双眼微眯,只觉得突入画面里的一抹红惊艳无比,放眼望去,满眼只剩那一抹红。

他就站在那静静看着,没有打扰到她。

手机响起震动。

是霍老先生打来的。

霍随城接过电话。

电话里老先生的声音严肃而焦灼,“随城,你现在在哪,小小发烧了,赶紧回来!”

发烧?

霍随城脑子里浮现那个巴掌大还胖乎乎的孩子,奶香扑鼻。

他想说生病了送医院,但话在嘴边,无来由咽了下去,脑海里突然浮现孩子又哭又闹的场面。

没有了继续待在这的兴致,他低低应了一声,看了花园中女孩一眼,转身离开。

推门的声音制造了声响。

听到动静,女孩回头望去。

原本霍随城站立的地方空空如也。

她倏地站起来,环视整个花园,但除了她之外再无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