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您家医妃是团宠全文免费阅读 殿下,您家医妃是团宠车厘子

《殿下,您家医妃是团宠》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殿下,您家医妃是团宠》是车厘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楚灵溪萧璟翼,内容主要讲述:雾夕殿内。啪的一巴掌,身着嫁衣的女人被掀翻在地。萧璟翼厌恶的睨着她,楚灵溪,你可真贱!连下药这种下作手段你都能使出来。本殿绝对不会碰你这种恶心的女人。脸颊火辣辣的疼,浑身燥热让楚灵溪迷蒙的睁开了眼睛。…

《殿下,您家医妃是团宠》 第4章 说,或者死? 免费试读

她眼眸清亮,浸着微光。

见他一直看着楚灵溪,楚洛堇彻底忍不住了,走到萧璟翼身旁,小声道:“殿下。”

萧璟翼微微侧头,目光才终于从楚灵溪的身上移开。

“殿下,既然姐姐是受害者,那何不让姐姐来亲自审问呢?”

楚洛堇笑得温和,但是谁不知道楚灵溪胸无点墨,萧璟翼都没审问出来的事情,楚灵溪怎么可能有办法呢。

她就是要让楚灵溪难看。

一个胸无点墨的太子妃,谁会真的看的起她。

萧璟翼眉头微蹙,下意识的看向一旁坐姿慵懒的人。

“我的好妹妹还真是会替我着想呢。”

楚灵溪眼皮微掀,语气里满是讽刺。

“这是应该的。”

楚洛堇被人讽刺到面上,但是却不敢发作,只能硬生生的忍下来。

“那就多谢殿下了。”萧璟翼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楚灵溪已经起身朝刺客走去了。

她走到刺客面前,不急不慢的蹲下身,慢条斯理的掏出一个小瓷瓶。

“这个药,喝起来没什么味道,但是会在入喉的那一刻瞬间入侵你的五脏六腑,骨头里像是被蚂蚁爬过一样,啧啧啧,那个感觉绝对是痛不欲生。”

白皙的手指把玩着手中的瓷瓶,明明语气平淡的不行,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后背发寒。

“你要不要试一试?”

说着把瓷瓶伸了出去。

“殿下,好可怕,太残忍了。”

楚洛堇像是受到惊吓一般躲在萧璟翼的身后。

但是她说完之后不仅没有收到想象中的安慰,反而萧璟翼的目光始终落在楚灵溪的身上。

楚灵溪不缠着他的时候,那双眸子灵动的很耀眼。

楚灵溪才没空理会那边的各种视线,她正在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像是在等待什么。

“我就是死,也不会受你的侮辱!”

刺客早就面色惨白了,牙关一动,就要咬破口中藏着的毒。

楚灵溪等的就是这一刻,手疾眼快的抓住刺客的下颌,硬是逼着他把口中的东西给吐了出来。

还顺手给刺客塞了一把乱七八糟的药丸。

“你背后的人是谁?”

楚灵溪眸子微眯,眼中瞬间迸射出来的冰寒竟然让刺客心头一惊。

“我不知道!”

“看来你是想试试这个了?”

楚灵溪说着就要给他灌下去。

“不要!”

这个时候拼的就是个心理素质,最后怂的还是刺客。

“是,是太子的对头…”

楚灵溪放下手中的瓷瓶,回头看了一眼萧璟翼,微微挑眉。

这就是你三天都未得出的结果?

被她挑衅萧璟翼竟然难得的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她唇角的那丝小骄傲很灵动。

也就是这个空挡,刺客竟然口中溢出鲜血,身子一歪,倒在一旁。

伸手试探了一下,没呼吸了。

楚灵溪眼中闪过一丝的懊悔,大意了,他口中竟然有两枚毒药。

她收回手指缓缓地起身,路过萧璟翼的时候微微驻足。

“这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殿下了。”

萧璟翼想要从她的眼中找到一丝熟悉的谄媚和迷恋,但是没有。

眼前这双眸子澄澈的让人生不出一丝的杂念。

既然来了,那自然是要一次性解决的。

楚灵溪脚步一旋,直奔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厨娘而去。

“说,或者是尝尝这个?”

这次她就直接了很多,手中的白瓷瓶此时就像是一个催命符一样。

顿时吓得厨娘面无人色,匍匐在地。

“太子妃饶命,饶命啊!”

“你不想让我活,那我怎么能留你呢?”

说着打开了手中的瓷瓶。

“不是老奴,不是老奴,是是是她,都是她让**的!”

厨娘猛然起身,手指穿过人群,直指最后方的一个不起眼的丫鬟。

小丫鬟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你说她,有证据吗?”

楚灵溪不急,一步步的引诱厨娘继续往下说。

“有,这是她找我的时候给我的镯子!太子妃老奴就是一时被这些东西迷了眼,才会糊涂,老奴要是知道她给我的是能要人命的东西,就是死也不敢收啊,太子妃明鉴啊!”

厨娘的头在地上磕出一声声的闷响,听着就让人胆寒。

“哦?她所言可属实?”

楚灵溪的目光落在最后方的小丫头身上。

萧璟翼的目光却始终落在她的身上,不远处衣着单薄的人此时就像是自带光芒一样,即使身处这脏乱的牢房,却也有一种让人移不开眼的气质。

萧璟翼眸子微眯,楚灵溪似乎真的有哪里不一样了…

此时的楚洛堇早就已经面色苍白,手中的手帕几乎要被捏碎。

“原来是丫头不懂事,来人把那个丫头给拉出去!”

她不能允许一丝意外发生。

“太子和正妃都在,妹妹这个侧妃倒是好大的官威。”

眼看着就能救揪出来幕后的人了,她这个妹妹倒是会挑时间当好人。

楚洛堇对上她似笑非笑的眸子,眼中闪过一丝的慌乱。

腿一软,直直的往一旁倒去。

萧璟翼准确无误的接住佳人。

“洛堇!”

“殿下,我的头好晕啊…”

楚洛堇有气无力的开口道,配上那吓得苍白的面色,装的倒是入木三分。

“来人,请太医!”

萧璟翼将人一把打横抱起,走的时候脚步微顿,深深的看了一眼楚灵溪,才快步离去。

很快,一堆人做鸟兽散,只留下楚灵溪和彩月。

楚灵溪的身子晃了晃,幸得彩月及时扶住才站稳。

嘴唇苍白的厉害。

受伤还没饭吃,没死已经算是命大了,刚才不过是人太多,她强撑着而已。

“娘娘,您为什么不告诉殿下,您伤的这么重。”

小丫头都快要吓哭了。

“他又不是药,告诉他有什么用。”

楚灵溪不在意的挥了挥手,手中的瓷瓶应声而落,里面的液体撒了一地。

彩月有些害怕的扶着她后退了几步。

“娘娘小心!”

“没事。”

楚灵溪蹲下身子,蘸取了一点瓷瓶中残留的液体,放在口中。

“娘娘!”

“是蜂蜜。”

彩月愣在原地,小脸上还挂着刚才被她给吓出来的眼泪,不太聪明的样子。

楚灵溪笑了,小丫头真可爱。

“走吧。”

楚灵溪刚抬脚,下意识的顿住脚步,脚下是一个一看便质地不凡的玉镯。

拿在手中一种温润之感顿生。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她那个瞎眼的爹从原主母亲的嫁妆中拿出来,送给楚洛堇的,楚洛堇对于这种给她添堵的事情一向很热衷,所以经常戴着这个手镯招摇过市。

既然是原主母亲的,那她拿着也是天经地义。

楚灵溪拍了拍彩月的手,收敛思绪。

望着雾夕殿的方向缓缓开口:“该回去清理门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