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独占txt李暮夕百度云 强势独占徐婉荞温靳寒免费阅读

《强势独占》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徐婉荞温靳寒的小说叫《强势独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李暮夕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寒风料峭的,她站在街口张望。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一辆计程车停下,刚要上去,一个中年女子撞开她,抢先坐上,然后,当着她的面把车门哐当一声甩上。…

《强势独占》 第4章 酒会 免费试读

第004章酒会

回到出租屋已经很晚了,好在夏禾有点良心,电饭煲里还留了饭。只是,菜都凉了。

徐婉荞用微波炉热了下,捧着碗坐桌上吃起来。期间房门一直震,还传来少儿不宜的声音。

她小脸涨红,只能当没听见,闷头扒饭。

心里把夏禾骂了好几遍。

约莫过了半个多小时,房门开了,一个敞着花衬衫的男人从里面慢悠悠晃出来。模样年轻,梳着背头,嘴里还叼着一根烟。

看到她,他走过来,脚尖勾了张椅子坐了:“妹妹,借个火。”

语气很是熟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认识很久了。

徐婉荞愣了两秒才抬起头,不偏不倚对上了一双桃花眼。

此人模样不差,一张俊脸颇是风流,敞开的衬衫竟然一颗扣子都不系。

偏偏模样坦然,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模样。

徐婉荞倒是被他三分戏谑三分浪荡的坏笑看得很不自在,板起脸说:“没有!”

他一怔,反而笑出来,饶有兴味地打量了她几眼,看得徐婉荞浑身发毛。

“看什么看?”她强装镇定,虎着脸喝道。

他都笑起来了,因她这副色厉内荏的模样。他问她:“你是夏禾的室友?”

她已经不想搭理他了,低头继续吃饭。

“我叫江宴行。”他说,看着她。

结果,发现她头都没抬,显然没听过这号人的样子,他怔了怔,旋即失笑,摇了摇头,也不在意。

夏禾从屋里出来,边穿睡衣边揉脖子。

见他坐徐婉荞旁边,她走过去搡了他一下:“呦,看上我们家荞荞了?”

江宴行大手一揽,把她按腿上:“这话怎么听着酸溜溜的。”

夏禾翻他一眼,直接摊手:“拿来。”

“什么?”

“少装蒜,嫖客还得给嫖资呢。”

“你怎么跟讨债似的?”江宴行掐住她的腰,足尖点地,好整以暇地抬头看她,“《妖兽都市》是盛世传媒出品,寰时集团投资的,选谁当女主是投资方决定的,怎么也轮不到我一个小小的经理啊?”

夏禾一听就炸了:“搞半天你涮老娘呢?”

她操起手边的餐巾纸盒就要抽他,吓得江宴行脖子一缩就躲到了桌底下。

两人你追我赶的,好是一番闹腾。后来江宴行拱手告饶,说自己认识投资方大佬,可以尽力一试,夏禾才放过他:“滚吧你!别再让我看见你——”

她这么凶神恶煞的,江宴行却只是笑笑,被撵到门外了,还舔着脸跟她要名片呢:“留个联系方式吧,我觉得我们可以长久发展一下……”

回应他的是“砰”一声巨响,门毫不留情地关上了。

夏禾踱回来,啐一声:“狗东西!还下一次?下一次看老娘不打断你的腿!”

看她这么骂骂咧咧的,徐婉荞有点受不了:“你别老是带男人回来行不行啊?我很尴尬哎。”

夏禾不由分说搂了她的脖子,挑着她的下巴嬉笑道:“小尼姑,怎么还是这么单纯啊?”

徐婉荞躲开,起身收拾碗筷:“不要闹了!我烦着呢。”

夏禾也收了侃笑,问她:“怎么啦?”

徐婉荞叹了口气,摇摇头:“不知道怎么说。”

出租屋不大,厨房和餐厅就隔一道移门。徐婉荞在里面涮碗,水声哗哗的,她的声音有些模糊:“还有,我觉得刚刚那个人不是好人,你自己小心一点。”

夏禾不以为意,摸了根烟出来:“怕什么?就一小瘪三,我在老张的烧烤店上碰到他的,吃了两百块没钱付账,被人提着衣领子要教训,我看他长得好看,才大发慈悲给带回来的。”

“啧,还唬我,说认识寰时集团的高层,也不看看他什么德行?浑身上下加起来不超过200块!”

“寰时集团……”徐婉荞拿碗的手停住。

夏禾没注意,继续叨叨:“是啊,还诓我?真是搞笑,真当老娘没见过世面啊?我也就陪他逗逗趣儿,谁还真信了?”

她这么说,徐婉荞一颗心又落下来,继续洗碗。

“要不是看他长得可以,老娘才不搭理他,算了,就当叫鸭子了。这厮长得还真不赖,身材也可以……”

徐婉荞无语,回头瞟她一眼:“总之你小心一点吧,老是这么横,小心哪天真踢到铁板了。”

她还不知道她啊?瞧着挺厉害的,就一纸老虎。

真碰上事儿,怂的比谁都快。

“是是是,还是得跟‘荞老师’学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待人谦恭,谨慎谨慎……”

“你可得了吧!你再这样我生气了——”徐婉荞作势要捞水泼她,夏禾忙一溜烟躲回房间。

……

本以为,这事儿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没想到竟惹出一连串的后续反应。

过了几天,夏禾眉开眼笑地拿着《妖兽都市》的剧本回来,在沙发上乐了好久,还不住跟她念叨:“想不到运气这么好,今天去盛世传媒面试,还真就过了。我跟你讲,那个导演说我资质很好,特适合这个角色哈哈哈,我终于不用再给人拍打戏当替身了……”

徐婉荞觉得没那么巧:“该不会是前两天你带来的那个人……”

夏禾一怔,随即不屑:“姓江的?怎么可能?他那么孬!就一绣花枕头,只有一张脸能看。”

“……你真拿人家当鸭子啊?”

“别说得那么难听嘛,你情我愿的事儿。不过他这人也真是烦,我把他拉黑了,这两天总算清净了些。”

徐婉荞:“……”

夏禾像是想起了什么,拿出一张邀请函:“对了,这里有个酒会,两个名额,你也去吧。”

“酒会?”

“对,陆导给我的,说是圈内的一个小聚会,到时候,肯定能认识很多有身份的人,没准就能遇到赏识我的老板呢!再不济,多结识点人脉也是好事。”

徐婉荞一听,眼睛也亮了:“我看看——”

夏禾把邀请函给她,揉着肩膀去了沙发里:“做打星太累了,老给人替身,昨天身上的伤还没好呢。”

“哪儿啊?怎么不跟我说?你等一下,我拿药酒给你揉一揉……”

礼拜天休息,徐婉荞和夏禾一早就起来了。

打车过去。

地点是西郊的华江公馆。

华江公馆原是寰时集团旗下的某地产公司开发的一处房产,位于中环东部的中心商圈,却是闹中取静,地价十分不菲。

当初开发出来后,建到一半地产商却跑路了,上报到高层,暂时找不到愿意接管这烂尾楼的人,工期拖久了又不利于资金回笼。寰时高层就开了个会,权衡利弊后,由温靳寒拍板,干脆把这地方低价卖给了圈内某个二代公子哥儿。

这公子哥儿是个享乐的主儿,后来把这地方改造成私人会所,仅供圈内人休闲交友。

不长一段路,徐婉荞已经看见不少杂志上或者报道里才能见到的大人物,心里更加确信了,这是个名流荟萃的酒会。

不远处是露天酒会和舞池,两人连忙过去。

“喂——”侧边出来一人,喊她们。

徐婉荞和夏禾一起回头,竟然是以前高中时的班长孙杨。

真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小胖子如今成了帅小伙,一身名牌西装,腕上还戴着纵横四海名表,很有派头。

“呦,班长,您这是发大财了呀?”夏禾是自来熟,跟他碰一下杯子就叨嗑起来。

“哪里哪里,两位美女风采依旧啊。”话这么说,他眼睛一直偷偷往徐婉荞身上瞄,都不带眨的。

徐婉荞尴尬,低头佯装喝酒。

夏禾看在眼里,乐在心里,拿手肘耸他:“班长啊,咱荞荞可是很抢手的,没有个百八十万,这男朋友的预备队伍,可是进不去的哦。”

徐婉荞大窘,在底下掐她。

夏禾笑得乐不可支。

这边不是说话的地方,后来聊着聊着,他们就绕过花园,去了内厅——一个城堡模样的三层建筑。

聊了会儿,孙杨遇到一个熟人,跟她们请辞:“我去去就回来。”

“去吧,美女有约呢。”夏禾白他一眼,往东边看,笑骂,“有了女伴就别肖想我们荞荞了。”

东边等着的一个红裙美女眼神也扫过来,一米七的个头,踩着高跟,看上去并不比夏禾矮多少,吊梢眉挑一下,抱着肩,眼中意味明显。

夏禾冷笑,也不把对方放眼里。

夹在中间的孙杨尴尬极了,忙给她们介绍:“这是于倩,我……朋友。”

夏禾无语,也懒得戳穿他:“行了行了,快去吧。”

孙杨满头大汗地遁走了,她才朝他背影啐一声,回头跟徐婉荞说:“还以为是个老实的,那会儿追你追得恨不能掏心挖肝,原来也是个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记住了,下次他要约你你理都别理。什么玩意儿啊?”

徐婉荞噗嗤一声笑出来,凑近了,跟她说悄悄话:“我没他微信。”

“啊?”

夏禾看她,女孩笑着,俏丽的面孔极是生动:“他要加我,我没理他。”

夏禾怔了一下,哼笑,抬手去挠她痒痒:“你个促狭的小东西,害我担心半天!”

两人打打闹闹,不知怎么就到了一处偏厅。

跟外面不同,这里极是安静,有在沙发里低头看书的,也有坐一边看笔记本的,甚至还有下哑棋不吭一声的。

却偏偏很有默契,没有一个人发出一点声响。

两人的闯入,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投入了一颗棋子,齐刷刷的,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这边看来。

气氛莫名的诡异。

过了会儿,他们又不约而同看向东南角落的位置,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指令。

相比之前几次,温靳寒穿得很休闲,一件半高领的薄毛衣,肩上搭了件外套,叠着腿,膝盖上压着一本书,漫不经心地翻动,脸上几乎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烛火明灭、哔啵作响的声音。

透过玫瑰窗,外面的拱形廊也是安安静静的,月色漫漫铺洒在栽满月季的花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