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婿秦洛冯婉瑜 绝代王婿秦洛小说免费阅读

《绝代王婿秦洛》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推荐《绝代王婿秦洛》,文中主要描写的是主角秦洛冯婉瑜之间的故事,作者洪七创作,小说精彩内容讲述了:秦洛想也不想,坚定道:任何条件,任何要求,我都会想办法达成。以他如今的身份,他相信,冯婉瑜母亲即便是要天上的星星,秦洛也可以想办法给摘下来。秦洛如此决绝的表态,冯婉瑜心里欣喜万分,在带着林雨书做完体检之后,她开车带秦洛和林雨书回到冯家。…

《绝代王婿秦洛》 第4章 孑然一身无双至,众星拱月秋寒来 免费试读

在秦家,老祖宗赵淑兰是绝对权威,秦家众人阿谀奉承都来不及,绝不会有人胆敢直呼赵淑兰名讳。

没想到,今天这失踪多年的秦家野种,竟然闯进秦家大院,直接冒犯秦家家主?

这岂不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秦洛,你想造反!?”

“老祖宗的名讳,是你这个窝囊废能够直接叫的?还不下跪认错!”

“你入赘了江家,已经不是秦家的人,给我滚出去!”

几名秦家小辈,冲秦洛厉声呵斥。

这些人,比秦洛还要小几岁,但在秦洛面前,语气异常嚣张。

秦洛是秦家大房秦正明独子,按理说应是秦家大少爷,但,因为是私生子且不被赵淑兰认可的缘故,他在秦家,地位连下人都不如!

“冒犯了老祖宗,就这么滚出去,未免太便宜他了!”

一名身穿白色礼服的男子站了出来,抬手指向秦洛,“秦洛,你个野种,竟敢在老祖宗生日宴上撒野?现在,我要你立刻下跪,向老祖宗磕十个响头认错,然后,给我跪着滚出秦家大院!”

这名男子叫秦文,是秦洛的堂弟,秦家三房长子。

他是秦家未来继承人的候选者之一,此时为了讨老祖宗欢心,第一个站了出来。

“我母亲在哪里?”

秦洛盯着秦文,心里只担心母亲林雨书安危,不欲多说。

“呵呵……你说谁?那个为了嫁入豪门,不惜勾引一个病秧子的**吗?”

秦文哈哈大笑,当众羞辱,“哦,我忘了,你就是那个**生的野种呢……”

啪!

秦洛抬手,猝不及防,一记耳光扇在秦文脸上!

霎时,鲜红掌印在秦文左脸颊浮现!

秦文捂着脸,暴怒!

“野种,你敢……”

然,不待秦文反击,秦洛又是抬手,右掌压在秦文肩膀!

嗙!

一掌拍下,一声脆响,秦文只感觉肩胛骨骨头都被震碎,身体霎时失去力量,双膝一软,咚,当场跪在秦洛身前!

嘶!

旁边众人见到这一幕,全都倒吸冷气,瞠目结舌!

秦文要秦洛下跪道歉,结果,他竟然自己先给秦洛先跪下了?

在秦洛手掌之下,秦文面色通红,看到周围人震惊议论的场景,他感觉受到极大侮辱,想要奋力站起身反击,但全身无力,秦洛这一掌犹如五指山,居然压得他无法起身!

“我最后问一次,我母亲,在哪里?”

秦洛一手压着秦文,目光迥然四顾,扫视众人。“你们若不让我母亲现身,我现在就让他成为残废!”

“啊!”

伴随秦洛用力,秦文感觉肩上千钧压顶,痛得一声惨叫!

“野种,你敢!”

秦文父亲秦正林站了出来,他是秦家三房,秦洛的三叔,“李福,去把林雨书那个**带过来!”

不多时,管家李福带着一个蓬头垢面、形如枯槁的中年妇女,出现在花园里。

中年妇女穿着单衣,身上系着做工的围裙,衣服破烂不堪,脚上系着铃铛,每走一步,铃铛叮当作响,引人痛斥嘲笑,宛如被秦家人玩弄的卑贱动物。

这个体弱憔悴的女人,正是秦洛的母亲,林雨书!

“母亲!”

见到母亲这般模样,秦洛心中一紧,心里一股怒火骤然爆发!

他两步走到林雨书身畔,推开李福,一把扯下红绳铃铛,怒道:“谁,谁给我母亲脚上戴的铃铛?!”

“我!”

秦家保镖队长朱大龙从院子外大步流星走了进来,不屑道:“我戴的铃铛,你,有什么意见?”

朱大龙身高一米九,身材健壮,是特种兵退伍,十年前就已经是秦家保镖队长,当年,也正是他亲自押着秦洛入赘江家。

朱大龙居高临下俯视秦洛,冷笑道:“林雨书是秦家最低贱的人,老祖宗怕她偷家里的东西,怕她跑出去给秦家丢人,所以让我给她戴了一个铃铛,让她老老实实待在院子后面给秦家洗厕所、种菜喂猪,这不挺好?至少贱命还在,对吧?”

“你用哪只手,给我母亲戴的铃铛?”

秦洛眼神一凛。

“右手啊,怎么?”

朱大龙轻蔑一笑,抬起右手手掌,耀武扬威般在秦洛脸前晃动,“我这只手,收拾过不少像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只要老祖宗一声命令,我这只手现在就可以把你像垃圾一样扔出去……”

咻!

蓦然之间,白光一闪,一把匕首在朱大龙身前晃过!

旋即,鲜血飞溅!

“啊!我的手!我的手!”

朱大龙大声惨叫!

秦洛突然出手,匕首锋利异常,从朱大龙手前一晃而过,后者整个右手手掌,直接掉落地上!

骨肉带皮!血溅一地!

嘶!

嘶嘶!

见到朱大龙手掌被斩下,整个花园里,所有人倒抽冷气,瞠目结舌!

这一切发生在一瞬之间,甚至,众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这秦家野种,竟然敢当众伤人?

造反不成!?

所有人震惊之余,目光下意识投向自始至终一言未发的秦家家主赵淑兰。

坐在正上方的赵淑兰,眉头紧皱,老脸之上,怒火中烧!

今日是她寿宴,这个野种,居然挑着日子,回秦家来闹事?

“野种就是野种,林雨书,这就是你给秦家生的儿子?!”

赵淑兰开口,矛头针对林雨书,“这个畜生当众伤人,秦家,已经容不下他!你作为他的生母,也得搬出秦家!明晚是秦家家族大会,届时,我会正式宣布,将你和秦洛,逐出秦氏一族,以后你们是生是死,与秦家无关!”

“来人,立刻报官,让守备局将这个畜生带走审查,擅闯秦家,行凶伤人,我必须要他付出代价!”

毕竟今日是她生日宴,除了秦家人,还有外人在场,赵淑兰克制着自己的怒气,说完,脸上挤出笑容:“大家不要受到影响,生日宴会继续。”

四名保镖凶神恶煞冲上来,将秦洛和林雨书围住。

“洛儿,真的是你?你还活着?”

林雨书自看到秦洛,便眼含热泪,她一直以为秦洛死了,没想到,今日,竟然回来了!

“母亲,你受苦了。你放心,你和父亲的仇,儿子一定会报!那些曾经欺负你的人,我会让他们,付出十倍代价!”

秦洛看着瘦弱憔悴的林雨书,心痛万分。

“慕秋寒来了!”

“大明星慕秋寒来了!”

“哇,真漂亮呢!”

“秦家可真有钱,居然把今年娱乐圈最火的明星慕秋寒都请来了!”

“秦家毕竟是豪门大族,今日又是他们老祖宗的寿宴,请明星来演唱助阵,喜上加喜!”

别墅外面,有人惊叫起来,旋即,别墅里所有人,闻风而动,全都欢呼雀跃涌向大门,一个个掏出手机准备拍照。

别墅大门口,早有八名身穿西服眼戴墨镜的保镖进来开道,在人群簇拥和欢呼声中,一名身穿紫色长裙的绝色大美女,在女助理的保护下带着笑容走了进来,众星捧月,正是大明星慕秋寒。

“慕秋寒!”

“慕秋寒!”

“哇,慕秋寒真漂亮!”

“女神啊!”

秦家别墅,年轻男女看到当今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一个个近乎疯狂。

当所有人都围到别墅大门口拍照、欢呼时,李福带着四名官兵从后门而来。

“陈队长,这个人擅闯秦家,而且还带了匕首进来行凶伤人,把我们保镖的一只手都砍了下来,简直穷凶极恶!你们带回去,务必严审,该判刑判刑,该坐牢坐牢!”

李福对守备队长陈平严肃道。

“李管家,我办事,秦家请放心。这种人,我必会让他知道得罪秦家的下场!”

陈平会意一笑,盯着秦洛,眉头一皱,“把他带回去!严审!”

“我儿子不是有意伤人的,你们不能把他带走……”

林雨书担忧秦洛,想要阻止,被秦洛伸手拦下,“母亲,我遵纪守法,不会有事。你不用慌张,我跟他们走一趟,你带着我的行李箱,在守备局外面等我出来便是。”

“哼哼,得罪秦家,进了我的地盘,还想出来?痴人说梦!”

见到秦洛处变不惊,陈平冷笑,挥手让人将秦洛带走。

恰在此时,人群簇拥中的慕秋寒,晃眼看到了远处的秦洛,霎时,美眸一亮,脸色一喜:“秦……秦公子?等一等!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