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厉博深一念情深 厉少的情深似海顾念厉博深免费阅读

《厉少的情深似海》小说简介

现代言情小说《厉少的情深似海》已完结,是由作者陌羽千寻创作而成的,这本书的主人公是顾念厉博深。小说主要讲述了:念念?怎么这么早起床?身后传来刚睡醒的模糊声音。顾念抿了抿唇转身,看来他已经醒了,于是转身,这不转身倒好,一转身还真把顾念吓着了。…

《厉少的情深似海》 第3章 免费试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顾念倏然沉了脸,他居然知晓自己的身份,可见这个人真的很危险。

顾念立即下了床,由于身体虚弱,差点摔倒,幸好厉博深及时扶住。

“你本名叫贺兰心,但因为你父母在你五岁时就离婚,法院将你判给了父亲,直到十岁那年,你才离开贺家,然后姓氏也改了,随母姓,厉某说的对吗?”

顾念倏然抬头,双眸微眯,狠狠甩开他的手径直踉跄走向门口,她跟贺家早无半点关系!

“如果你不愿意向贺家求助,那么我愿意帮你出钱替你的爱人林俊熙治疗,而你也不用这么辛苦!”身后厉博深开口道。

顾念脚步一顿,手指紧攥着门把,眉心紧蹙。

她从小就知道天上没有无缘无故掉馅饼的事,世上也没有白吃的餐,何况像厉博深这样精明算计的商人,没有互惠互利,他岂能不图回报而帮助自己?

“不用了,自己的事我自己会解决!”顾念说完打开房门,脚步还未迈开时,身后厉博深再次开口说了句。

“贺小姐,难道你眼睁睁看着你的爱人出事吗?先不要急着拒绝,回去考虑一下再回复我!”厉博深说着上前,将名片递给顾念,然后深深看了眼顾念径直出了房门。

顾念攥着手里的名片,狠狠眯上眼,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顾念拖着虚弱的身子回到医院时,由于林俊熙待在重症监护室,想要陪在身边照顾他都难,隔着玻璃看到床上全身插满各个医疗器材的俊熙时,顾念泪如倾盆。

“俊熙哥,你曾说过我是鱼儿你是水,我们谁也离不开谁,请你为了我坚强活下来好不好,我不能失去你!”

–之后顾念又接到医院缴费单,若是再不及时缴费就要停止一切治疗!面对高额,顾念焦急万分,该借的人都借了,她拿着费用单无助的站在医院走廊尽头,泪水簌簌而下。

想到林俊熙心如刀绞,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出事,于是顾念想到了厉博深,最终拿起名片给他打了电话。

隔天顾念约厉博深在茶室见了面,他还是一身西装革履,精英十足。

“贺小姐……”厉博深替顾念倒满一杯花茶。

“请叫我顾小姐或是顾念!”

厉博深抬眸,薄唇微勾:“顾小姐!”

“我们还是开门见山吧,你答应帮助我替我承担俊熙哥的所有费用,你的条件是什么?”

“跟聪明人打交道倒真是不会那么费劲!”厉博深轻抿一口茶,才慢悠悠起唇道:“我要你嫁给我!”

闻言,顾念一愣,抬眸怔怔看着厉博深。

她来之前想过无数个厉博深所提出的条件,但从来没有想过厉博深此刻提出的条件会是这个,很让震惊和意外!

当然她之前有想过厉博深莫不是提出一些极端的条件,例如让自己当他的暖床工具,像他们这些有权有势的商人,有这方面嗜好不足为奇。

不过很快又被自己的想法给否定掉了,自己论姿色论身材都不能跟围绕他身边的女人相比,所以他又怎么可能看上自己呢?

“你说什么?”顾念怀疑自己听错了,不由再次问道。

“我要你嫁给我!”厉博深勾唇重复说道。

“厉董,我没有听错吧,或者你没有说错?娶我?”

“你没有听错,我也没有说错!”

“为何?”顾念不得不重新考量眼前这个男人,他玩的是什么把戏!

“顾小姐应该也知道我父母双亡,唯一最亲的就是我的奶奶,近来她老人家身体不佳,而我已经三十五岁了,老人家盼我早日成婚生子,所以我想娶个妻子回家,让她开心开心!”

“厉董果然如外界所说的孝子一个,但厉董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像厉董这样的身份何愁没有女人?随便娶一个比我优秀的女人数不胜数,为何只看中我?想必厉董娶我另有目的吧?”顾念似笑非笑凝着厉博深。

“哦,顾小姐此话怎讲?”厉博深笑了笑。

顾念修长的纤指轻轻描绘着茶杯边缘,然后嗤笑一声,抬眸定定看着厉博深:“想必厉董的事业版图已经盯上贺氏了!”

厉博深双眸染上了欣赏,这小妮子不愧是贺荣的亲孙女,见识和窥探人心如此缜密细腻,虽是只有二十三岁,但比起同龄人,她处事更为老练深沉,假以时日打造,跟自己有一拼!

厉博深勾唇,伸手抚着下颚,饶有兴致看着顾念:“继续!”

“因为我拥有贺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所以厉董娶了我,你就可以名正言顺拥有了这股份!”顾念轻啄了下茶。

“顾小姐果真聪慧过人,一点就明白透彻!”

“可是厉董想必也疏忽了,就凭我手中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你若想将贺氏占为己有,怕是很难!贺家有几个人的股份都要比我多,你应该另谋他法!再者我早已跟贺家断绝往来,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我早已弃置不要,压根也不稀罕,所以厉董在我身上下注怕是错了!”

“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看似小,可在我眼里这足够我日后成为贺氏成员之一,再者你的爷爷贺老去世后,在遗嘱上说得明白,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挪动属于贺兰心的股份,这只能属于你的,你再怎么不稀罕,它总归还是属于你!所以我娶你一点也不亏!”

顾念眯眼,双手攥紧茶杯边缘,这男人果然腹黑,虽然自己不稀罕贺氏一切,但她也不愿意将爷爷所创下贺氏集团拱手让给一个虎视眈眈觊觎贺氏的人。

“抱歉,这个提议我不会接受!”

“当然你嫁给我不仅仅是我一个人有益,你也一样,因为我可以帮你坐镇贺氏!”厉博深笑了笑,随后从兜里掏出烟盒,取出一根烟点燃吸上。

包厢原本窄小,空气到处散发着烟雾,顾念闻不得烟味,喉咙直发痒,当即咳嗽了起来。

虽然很难受,但还是厉博深的话惊人,所以顾念强忍不适,看着厉博深,咬牙:“厉董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你原本就是贺老看重的贺氏接班人,他生前有意等你父亲退休后,将贺氏集团主席位交给你,可是后来事与愿违,贺老因病去世,而你也逐渐淡出贺家,如今虽然掌舵人是你的父亲贺志昌,但不表示那些外来人不觊觎你父亲这个位置,如今你父亲身患重病身体适,倘若你父亲一旦去世,你想那些人会不会蠢蠢欲动?怕是现在早已有人开始部署一切了,就像你继母秦婉娘家人,又或者你的姑父姑母等等贺氏家族的人,难道你想把你爷爷一辈子的心血就这么拱手让人?还有,你不想替你母亲报仇了?不想让她骨灰入葬贺家墓园?何况你曾今不也是想夺回贺氏铲除那些贺氏蛀虫吗?只不过后来因你母亲去世,又因为你的俊熙哥,你最后才远离T市远离贺家远离勾心斗角!”

最后一句话让顾念内心狠狠一鞭,全身泛凉。母亲的死自己怎么可能忘,母亲的死和无法入葬贺家墓园始终是自己一个心结。

可厉博深一针见血的话却让她不寒而栗,这个男人太过深沉精明,居然洞悉一切事物,这男人太危险了!

“答应我条件,我就马上给林俊熙填补欠下的医药费用,包括日后医药费和你之前向别人借的钱!往后我也助你坐上贺氏第一把交椅,而你将来若是有兴趣接管贺氏,那么我只要一些股份,若是你还是不喜欢也不稀罕,你大可以将股份转让书交给我,我自然乐意接管!怎么样?”厉博深身姿悠然得靠在椅背上,轻轻吐了口烟,眼圈在空中瞬即消散。

这男人真是精明,给他一部分股份不等于他间接成为贺氏的股东?再者这个人心思难测,他岂是只要一部分贺氏股份而已?怕是将来他有这个实力和机遇后必定活吞了贺氏!

自己还是谨慎点比较好,等深思熟虑才可以定夺,只可惜还没等顾念婉约拒绝,只听厉博深悠悠说道:“难道你不在乎你的爱人生死了?也不在乎贺氏将来存亡了?与其贺氏将来易主那些伤害过你的人,还不如易主给我,又或者你掌舵贺氏!”

一句话,分量极重,句句又鞭辟近里,不管厉博深用意如何,但有一点他说的正合顾念的心意。

贺氏将来要么是自己的,若不是属于自己,那么她情愿毁掉或是给别人,也绝不会让贺氏落入那些卑鄙龌龊的小人!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林俊熙的命,她不能看着他出事。

顾念紧握茶杯,沉默半响才应道:“好,成交!”

–自此,那天顾念跟厉博深签了一份契约。

契约的内容第一条就是顾念答应嫁给厉博深,厉博深便出钱给林俊熙医治。

第二条这段婚姻只是名义夫妻,双方互不干涉对方的私生活,也不对外界提起他们之间的关系。

第三条,他们婚期只有三年,三年内他助她成功上位贺氏,而她必须要给他贺氏部分股份,也让他成为贺氏股东之一。

那天顾念签好契约协议后,原本还想跟厉博深说,她希望等林俊熙病情稳定后再跟他实行名义夫妻,当然这件事必定也不能让林俊熙知道,否则这对他来说打击太大,即便只是名义夫妻,他也受不了,因为他的性子她了解。

可惜话还没出口,顾念便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林俊熙突发状况,性命垂危。

当时顾念拿着手机,整个脑子轰轰直响,瞬即手机掉落在地,发疯一般冲出茶室。

厉博深察觉不对劲,忙捡起手机追了出去,拉着身体颤抖不已的顾念上了车直奔医院。

等顾念赶到医院后,医生已经出了手术室,神情沉重对顾念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他撑着最后一口气等你!”

话毕,顾念身子一软,厉博深及时扶住,满脸阴沉。

最后顾念在厉博深的搀扶下进了手术室,进入门口,厉博深并未进去而是站在门外,神情担忧凝着那道纤瘦的身影。

那天顾念来到病床边,颤抖得握住林俊熙的手,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俊熙哥,你答应我这一生都要守护我的,你不要丢下我,不要……”顾念泣不成声。

“念念……对…对不起…答应我…好好活着……不要为了我做傻事…否则我死不瞑目的……回……回贺家……”林俊熙撑着最后一丝力气断断续续说完后就闭上眼,同时两行泪水沿着眼角流了下来。

那一刻,顾念整个人趴在林俊熙身上,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厉博深见状,没有上前去扶颤抖不止的顾念,只是眉心越蹙越深,掏出一根烟,不知道是不是打火机失灵,厉博深连打几下都没点燃,心火一急,将烟扔在了地上出了病房!

之后厉博深原本想陪在她身边,等办完林俊熙后事再带她回T市,但后来欧洲分公司打来电话有要事,必须要自己亲自过去处理,再加上老太太身体不适又昏倒在地,因此厉博深匆匆赶回了T市。

当然走之前他吩咐一些人留下照看,到时候林俊熙的后事也需要处理,她一个女孩子独自一人处理起来还是没那么方便!

最后在厉博深安排的几个人处理下,林俊熙顺利火化送葬。

从林俊熙遗体送入殡仪馆到火化再到入土下葬,顾念自始至终都没有掉过眼泪。

办完丧事后,厉博深的手下原本带顾念回T市,可被顾念拒绝了,她请他们转告厉博深,林俊熙已死,他们的契约就不复存在了。

林俊熙死了,对于顾念来说已经生无可恋,说她没出息也好,说她做贱也罢,她就是为了爱而飞蛾扑火,这世上除了林俊熙才能让她这样,而上苍这么残忍将她唯一希望和眷恋也带走了,所以她宁愿随林俊熙而去。

就这样顾念每天躲在家足不出户,拒绝进食,就这么捧着林俊熙的照片,呆呆得躺在床上,眼里没有泪水,只有空洞无光一片死灰。

直到有天顾念接到了厉博深的电话,电话里他嗓音寡淡,可句句犀利。

他说:“顾小姐在你决定放弃自己生命之前,你是否该将我帮你的爱人林俊熙交了之前欠医院的医疗费以及火葬费还给我呢?”

“我已经将花店转出去了,再者我也决定将这栋房子卖了,你给我一个账号,到时候钱一分不少还给你!”顾念虚弱得说了句。

那头沉默了数秒,才开口,语气略有嘲讽:“连房子都卖了?看来顾小姐真的生无可恋,唯独一死的决心了?好,既然顾小姐要随爱人一块儿去,我也不可能阻拦!但是,有些话厉某还是要说给你听的,若是你听完后还想死的话,我绝不会再多一句废话!”

顾念握着手机,双眸毫无焦距,静等厉博深继续说道。

“顾念你听好了,这场交通事故并非是一场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而他们的目标是对付你,可没想到林俊熙成了你的替死鬼,所以这起事件根本就是蓄意谋杀!”

刹那,电话这头原本游离状态的顾念猛地瞳孔一缩:“你说什么!”

“据我调查,这个肇事司机曾跟你继母的兄弟秦铎见过面,而他原本欠下的高利贷已经都还清了,这能说明什么?你想想看,假如你死了,你说最受益的会是谁?顾小姐这么聪明,我想我不用细说你也明白大概了吧!所以你还想继续生无可恋自虐而死吗?难道你不想替你的爱人报仇了?也不想替你母亲的骨灰入葬贺家墓园?若是你就这么死了,你的俊熙和你的母亲怕是在阴曹地府不得安宁,而你又有什么脸面去见疼爱你的他们?”

顾念握着手机,一双惊恐的眼眸瞪得很大,仿佛眼前又出现了林俊熙倒在血泊中血肉模糊的场景,身体开始颤抖不止。

顾念不是傻子,厉博深对她说这话完全是激将法,因为他要阻止自己轻生的念头,在他还没有借助自己得到贺氏,岂能让自己死?

但不得不说厉博深的话成功激起顾念蛰伏体内的狠唳,她万万没有想到这次交通意外是他人所为,原来是她们害死了自己的俊熙,随后又想起母亲的死和之前她在贺家所遭受的遭遇,顿时一股满腔怒火和恨意燃烧顾念全身。

她支起身子紧握着俊熙的照片浑身发抖,暗自发誓此仇不报非她性情!

最后顾念依然与厉博深继续合约,因为她必须依仗他的势力才可以顺利报仇。

就这样顾念打起精神爱惜自己身体,从而等林俊熙过了满七后,才离开了A市前往T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