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等到你免费阅读

小说《终于等到你》的作者是蓝白色,这里给您带来路晋顾胜男《终于等到你》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路晋的这番话听得徐招娣和薇薇安二人面面相觑,顾胜男不是说路晋对她态度还不错么?这么冷冰冰,也叫态度不错?

《终于等到你》精选:

《男人使用手册》第十二章:俗话说得好,不经历人渣,怎么能成家?所以上帝为了防止女人婚后不幸,才会在你婚前提供一款又一款的王八蛋给你当历练。

强上?顾胜男沉默了足有五分钟,显然她对这几天内自己的连连受伤还心有余悸:“我怕我还没亲到他,就又有意外降临在我身上了。我现在腿也折了,腰也扭了,到时候万一命也没了咋办?”

“那……”徐招娣显然也不敢拿她的命开玩笑,“到时候我全程陪在你身边,我这么眼疾手快,一定能在关键时候救你一把的。”

心动不如行动,策划能手徐招娣当即拍拍手让大家打起精神来,并宣布到:“第一步,想办法把他约出来,制造独处时机。”

于是乎,在徐招娣和薇薇安的双双注目下,顾胜男拨通了路晋的电话:“路先生。”

开着扩音的手机里传出路晋略显冷淡的声音,此时此刻的路晋,和前几次求她做菜时的态度早已大相径庭,“顾老师,找我有事?”

“那个……”顾胜男看一眼徐招娣,在获得对方一个肯定的眼神之后,才支支吾吾地继续下去,“我们能不能见一面。”

“不好意思,恐怕不行,我最近比较忙。顾老师你有什么重要事么?”

路晋的这番话听得徐招娣和薇薇安二人面面相觑,顾胜男不是说路晋对她态度还不错么?这么冷冰冰,也叫态度不错?

顾胜男心中默默叹气,这个男人之所以变脸比翻书还快,个中缘由她再清楚不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把我的那罐独家秘制酱料给偷走了。路先生,做人不能这样过河拆桥的。”

路晋似乎因心虚而沉默了稍许,这才继续道:“我晚上要参加一个集团酒会,你还走得了路的话,可以去酒会找我。”

结束通话后,路晋收起手机走进电梯。此时此刻的他刚在甲方公司签完紫荆的股权书。路晋反身在电梯内站定,抬眸便见助理正一脸诧异地看着他。路晋不由得皱眉:“如果你下次再用这种便秘的表情面对我,我绝对毫不犹豫炒了你。”

助理心有戚戚,慌忙收拾好表情。

电梯缓慢下行,助理偷瞄了路晋一眼又一眼。莫非自己这位老板跟那位厨师之间,真的有什么猫腻?要不然也没理由突然决定不拿佣金,而直接改用紫荆的股份抵这次的酬劳吧……

终于,助理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路先生,你刚才该不会是在……邀请她做你今晚的女伴吧?”

路晋被问得生生一愣。

是么?自己这是在邀请那女人做自己的女伴?

仿佛连路晋自己都疑惑了。

见顾胜男穿着人字拖,一瘸一拐地就要出门,徐招娣赶紧把她拉回来:“你该不会就打算穿这一身去赴约吧?”

顾胜男低头打量打量自己:“有什么问题?”

“问题大了去了!”徐招娣一边把她按回沙发上,一边开始打电话找外援。

虽然知道徐招娣是本市数一数二的牛逼公关,可当顾胜男真的亲眼见证徐招娣一个电话就把一个造型团队都招来了她家,顾胜男还是看直了眼。

徐招娣翘着兰花指,得意地抬一抬顾胜男的下巴:“你现在这副样子去‘强’他,他有可能真的就会告你性骚扰。不过现在你可以放心了,我这些朋友都是神级选手,一般非大牌明星都请不动的,凤姐都能被她们化成天仙。”

顾胜男连抗议的机会都没有,两名化妆师已将左右夹攻地将她拿下,“哗啦”一声拉开足有半米高的化妆箱,开始在顾胜男脸上施展鬼斧神工。

眼睁睁地看着滚烫的卷发器使自己头上冒起袅袅青烟,眼睁睁地看着小巧的唇刷逐渐地为她勾勒出一个鲜红的血盆大口,眼睁睁地看着镜子里的女人变得不像自己,就在这时,又人一伙专业人士光临她的寒舍——

显然这些专业人士是薇薇安叫来的。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拎着两箱衣服,薇薇安指挥着他们把箱子放在客厅。

箱子一打开,里头那些精美的礼服亮瞎人眼。

徐招娣啧啧叹:“高全安,你终于让我看到了点服装设计师该有的样子了。”

足足两个小时过去,徐招娣犹如那称霸欢场的老鸨,领着她最得意的小姐出场了……

在顾胜男的强烈反对和“扭到了脚”这一合理借口之下,徐招娣终于勉强允许她不穿高跟鞋,可就算她穿了平底,还是免不了踩到裙摆,终于,苦逼的顾老师磕磕绊绊地到达了目的地,站在大堂,一边给路晋打电话,一边把手搁在徐招娣的肩上歇一歇,要知道对于她来说,穿裙子走一米,可比穿着她那条古董级别的运动裤快跑一百米还要累的多得多。

路晋的助理接听了电话,听她已在大堂,立即说:“我这就去接您。”

不一会儿就看到路晋的助理小跑出电梯门。

顾胜男朝他打招呼,不料助理竟视而不见,径直走过她身边,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环顾周围。

顾胜男赶紧叫住他:“小孟。”

助理猛地顿住脚。疑惑地回头,打量了顾胜男好一阵,顾胜男浑身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他才终于一语冲喉:“顾老师?”

顾胜男尴尬地笑笑。

“不好意思啊,我刚才没认出你来。”助理只顾着连连道歉,全然没察觉一旁的徐招娣渐渐地眯起了眼,看向这小助理的目光里渐渐带上了狼一样的光。

助理看看手表,也没时间再寒暄了,这就领着顾胜男和徐招娣朝电梯走去,徐招娣扭着小腰妖娆地走着,终于打量够了这小助理的背影,这才曲肘撞一撞顾胜男,顾胜男和这色女做了二十年多死党,这时候已经完全读懂了徐招娣的目光:果然人靠衣装,今天这小助理穿得这么正式,姐都快把持不住了……

顾胜男也用眼神回她:你别兽性大发坏了我的正经事啊!

徐招娣挑挑眉,言下之意:放心啦!我是那种见色忘友的人么?

不多时顾胜男就已经踏进了酒会,这种场面对徐招娣来说简直是如鱼得水,可……

顾胜男刚走两步,就又被裙摆给绊了一跤,她赶紧把裙摆从鞋子底下扯出来,赶紧站直了。就在这时,顾胜男感觉到不远处有一道目光正向她投来。

放眼望去,这道目光不正是来自于场内的路晋么?

可顾胜男刚要跟他打声招呼,他的目光就略过她,投向了别处。显然路晋第一眼也没认出她来。

直到助理将她领到路晋面前:“路先生,顾老师来了。”

路晋目光一滞。片刻后才重新打量她:“几天没见你跑去整容了?”

顾胜男下意识地要上前一步反呛他,没成想自己还没开口就立马又被裙摆绊了一跤,路晋看见她这种狼狈的、手足无措却还要假装镇定的样子,不得不承认:“好吧,你确实是顾胜男。”

是谁在她家的时候口口声声说“到时候我全程陪在你身边,我这么眼疾手快,一定能在关键时候救你一把的”的?

是谁在酒店大堂还信誓旦旦地告诉她“放心啦!我是那种见色忘友的人么”的?

当顾胜男满场都搜寻不到徐招娣的身影时,顾胜男终于可以断定,那色女是追着鲜嫩可口的小助理而去了。

顾胜男只好独自一人跟着路晋来到顶楼的露台。

“找我什么事?”

露台的冷风一吹,顾胜男彻底结巴了:“额……额……对了,你这两天的伙食是怎么解决的?”

路晋有半秒的面带苦色,但很快掩饰过去。

他就算不说话,顾胜男也猜到了:“该不会全靠我那一罐秘制酱料吧?”

他还是不说话,唤服务生那两杯酒来,自己已经先行坐到了高教椅上。

服务生上酒的速度堪称一绝,顾胜男看看酒杯:“我生病,还是不喝了吧。”

谁曾想她话音一落,藏在她头发后的蓝牙耳机里立即就传来徐招娣的声音:“干嘛不喝?跟他喝!”

这突然冒出的声音吓得顾胜男差点就把酒给洒了。对面的路晋立即飞了一记他最擅长的眼刀过来,顾胜男赶紧稳住自己,免得被他看出什么异样。

顾胜男悄悄扶了扶蓝牙耳机,虽然不确定徐招娣正躲在哪个角落运筹帷幄,但起码她真的做到了为了她们伟大的友情而暂时放弃小助理,光这一点,顾胜男已经默默地在心中感激涕零。

这边厢,她既然已经说了不能喝,路晋便招呼服务生:“上杯果汁给这位小姐。”说着就要把顾胜男的酒杯递还给服务生。

电光火石间,顾胜男赶紧死死握住酒杯,改口道:“突然想喝酒了。”

此时此刻顾胜男的耳机里已传来徐招娣的第二声指挥:“灌醉他!灌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