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李恃怀瑜小说免费阅读 李恃怀瑜为主角的小说

《王爷放手啊》是作者白夜abai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王爷放手啊》精彩节选:一个纯爱故事你是我命定之人,从第一眼到最后一眼。我拿兵符和玉石换来的姻缘,这还不是天赐的金玉良缘?…

《王爷放手啊》 11 免费试读

11

天家尊佛,白马寺首当其冲,在洛阳是首屈一指的宝刹,做到不被迫攀龙附凤,随着权势起伏已是不易,怎可能不与皇室有所往来?

大内不论有什么祭祀活动,原来都是要请了老住持去。自怀瑜做了白马寺住持,他人又温和有礼,一派慈悲为怀的菩萨模样,别说是宫内有要求,便是平头百姓,想见他也不是没有机会的。是以与皇室划清关系,说的容易,又如何能轻易做到?

监寺师兄出了禅房,怀瑜不好再继续呆在那里,不多时也踱步缓出,又来到少时常偷偷睡着的法堂,早课的沙弥们正在里面听讲经,梵音声声不绝于耳,怀瑜心稍定,昂起头,举起手用三根手指挡了大部分的阳光,目光在指缝中望向深处,那是白云流淌的蔚蓝天空。

即已决定去会,便也没什么可纠结的。与王爷的少时之谊,也不过匆匆几面,何至于就左右了心情,让自己惴惴难安?看闯入山寺是王爷迷茫的情形,似是并不曾忆起过往。怀瑜放下手,冲着法堂讲经的师兄点点头,转身去了大殿。

大殿离法堂不远,过了法堂直往山门方向行去,不多时就可看到那宏伟的斗拱飞檐,殿顶上爱东张西望的螭吻做了瞭望兽,雕成张口吞脊状,被一剑固定在房脊上。进了大殿,怀瑜跪坐佛像脚下蒲团上,双手合十抬头仰望,殿里立的是释迦牟尼的成道像,佛身极高,要用力抬头才看得到佛祖雍容大度,慈祥端庄的脸。佛像结跏趺坐,左手横放在左脚上,结“定印”,右手直伸下垂,结“触地印”。

怀瑜想起小时候问老住持,为何大殿里不雕佛祖的立像,“师父,世人皆来拜我佛慈悲,为何寺里大殿佛祖不是结的’与愿印’呢?”“为众生牺牲自己,难道不比满足众生愿望更值得接受世人朝拜吗?”

小怀瑜并不多懂,只觉能牺牲自己成全他人想来是很厉害的了,渐渐长大才略得门道,深觉“牺牲”不足为道,但为了别人而牺牲,确是真的可值得称颂了。

此刻他看着佛祖的右手,定定入神,心中百转千回。殿外虫鸣鸟喧,早课也下了,寺内众僧结伴从法堂出来,一时间山寺里突然热闹起来。

“车到山前吧。”心中也无其他计较,怀瑜掸了掸衣角跪坐时沾上的尘土,起身回了禅房。

日月轮转,三日转瞬即逝。此刻五王爷带着长随筱柏,立在山寺门口与小沙弥说话。

“劳烦小师父通传,我们王爷约了今日与贵寺住持论佛。”是长随筱柏。筱柏比五王爷大几岁,从幼时便被林贵妃安排跟在五王爷身边,是林贵妃母家的家生子,人机灵又肯吃苦,对李恃向来是矢忠不二,随着李恃从着锦繁华的皇宫内院,到了漫天黄沙的西域边陲,征战里与李恃一起出生入死,这过了命的主仆之谊,旁人自是都比不得的。

筱柏深得李恃信任和器重,前几日**回宫本也是一路紧随,直到近了洛阳,他坐下马匹不堪忍受长途奔袭,上吐下泻,然而驿站驿马数量有限,只得先紧着王爷用了快马,他自己便落在了后面。一路上心惊胆战,紧追慢赶,生怕没他跟着的最后一段路上王爷会出什么岔子。

好在王爷收敛,深知京都不比西域,安稳呆在王府等他。却不料今日非要带着他来这白马寺拜会住持。说要论佛,一大早就闹的府里鸡犬不宁,找了两大箱衣服,挑了个遍却各个都不和心意,指使的府里上上下下一团乱麻,最后终是敲定了衣裳,又为用什么匣子装一块玉石嚷了管家好大一会儿。

筱柏还未知来去故事的全貌,只想着王爷少年意气,听说“洛阳一美”也曾想选这白马寺的众僧领袖,却被以“不可亵渎佛教”的由头作罢,想来这白马寺的住持该是俊美非凡的模样,自己家王爷一贯是百战百胜的人,可能是怕在行头上输上一阵……如此开解自己,筱柏也就定了心。

久不见洒脱的王爷为着何事何人折腾了,跟在身边看着管家和侍从们忙前忙后的筱柏摁着好奇心,终于到了山寺门口,为能见到让王爷重视到如此地步的人而微微兴奋。

通传过后的小沙弥引着王爷和筱柏去后寺四堂旁的小院落,口称这是住持专门会客的地方。“怀瑜在里面了吗?”小沙弥嗓音未落,五王爷就跟着发问了,筱柏鼓着眼睛看李恃,不明白这有什么好问的。

“施主这边请。我们住持,已经在禅房等候。”小沙弥对直呼寺内住持法号的五王爷略有不满,在“住持”上咬了重音。

“劳烦小师傅带路了,是这间?我们自己进去即可。”筱柏接过话头,辞谢了小沙弥,随着指向,站定在禅房门口,刚想举手叩门,李恃拉住了他的袖子。

“柏哥,你看我帽子戴的正吗?”李恃轻声的问道。

“王爷!”在边塞时,因着长了李恃几岁,私下里便由着王爷“柏哥柏哥”的浑叫,京城规矩大,被人逮了把柄不知要如何编排,这一声闷呵,不止呵的五王爷不顾身份尊卑称自己柏哥,还想不通五王爷到底为什么在乎自己仪表到这种程度。西域多年陪伴,筱柏跟随李恃不知出入了多少庙宇,哪怕身有血污,也不曾做到如此境地。

“好好好,不叫。筱柏,我帽子歪吗?”李恃执着的拽着筱柏的袖子,问着刚才的问题。

……

“二位施主?这是?在做什么?”禅门从内打开,顺着门缝传出来的,是怀瑜狐疑的嗓音,带着上扬的语调,婉转动听。

他候在禅房,正攥着佛珠烦闷,一时苦恼如何解决此事,一时又苦恼真的拿来玉石到底要雕什么佛像……满心满脑的问题,正是焦头烂额。忽闻门外悉悉索索有衣料摩擦和压低声音的说话声,似是听到了“王爷”二字,便也再坐不住,离了“针毡”,起身开了禅门迎接。

不曾想,一开门,见到的情形是禅房门口的王爷和一年轻男子,一个似面有恼怒,一个则鼓着脸颊扯着对方袖子,实在是,实在是,不知道再做什么。

李恃猛的藏了拽着筱柏衣袖的手,看着定了定神的怀瑜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