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李恃怀瑜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叫李恃怀瑜的小说

主角叫李恃怀瑜的小说叫《王爷放手啊》,是作者白夜abai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纯爱故事你是我命定之人,从第一眼到最后一眼。我拿兵符和玉石换来的姻缘,这还不是天赐的金玉良缘?…

《王爷放手啊》 09 免费试读

09

“小瑜?”

“师父,我在这里。”声音从内室传出。小王爷倚在小怀瑜怀里,小怀瑜握着小王爷伸出食指的手,带着他描绘“画册”上的“图”,口中还念念有词,“中上聚精锐,四周散布军队围绕中心旋转,敌军可以从各个方位进入此阵,之后合拢围剿;若不成,亦可打开阵型,令敌军可从各个方位逃离…”

老住持进得内室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情景—小怀瑜搂着小王爷看“画册”,讲“故事”。

“见过五王爷。”老住持双手合十向小王爷行礼,出家人只跪佛祖不跪权贵,是以只是做了个揖,小王爷头都没抬,更没有出声,老住持询问的眼神望向小怀瑜。

“此阵人数多,难度大,传说出自诸葛孔明之手…”小怀瑜嘴里不停,拿眼光瞥了聚精会神听着的小王爷,示意老住持:他走不脱。

老住持拐出内室,对小王爷的奶妈说:“劳烦女施主进入,我与徒儿受邀去湖心亭,耽误久了怕怠慢了贵人。”

奶妈与众人面面相觑,心中非议若可以带出来,也不必在此候着了。转头与小宫娥商量,“你去请娘娘?”“邓妈妈您奶大了王爷,娘娘看您面子,还是您去吧。”一众宫娥没有一个敢应着,没看住小王爷,还要请了娘娘专门来领,这丢了面子的帐,早晚要清算在一众随从身上,受罚事小,怕是躲不过一顿打。

又是一阵窃窃私语,声音越来越大,内室的小怀瑜和小王爷抬起头,看了一眼对方,共同疑惑着。忽然小怀瑜醒过神来,看了眼窗外,心道坏事,赶紧俯下身子哄“小王爷,天都要黑了,贵妃娘娘等不到你,该着急了。”

“李恃。”小王爷看了一眼松开他的手,伸向书旁拿起佛珠的小怀瑜的手,昂了头,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

“嗯?”小怀瑜没有仔细听小王爷的话,他注意到外面有人在议论他的名字。

“我叫李恃。”小王爷伸出小手,捧着小怀瑜的脸,扭过来正对自己的眼睛,“哥哥,我是李恃。”

“好。来穿鞋。”伸手去拿虎头鞋,“我送你出去。”

“你送我’回’去。”套好了鞋的小王爷伸出双手要小怀瑜抱,刚刚还上蹿下跳翻箱倒柜找玩具的皮猴儿,这会儿撒娇不要走路了。

“自己走。”小怀瑜捏紧了佛珠立在短塌旁边,眼观鼻鼻观心站定,等着小王爷自己下来。半晌没有等到有什么动作,他拿余光去瞄,眼看抿了嘴角、憋红了眼眶的小孩儿就要掉下泪来,赶忙甩了佛珠伸手去抱,被托到怀里的小王爷小脸埋在小怀瑜的颈侧,’奸’计得逞,咧了嘴偷偷的笑。

小怀瑜抱着小王爷步出内室,所有随从目瞪口呆看着两个人。小宫娥比奶妈最先反应过来,拐了奶妈一下,“多谢小师父,五王爷让奶妈抱着回去吧。”“是是,好,多谢小师父了。五爷,您来,咱们回去找娘娘吧。”

“不要。”小王爷埋在小怀瑜颈边的脸动也没动。

“若王爷不想奶妈抱着,还有别的随从,”老住持指了旁边站着的随侍,“这位施主孔武有力,定能安全护送王爷回去,王爷觉得如何?”老住持与宫中旧好约了见面的时间,眼看就要迟了,也跟着劝道。

“饿,哥哥送我回去吧。”奶音在小怀瑜的颈边哼出。

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在安静的厢房格外引人瞩目,小怀瑜疑惑的看向呆若木鸡的宫娥,“施主因何?”

“小师父有所不知,我们王爷,从小,从小不与人亲近,也从不喜与外人接触。小师父与王爷第一次见面便十分亲近,刚刚抱着王爷出来已经很是匪夷所思,现下王爷又邀您去寝宫,这这这,实在是…”

难为没什么文化的小宫娥,实在了半天,没有实在上什么来。小怀瑜接过话茬:“天家尊佛,王爷大约也是有缘人吧。”

“既如此,小瑜送王爷回去吧,路上妥帖些,”老住持无法,只得自己前去赴约,“我在湖心亭等你。”

“嗯。”小怀瑜应着声,抱着小王爷,前面一位宫侍带路,后面跟着一众随从,向贵妃宫殿走去。

小王爷在小怀瑜身上安安静静趴着,他托着小王爷歪歪扭扭的走着,一众人浩浩荡荡,又寂静无声。

虽是三岁孩童,抱的久了也还是会觉得坠手,何况小怀瑜此时也才刚过总角,自己还是小孩,抱着更小的孩子,走得实在是有些笨拙。

天渐渐黑了,宫里开始掌灯,来来往往好些宫侍,见到这一幕无不瞠目结舌,口定目呆。

宫里藏不住消息。

看天色渐暗,还未等到儿子的贵妃差人打探了消息。不多时小怀瑜一行人就在花园小径遇上了带着宫娥赶来的林贵妃娘娘–小王爷的母妃。

“阿恃?”伴着珠钗清脆,疑惑的声音在小怀瑜对面响起,林贵妃盯着小怀瑜肩膀上毛茸茸的小脑袋,虽已经得了报备,还是不能相信眼前自己看到的场景。

“母妃,我饿…”小王爷贴在小怀瑜肩膀上,走了一路小怀瑜手劲不支,眼看小王爷就要滑下去,抱在小王爷的腿弯用力托了托,就这一举,听着委委屈屈的声音晃晃悠悠从颈侧来到脸颊,却在颊边猛的丢了声响。

有软绵绵的触感在右脸传来。

小怀瑜心中暗道宫里的路修的也太过潦草,怎么站着站着,人都没动,路面却软了…

就要撑不住力气,在两个人一起滚到草窝里去的霎那,林贵妃走近,接过了小王爷,顺势搂在怀里,她顺着儿子伸出去的手看向小怀瑜。

“你看着也不大,抱这一路该是累坏了,今日祭祀,小师傅是白马寺的僧人吧?阿恃过于顽皮,搅了小师傅清静,耽误了寺中大事。前面不远有间花厅,我吩咐宫人略备了斋菜,请小师傅莫要推辞,随我一同前往品鉴吧?算作我们母子给贵寺的赔罪。”林贵妃看着小怀瑜立在眼前,徐徐的说着准备好的话,却看着明明清逸绝尘的人越发的看起来精神恍惚了,略有不解,却没有继续发问。

林贵妃抱着咿咿呀呀不老实的小王爷等了半晌,只见小怀瑜还是双手紧紧捏着佛珠,目光呆滞,看着脚尖不言不语。一直等不到回答的林贵妃,又不好屈尊再出声,将疑惑的眼神瞥向了自己的儿子。

小王爷眼睛一直盯着小怀瑜,虽然被母妃抱着,却也没有安稳呆着,一边扑腾着小腿要下去,一边伸出手去够小怀瑜,晃的贵妃头上的珠钗一阵又一阵的清响。见他一直都没有反应,吸了口气,大声喊道:“哥哥!”

小怀瑜回神,望向面前的母子,抬手将佛珠挂回脖颈,一手持了底珠,唱了一句佛号,端正行礼,“出家人不便打扰,佛祖保佑施主福慧康宁。”不再多说,转身便作势离开。

“哥哥!哥哥!”小王爷捶胸顿足瘪了嘴在贵妃身上哭着要哥哥,小怀瑜行了两步又回过头来,从怀里取出湖边讲“故事”的那本“画册”,摩挲着封面说道:“险些忘了。玉藻池旁的厢房里,小王爷喜欢这本图解,天黑未归怕娘娘担忧,又怕王爷未得尽兴而扫兴苦恼,是以连这本书也一并带了出来,”双手递了出去,“现物归原主。”鞠过一躬,抬起身来看向小王爷,抿了唇角笑着说:“阿恃别哭,后会有期。”

这一笑,天边落日也自惭形秽,躲去了山后。

小王爷在贵妃怀里首当其冲,接过“画册”,一把丢给旁边的随侍,“我要哥哥!”

明月升空,给小怀瑜走远了的身影渡了一层银白的光晕。